(大结局)楚思思秦寻小说-何苦再爱不良人免费阅读 by木木雨

发布时间:2019-03-06 14:35

楚思思秦寻小说

何苦再爱不良人全文阅读

  何苦再爱不良人是由作者木木雨最新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楚思思秦寻是此书的主人公。全文讲述的是楚思思上一世为了救自己心爱的男人,宁愿牺牲自己,可是没想到那个男人却把她杀害了。重生之后,她回到了五年前的18岁,这一世,她不再任人宰割,发誓要让害她的人血债血还!
  楚思思的生日派对,是在凯撒酒店。
  楚家的主要产业就是酒店行业,凯撒就是楚家旗下最大的一个酒店。
  林秀兰带着楚月儿和楚思思来到酒店后,楚月儿忙着补妆,楚思思假装说要上厕所,就悄悄的来到酒店顶层。
  “思思!这里这里!”小玲早就等在酒店顶层了,手里拿着刚买回来的礼裙。
  楚思思接过裙子,“谢谢你小玲,酒店有空房间给我换一下衣服么?”

第1章 撕心裂肺的恨

  “一百万一晚,还有更高的价格么?”

  金碧辉光的拍卖会场座无虚席,可台上摆放的却不是什么古董字画的拍卖品,而是一个女孩。

  香槟色的礼服衬得她皮肤白皙动人,精致的妆容美得让人窒息,可那双纤长的睫毛,却在不断颤抖。

  真的要这样卖掉自己的第一次么?

  楚思思心里有些害怕。

  可如果不那么做,她就不能筹钱给陆也旭做手术。

  想到这,她咬唇,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

  捕捉到她的笑容,拍卖台下的人一片议论——

  “我的天,你看见没,这楚家大小姐都出来卖了还有脸笑?”

  “切,还楚家大小姐?我呸,根本就是个私生女。而且整个北冥谁不知道她就是个荡-妇,出了名的不检点,这种女人一晚也能卖一百万?你们这些男人真是瞎了眼!”

  “管她名声怎么样,人家可是北冥第一美人!而且浪点好啊,在床上……嘿嘿,我加钱,一百一十万!”

  “你别和我抢,一百二十万!”

  粗俗不堪的话语落入楚思思耳里,她脸色更白,突然听见——

  “一千万。”

  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全场在刹那间死寂。

  大家震惊的抬头,发现声音是从二楼贵宾包厢的帷幕里发出的,纷纷脸色一变。

  谁都知道,能坐在贵宾包厢的人,非富即贵。

  可一千万买一个女人的一次?

  这也太夸张了吧?

  楚思思身子一颤,抬头看向二楼的帷幕,绰约的只能看见一个高大的影子。

  ……

  帝凡酒店。

  总统套房。

  楚思思坐在床边,手捏着装着支票的信封,指尖微微泛白。

  信封上用金粉烫出繁琐的花纹,她从没见过这个花纹,但她看得出,这是个标志,标志着买她的那个男人的身份。

  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她身子一僵。

  终归还是来了么……

  她马上就要被一个陌生男人给……

  她还来不及细想,门突然打开,一道欣长的身影闪身而入。

  看见来人,楚思思蓦地呆住。

  “也旭?”下一秒,她错愕的起身,“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要做手术……”

  楚思思的话还没说完,陆也旭身后突然闪出一道娇小的人影。

  楚思思的脸色在刹那惨白。

  楚月儿亲密的挽住陆也旭,似笑非笑的看向楚思思,“姐姐,你还真以为也旭病了?呵呵,真是傻的可爱。”

  楚思思脸色更白,“也旭你没有病?那为什么骗我!你知不知道,我为了给你筹医药费,我甚至卖掉自己的初-夜!”

  “我们就是骗你怎么样?不然,我们哪来的钱帮爸爸度过生意难关?”楚月儿笑着更开心,摇着陆也旭的胳膊撒娇,“也旭,我们快把事办好,人家想赶紧回家看电视呢。”

  陆也旭宠溺的看了楚月儿一眼,点点头,下一秒,他就蓦地就抬手,手里赫然是一把手枪!

  “也旭,你这是要干什么!”楚思思倒退一步,脸色惨白。

  “楚思思,我之前还奇怪,就你这种肮脏的女人怎么能卖到一晚一千万。”陆也旭看着她,嘲讽的勾起嘴角,“后来我才知道,人家要买的,不是你的身子,是你的命。”

  “你说什么……”

  “楚思思,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大人物。”说着,路也旭扣动扳机。

  被枪口笔直的对着,楚思思大脑一片空白。

  她是要死了么……

  死在自己曾经心爱到可以付出一切的男人手下……

  不!

  楚思思眼里猛地闪过恨意,她突然转身跑开。

  “楚思思,你还想跑!”路也旭怒吼一声。

  伴随着枪响,子弹擦着楚思思的脸颊而过,她终于跑到了窗前。

  “陆也旭。”楚思思站在窗边回头,神色冰冷,“就算我要死,也不想死在你这种人手下!”

  话落,她毫不犹豫的拉开窗户,纵身一跃!

  就算死,她也要死的干干净净!

  高空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她闭上眼,掩去眼里的怨恨。

  死吧!

  死吧!

  只愿她死后化为厉鬼,让楚月儿和陆也旭这对狗男女血债血还!

第2章 重生

  疼……

  身体好像被碾过一样的疼痛……

  楚思思艰难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不耐的面容,约摸三十多岁的年纪,但保养得意,看起来还是非常年轻美丽。

  “终于醒了啊?”看见楚思思睁开眼,林秀兰不耐的开口,“明明是个农村丫头,还那么娇气,淋了点雨就晕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楚家虐待你呢。”

  楚思思认出眼前的女人,顿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林姨?”

  眼前的女人,竟是楚月儿的亲生母亲林秀兰。

  可是林秀兰不是半年前就病死了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

  震惊之中,楚思思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

  这林秀兰,怎么比她记忆中年轻好多?

  楚思思突然意识到什么,迅速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

  这一看,她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她的手,软糯细嫩,完全不是自己二十多岁的样子。

  “你犯什么傻啊!”就在楚思思震惊的时候,林秀兰又不耐的开口了,“赶紧梳洗一下起来,今晚就是你给你安排的生日派对,你可别丢了我们楚家的脸!”

  林秀兰的这番话,彻底唤起了楚思思的记忆,她的脸色彻底苍白。

  她想起来了。这是五年前,她从乡下来到楚家的第一个生日。

  那时候的她,才到楚家不过三个月。生日前一天,她刚好忘了带钥匙,门卫还不认得这个新回家的大小姐,所以不放她进去。于是她在楚家别墅门口淋了一天一夜的雨,最后感冒发烧,才终于被下班的父亲楚海天带回来。

  可她这一病,就是病了一天一-夜,醒过来的时候,就受到楚海天正牌妻子林秀兰的一通侮辱,让她准备晚上的生日派对。

  楚思思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疼痛传来,她才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她竟然重生了……

  不仅如此,她重生回到了五年前,她刚来到楚家的时候!

  意识到了这一切,楚思思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苍天有眼!

  竟让她重新回到一切开始之前!

  这一世,她绝不会再做那个愚蠢懦弱的楚思思,她一定要将所有曾经欺侮和践踏她的人,全部踩在脚下!

  楚月儿!陆也旭!你们对我所做的,我一定让你们血债血还!

  楚思思正怨恨的想着,可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镶着金色花纹的信封。

  她的表情一怔。

  对了……

  她差点都忘了,除了跟楚月儿和陆也旭报仇雪恨,她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

  那就是调查清楚,上辈子,到底是谁想杀了她。

  虽然是陆也旭动的手,但从他的话中,楚思思知道,他不过是替人办事。真正要杀她的,是那个用一千万买下了她的男人。

  那个男人出手大方,坐在贵宾包厢,还被陆也旭尊称为“大人物”,一看就身份不凡。

  楚思思不明白,她虽然名义上是楚家大小姐,但说白了就是个人微言轻的私生女,谁会费那么大的功夫,要杀了她?

  这辈子,如果她想好好活下去,就必须查明那个要杀自己的男人是谁。可偏偏关于那个男人,除了一个镶着金色花纹的信封,她什么都不知道。

  楚思思正思索着那个男人的身份,可突然,一个娇小的影子闪入房间,打断了她的思绪

  “妈妈,是姐姐醒了么?”女孩跑进房间,在床边坐下,无比自然的握住楚思思的手,一脸担忧,“姐姐,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我都吓坏了。”

  看见眼前的女孩,楚思思的身子不可抑制的剧烈颤抖起来。

  楚月儿!

第3章 恨不得撕烂她的脸

  只是此时的楚月儿,比她记忆中少了几分成熟女人的妩媚,取而代之的是青春的气息。

  楚月儿看见楚思思不说话,更担心的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低声问道:“姐姐,你没事吧?唉,你也真是的,忘记带钥匙就给我打个电话,怎么傻傻的就在外面淋雨呢?”

  听见楚月儿的话,楚思思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丝冰冷的弧度。

  她还记得,五年前,她来到楚家,楚月儿对她这个素未谋面的同父异母的姐姐非常的亲热。

  内向的她,那时候也是真心的喜欢自己这个活泼可爱的妹妹。

  可如今她仔细回想起来当年的事,她才发现,楚月儿对自己的热情,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比如她这一次淋雨,她记得她明明给楚月儿打过电话,可楚月儿却从不承认她接到过电话。

  楚月儿,根本就是恨不得她活活被淋死!

  楚思思看着眼前这张清纯可爱的小脸,想到五年后,就是这个女人勾-引走了自己的未婚夫,还怂恿着她的未婚夫将她一枪杀死。

  这个瞬间,楚思思胸前内的仇恨几乎都要爆炸,恨不得冲过去撕烂楚月儿这虚伪的嘴脸!

  “姐姐,你怎么了?”楚月儿有些被楚思思的表情吓到,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毛。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村姑怎么生了一场病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难道她发现,是她故意偷走了她的钥匙,还不接她电话让她在外面下雨么?

  楚月儿正有些心虚,可楚思思突然扬起一阵笑容,更亲热的拉住她的手,“不好意思啊月儿,姐姐刚才是淋雨淋糊涂了。”

  尽管楚思思心里面恨不得将楚月儿这个贱人千刀万剐,但现在的她,还需要冷静。

  如今的她,才来到楚家三个月,根本就还没有站稳脚跟,现在的她如果跟楚月儿起了争执,根本就是自找死路。

  她,要慢慢来。

  楚月儿不是要跟她演姐妹情深么,好,那她就跟她演。

  演到她都以为是真的时候,再将她一点点毁掉,就好像上辈子的她,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一样!

  看见楚思思又恢复这亲热的模样,楚月儿不由心里冷笑。

  果然她刚才都是多虑了,楚思思这个村姑,怎么可能会那么聪明?

  “姐姐,今晚就是你的生日派对了,你可要好好休息呢。”楚月儿热心道,“至于派对礼服,你别担心,我和妈妈会替你选好的。”

  生日派对?

  楚思思突然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

  是了,楚月儿不提,她差点都忘了,她穿越回来的日子,刚好是那场派对。

  那一场毁了她的派对。

  “嗯,麻烦妹妹和林姨。”楚思思心里思绪万千,表面上却只是淡淡一笑。

  楚月儿马上迫不及待的拉着林秀兰出去了。

  楚思思假装躺下,可一双眼睛雪亮,丝毫没有睡意。

  她记得,上辈子她刚来到楚家的时候,她父亲楚海天其实对她印象还不错,还特地准备了这一场盛大的生日派对来介绍她。

  可偏偏,她在那场派对上,丢尽了楚海天的脸,让楚海天彻底厌恶了她这个女儿。

第4章 生日宴会

  那场派对上,林秀兰为她准备了一件大红色的礼裙,很美,美得让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她看傻了眼。

  她穿着这一身红衣出现在派对上,果然得到了全场人的赞美。

  可一切,在她喝了一杯酒之后,就变了。

  只喝了一杯酒的她,突然疯了一样的在所有人面前乱摸乱抓,生生扯破了自己的衣服,在地上不蹲翻滚呻-吟。

  在那么多人客人面前,她作为楚家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大小姐,就这样丢尽了颜面,一-夜之间,她成了整个北冥的笑柄。

  也是因为这件事,整个北冥的人,说到楚家大小姐的时候,都会不屑的轻笑一声,说:“那个荡-妇啊。”

  放-荡不堪。

  这四个字,就成了她的烙印一样,让她之后的五年都抬不起头来。

  上辈子的她,在经历了这场派对之后,羞愧的甚至想过自杀,是楚月儿拦住了她,从那以后,愚蠢的她更信任楚月儿。

  可如今,当她重新回想起当年的事,她才发现,她有多傻。

  她那时候失态的反应,很显然就是中药了。

  一杯酒才不会让她喝醉到这种地步,所以她喝的那杯酒肯定有问题。

  她记得,那杯酒, 就是楚月儿给她的。

  不仅如此,林秀兰给她准备的那件礼裙也是有问题的。

  就算她那时候多丧失理智,那么昂贵的礼裙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撕破。

  现在回想起来,上辈子的她,根本就是被林秀兰母女给狠狠坑了一把,可愚蠢的她,还将她们当做家人一样重视。

  这辈子,她绝不会让自己的悲剧重演!

  想到这,她悄悄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小玲,是我么?嗯,能帮我去买一条裙子么,我的码,然后放在酒店里,我晚上派对之前会去拿。”

  苏小玲,是她的初中同学,后来因为爸爸妈妈工作的关系转学到了城里。后来她来到楚家,两人便在北冥市重逢了。

  上辈子,小玲可说是唯一对她好的人。

  安排完裙子的事,楚思思安然的睡了两个小时,就被林秀兰给拉起来,化妆换衣服。

  林秀兰给她准备的,依旧是那一条火红的礼裙,配上精致的妆容和时尚的发型,楚思思顿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光彩夺人。

  “哎哟,夫人,你看大小姐穿这裙子多好看。”看着美丽的楚思思,家里的保姆张妈忍不住由衷的赞叹。

  林秀兰看着镜子的楚思思,眼底不由闪过一丝怨恨。

  虽然她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楚思思长得是真好看,甚至比她女儿楚月儿还好看。

  可那又如何?

  一个农村来的下贱胚子私生女,难道还要踩到她女儿头上去了?

  今晚,她就要让这个楚思思身败名裂!

  林秀兰怨恨的想着,甚至都忘了隐藏自己眼里的怨毒,楚思思从镜子里将她的表情一览无余,嘴角不由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弧度。

  想让她身败名裂对么?

  她倒要看看,今晚身败名裂的人到底是谁!

第5章 男人的怀抱

  楚思思的生日派对,是在凯撒酒店。

  楚家的主要产业就是酒店行业,凯撒就是楚家旗下最大的一个酒店。

  林秀兰带着楚月儿和楚思思来到酒店后,楚月儿忙着补妆,楚思思假装说要上厕所,就悄悄的来到酒店顶层。

  “思思!这里这里!”小玲早就等在酒店顶层了,手里拿着刚买回来的礼裙。

  楚思思接过裙子,“谢谢你小玲,酒店有空房间给我换一下衣服么?”

  小玲的父母就在凯撒酒店工作,所以她也在酒店里打工。

  “为什么要换啊?”小玲不解的看着楚思思身上的衣服,“你这裙子多好看,比我给你买的好看多了啊。”

  “详细的我回头跟你说,我现在得赶紧换衣服去派对。”

  “那你去隔壁那个总统套房吧,靠近防火栓的那间我记得是空着的,喏,这是员工的门卡,可以刷进去的,但不能通电。”

  楚思思跟小玲道了谢,就赶紧朝着总统套房的方向走过去。

  可走到走廊尽头,她愣住了。

  防火栓旁边有两个套房,到底是左边这个空着还是右边这个?

  可这时她的手机已经响了,林秀兰一直打电话催促她,她也没时间再去问小玲了,只能随便刷开了右边的房间,进去。

  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没开灯,应该是没人吧?

  楚思思迅速的拆开小玲给自己买的衣服,然后解开自己身上裙子的拉链。

  可偏偏这个裙子的拉链特别的难拉,她脚步一个不稳,就跌倒了床上,裙子顺着肩头滑落。

  她光着身子刚准备坐起来,可突然——

  一只有力的臂膀从黑暗中探寻而来。下一秒,她就跌落到一个强有力的怀抱之中,属于男人的气息扑鼻而来,将她紧紧包围。

  楚思思只觉得自己浑身的细胞都绷紧了!

  床上有人!

  眼睛勉强适应了黑暗,她转头,就看见躺在身侧的人。

  黑暗之中,她看不清他的眉眼,只能感觉到禁锢在自己身上的那只手臂分明的肌肉线条,这很显然是个男人,还是一个非常高大的男人。

  只不过这个人在睡觉,所以房间没开灯,楚思思刚才就以为房间没人。

  黑暗里,楚思思感到脸蛋儿发烫。

  她竟然跑到一个男人房间里换衣服,真是糗大了!

  幸好这个人好像还没醒过来,楚思思想赶紧趁机跑走,便轻手轻脚的想掰开他的手。

  可没想到她的动作不仅没掰开男人的手臂,反而惹得他在睡梦中手上一个用力。

  刹那间,楚思思整个人都被圈进了他的怀里,距离那么近,她甚至都听见他强有力的心跳,隔着胸膛传来。

  男人上身是赤果着的,而楚思思也脱去了礼裙,黑暗中,两个人的皮肤紧紧相贴。

  男人皮肤的温度很高,灼热的气息从皮肤传来,好像电流一样流过全身,楚思思的心狂跳起来,脸烫的都能煮鸡蛋。

  楚思思从没和男人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哪怕是上辈子和未婚夫陆也旭,而已不过是牵牵手而已。

  她顿时也顾不得吵醒这个男人了,拼命挣扎的想要推开他。

  这一次,她终于得手了。

  她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用最快的速度穿好小玲给她准备的裙子,逃命一样的逃出房间。

  她走的太急,根本都没有注意到黑暗里,男人缓缓睁开眼,目光锐利。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