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乔蓝蓝严修大结局-听说我曾爱过你免费阅读 by乔乔妖

发布时间:2019-03-06 10:35

乔蓝蓝严修大结局

听说我曾爱过你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家乔乔妖为大家带来的这本《听说我曾爱过你》又名《情至时光处》、《爱到深处,画地为牢》,这是一本非常值得一看的短篇言情小说,听说我曾爱过你乔蓝蓝严修是书中的主角。乔蓝蓝本以为只要有诚心她一定可以将严修的心夺回来,可谁知这严修根本没有心。
  瞧着心如死灰的女人,苏云毅眉头顿时紧紧蹙起。关于她跟严修的事儿,他也知道不少,所以,他明明还有一年才进修完成,可还是提前结束回来了。
  苏云毅拉开一把椅子坐下,突然紧紧握着她的手心:“蓝蓝,以后不会再有人能欺负到你了。”
  乔蓝蓝被他的举动吓得不轻,下意识便想抽回自己的手。可苏云毅五指越越发收紧,她根本挣扎不开。
  “蓝蓝,我有一句话一直没跟你说,其实三年前我就喜欢你了,只是当时你眼里只有阿修,我唯有放手。我本来以为你们两个能走到一起,没想到,我走了以后,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儿,早知道……”苏云毅的口吻充满了懊悔,是的,早知道他就不该离开,哪怕在她身后一直默默的守护着她也好。
  乔蓝蓝实在没想到苏云毅竟然会跟自己表白,而且三年前就已经喜欢了她?
  这是跟她开玩笑吗?是严修派他来耍自己的吧?思来想去,乔蓝蓝也只觉得是这个原因。
  随即,乔蓝蓝苍白的唇畔便微微牵扯了一下,溢出一抹凄凉的冷笑:“不好笑。”

第1章 阿修,放过我吧

  偌大的总统套房,里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地上散落着被撕破的裙子,内衣。超大size的床上,乔蓝蓝屈辱的半跪着,正凄惨的哀求着在她背后一下比一下狠厉索要着的男人:“阿修,放开我,很疼,放……”

  但男人始终充耳未闻她多么痛苦的求饶,甚至在听到她叫自己‘阿修’后,他突然更加快速的往死里折磨她。

  薄凉的唇贴到她耳边,一字一顿阴沉的道:“乔蓝蓝,你费尽心思,不就是想爬上我的床?设计晓琳出车祸,害她没了一双腿,你敢说你不是故意?怎么,现在又装模作样的说不要?”

  闻言,乔蓝蓝背脊直接僵住,求饶的声音,顿时全数给她吞回到肚子里,戛然而止住。

  阿修,不是这样的,真的,你误会我了。

  全世界都知道你视白晓琳如心头肉,哪怕我再恨着她,可你爱的人,我又怎么舍得去伤害?

  但,她很清楚,对他解释一千次一万遍都没用,反正到最后,他只会得到他无情的四个字:装模作样!

  乔蓝蓝苦涩的笑了笑,钻心且绝望的疼,在她心脏里放肆的流走着。

  罢了,误会就误会下去吧,反正三年都这样熬过来了。阿修,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

  这么想着,乔蓝蓝便缓缓闭上眼,死死的咬着牙,一声不吭甘之如饴的承受着他带给她的痛苦!

  男人继续往死里索要着她,每一下都既无情又狠厉。

  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倏的,男人按着她腰间的手猛然一紧,最终,炙热全然释放到她体内。

  男人抽离出她的身体,一眼都没看她,无情的起身,极其优雅的穿上衣服。

  相反,乔蓝蓝则是狼狈的趴在床上,她身体残破得就像是被几辆大卡车碾压过一样,肌肤一块块淤青,疼得她稍微喘息一下都倍感煎熬。

  一颗接着一颗豆大的水珠,顺着脸颊滑落沾湿枕头,已然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眼泪。

  随后,乔蓝蓝就听到令人压抑的脚步走远,他要走了。

  在男人走到门板后,乔蓝蓝意识到他要离开,便蠕动了一下干涩的嘴唇,用尽全身力气,气若游丝的吐了一句话出来:“阿修,我们……就这样吧,好吗?”

  这些年的煎熬,她真的受够了!

  男人握着门把的手微微紧了紧,没有回头,双眸冷若如霜的盯着门板,薄唇嗜血的勾起,嗤笑道:“呵,乔蓝蓝,你以为我会放了你?除非我死了!”

  听到男人说他不会放过自己时,乔蓝蓝的手下意识便揪紧床单,心底还是稍稍的震撼了一下。但随即又自嘲起自己,乔蓝蓝,你还在期待吗?以为继续呆在他身边,他有一天就会发现都是误会吗?就会知道你是真心爱他的了?

  别傻了,那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他恨你入骨啊……

  “阿修,放过我吧。”乔蓝蓝喃喃的重复道。

  男人俊美的脸庞绷紧了一瞬,目光掠过复杂却一闪即逝,薄唇微动,但最终一个字都没说,便毅然的抬腿离开了套房。

第2章 你给不了的,我都能给

  一个月后,乔家老宅。

  乔蓝蓝蹲坐在马桶上,目光怔忪的盯着手里的双红杠的验孕棒。

  万万没想到,当了严修三年的情妇,竟然在她准备要彻底离开他身边的时候,就中招了!

  老天爷真的很爱跟她开玩笑!

  “呵。”乔蓝蓝嘴角勾起一抹自嘲且苦涩的冷笑,将验孕棒直接扔到垃圾桶。

  刚走出洗手间,就有一张轮椅堵在门口,上面坐着一个的女子,她身穿一袭白色长裙,身形消瘦得很弱不禁风,就跟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似的。

  但只有乔蓝蓝知道,她内心有多狠毒!

  可,她却是严修心头的白月光,白晓琳。也是她同父异母的所谓妹妹!

  如果三年前不是白晓琳自导自演了一场车祸,她跟严修,关系再恶劣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

  当时白晓琳受了重伤,醒来后发现自己失去了一条腿和终生不孕不育,就指着乔蓝蓝说是她害了她。

  严修真的很爱白晓琳,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信。

  偏偏,不管乔蓝蓝解释多少次那场车祸跟她无关,可严修还是认定是她把白晓琳害成这样。这三年来,那个男人,真的对她恨之入骨得很不得扒了她的皮抽干她的血。

  乔蓝蓝冷冷的垂下眸瞪了她一眼:“有事么?”

  白晓琳似没看到她对自己漠视一样,口吻充满担忧的问:“姐,我看你最近好像脸色好像不大对劲,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白晓琳的套路,这些年她乔蓝蓝早已领教过无数次了。

  再上当,那她就真是白痴!

  乔蓝蓝懒得搭理她,淡淡的白了一眼,便迈开腿越过她身边准备离开。

  “姐,你别不跟我说话啊。”白晓琳没打算放过她,见她走,便着急的从后抓住她手腕。

  白晓琳的触碰让乔蓝蓝感到无比恶心,下意识轻轻一甩手腕,白晓琳故意借着这股力气,直接从轮椅上摔了下来。

  偌大的客厅,‘噗通’一声。

  瞬间发出一阵极其刺耳的巨响。

  “啊!”白晓琳痛苦的尖叫,整个人狼狈的趴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姐,我也是担心你,我真的没有恶意的。你看,你害我成这样了,我这三年有没有怪过你半分?你是不是……就非要把我整死了,你才甘心?”

  那你就去死啊!

  乔蓝蓝无语的揉了揉太阳穴,嘴角洋溢起浅浅的笑意,居高临下的垂下眼睑睥睨着她,“这里又没其他人,你装什么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什么样。”

  白晓琳像是一个字都没听懂乔蓝蓝说的什么意思,一脸无辜,挂着泪痕,看起来十分可怜兮兮。她掉着眼泪,肩膀一抽一抽的,但实际眼底充满了阴毒:“姐,你把我害成这样,就是为了让阿修和你在一起,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但我从来就没责怪过你半句。可你不顾及我们的姐妹情,你也要想想你自己啊,以后我跟阿修结婚了,还会有谁要你。”

  是的,白晓琳即便残废了,严修还许下承诺会在三年内娶她为妻。这不,他们的订婚典礼就定在了下个月初。估计她是担心之后自己还会和严修纠缠,所以终于忍不住了?

  乔蓝蓝妖娆的红唇微微勾起,幽幽的转过身去,在白晓琳跟前半蹲下来。

  乔蓝蓝长相妖媚,尤其是微笑时候,几乎可以把人的心给彻底蛊惑。

  这张脸,白晓琳每每见着,都恨不得撕烂。

  此时,白晓琳目光瞬间一变,像是淬满了剧毒般的瞪着她。

  以前白晓琳还没残废,跟乔蓝蓝还是好姐妹那会儿,两人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有乔蓝蓝的地方,她就会被直接比成渣。每每想到这,她就恨不得把乔蓝蓝这张脸给撕烂。不过还好,乔蓝蓝心爱的那个男人却只爱她。光是这一点,她就完胜了。

  乔蓝蓝伸出手,慢慢的捏住白晓琳的下巴,稍微使力,便抬起了她的脸,一字一顿故意挑衅的道:“是啊,我经常跟他上床呢。你给不了他的,我都能给到他。”

第3章 有什么资格说我贱

  “乔蓝蓝,你他妈闹够了没有?”倏的,一道冰冷至极的男人嗓音,在乔蓝蓝的身后响起。

  那把声音乔蓝蓝已经熟悉到深入骨髓了,所以哪怕不去转身,却已经猜到是严修。

  乔蓝蓝背对着他,无奈的隐隐勾了勾唇,心里叹息了一声:严修,你那么聪明,怎么就被白晓琳骗得团团转呢?她的套路,你还是一次次的上当!

  严修大步流星的走来,从后一把拽过乔蓝蓝手臂,当即就是一个狠厉的巴掌朝她脸颊甩去。

  力度很大,乔蓝蓝的脸直接被打偏,印上五个深红的巴掌印,嘴角渗出一串鲜血。

  乔蓝蓝被打蒙了,但此刻却也无比的清醒。

  严修,真好!这一耳光,把我对你仅剩的一点点感情给彻底打碎了。

  白晓琳趁着严修不注意之下,阴险的看了一眼乔蓝蓝,微微一笑。随即,她的眼泪便伤心欲绝的一直从脸上滑落。

  严修将白晓琳抱起来,动作轻得宛若抱着一个世间珍宝。他温柔的哄着怀里女子:“没事了,不要怕,我在。”

  “阿修……”白晓琳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埋入男人胸口,哭得肩膀一抽一抽好不可怜,她悄悄的抬眸看了看严修阴鸷的脸庞,“阿修,你不要怪姐姐,都是我不好,是我没用……”

  “你没错。”严修心疼的看了她一眼,紧接着,目光阴鸷的看向乔蓝蓝。

  但乔蓝蓝一点也不惧怕他,并且目光定定的跟他直视。从他的眼里,她也看出了他此刻恨不得把自己给千刀万剐。

  严修缓缓的弯起薄唇,一字一顿:“乔蓝蓝,你贱得可真够入骨。”

  这几年来,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说自己贱,再难听的话她也默默忍受过,本以为自己早已麻木,但此时,心脏还是像被淬了毒的针扎般刺疼。

  她不想在他们面前,连自己最后一丝尊严都没了,忍住想哭的冲动,慵懒的靠在墙边,双手环胸,对着他妖娆的眨了眨眼睛,挑衅的意味浓烈,红唇微启,“对啊,可你还不是一样天天爬上我的床?严修,你一个出轨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说我贱?”

  她一口一个‘爬上我的床’,说得好不轻快。

  严修怒得眼眸寒光尽显。

  白晓琳已经被刺激得脸色发白。

  乔蓝蓝继续讽刺:“你不是想去死吗?去死啊,反正你都是个废人了,赶紧死吧!”

  严修注意到乔蓝蓝嘴边的那一抹鲜血,心底无来由的微微一抽,但听到她诅咒自己的妹妹是废人还叫她去死后,那一抹轻微的紧张,便一闪即逝,心头只剩下对她遥无边际的恨。

  “姐姐……”白晓琳绝望的闭上眼,哭着哭着,突然就直接在严修的怀里彻底的晕厥了过去。

  严修方寸大乱,便赶紧送白晓琳去医院,经过乔蓝蓝身边时,他在她耳边阴冷的说了四个字:“你真恶毒。”

  “对,我无时无刻都在诅咒白晓琳下地狱。”乔蓝蓝不怕死的反驳。

第4章 他真的走了

  “严修,你想干什么?”黑暗的密室内,乔蓝蓝浑身颤抖的蜷缩在一个潮湿角落里,耳畔一直响起着那阴沉的脚步声,正一步一步的逼近自己。

  严修居高临下的走到她跟前,慢慢蹲下,修长五指一把捏住乔蓝蓝憔悴的下巴,薄唇里狠狠的蹦出字来,“你不是喜欢诅咒么?我也该让你尝尝,诅咒别人的下场!你不是说晓琳是废人么?我也让你试试,残废的滋味!”

  最后几个字,男人说得格外嗜血。

  闻言,乔蓝蓝心脏猛然咯噔了一下,惊悚的瞪大眼睛。

  他什么意思?

  想对她做什么?

  乔蓝蓝很害怕,手脚都变得冰冷,但她还想再最后问他一次:“严修,你就那么的相信白晓琳吗?她在演戏,你是装感觉不到还是真的蠢?”

  她的这些话,严修已经听过无数次。

  都到了这个地步,她还在污蔑晓琳。

  严修的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失望,捏着她下巴的那五根手指,一寸一寸的越发收紧:“你害她这辈子都无法再走路,无法再生儿育女,乔蓝蓝,你也不配有这些。”

  乔蓝蓝的心跳直接停顿了一秒。

  ‘哐当’,密室紧闭的铁门倏的被人从外开启,走进来两个手持粗长铁棍的壮汉。

  严修松开她下巴,冷傲的站了起来,幽幽的对壮汉道:“好好招呼乔大小姐。”

  “是。”壮汉恭维的回应。

  接着,两人朝乔蓝蓝走近。

  乔蓝蓝下意识的捂着肚子,赶紧滚爬过去抱着要离开的严修大腿:“严修,你想做什么?你到底要把我逼到什么地步?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为什么……”

  砰!

  严修眯着眼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向乔蓝蓝,将她直接踢开:“你又有放过晓琳吗?乔蓝蓝,我忍了你,已经很久了。”

  “又是为了白晓琳……”乔蓝蓝心如刀割的轻轻摇头,自暴自弃的放声冷笑。

  严修没有再回头看身后的女子一眼,她的冷笑声让他感到格外刺耳,眉心轻轻一拧,毅然的抬起腿,继续走出密室。

  门再次合上。

  他真的走了……

  壮汉继续往前走。

  “严修要你们对我做什么……”乔蓝蓝恐惧的大吼。

  但那两名壮汉仿佛没听到她竭嘶底里的害怕一样,强行夹着她肩膀,按着双腿。

  乔蓝蓝使不出一丝力气挣扎。眼睁睁的看着两根铁棍落下,朝自己的膝盖狠狠敲打下来。

  “啊!”乔蓝蓝痛苦的尖叫出声,“求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

  可压根没人会知道她现在有多疼,那两根铁棍一下接着一下,响起骨头断裂的声音,她的双腿变得血肉模糊,最初的刺骨钻心,渐渐变得麻木。

  她知道,自己这双腿,已经废了。

  严修,都还给你了。你对我恨,就终止吧,从此我们就两清了。

  许是疼到了极致,心里的郁结也全然释放了开来,乔蓝蓝的嘴角溢出一抹灿烂明媚的笑容。

  终于,再也熬不住的两眼一黑,彻底的陷入了昏迷……

  与此同时,密室外,严修一直目不转睛的紧盯着监控,手里紧攥着一个高脚杯。

  那个女人双腿,终于被他给毁了!

  可,心里怎么毫无报复的痛快?

第5章 严修,不要离开

  乔蓝蓝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见了十八岁情窦初开的自己,去严家参加晚宴时初遇严修的那一幕。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气质干净儒雅,绅士得就跟一个贵族王子似的。

  他于她,是一眼万年的惊艳。他对她没兴趣,她也知道。但她一直深信一句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所以,她就时常在他面前转悠,他笑她跟着他傻笑,他看起来悲伤,她也跟着郁闷很久。

  那段时光,乔蓝蓝真的感到很幸福,虽然,他总是对她冷冰冰的爱答不理。

  她想,其实严修也应该是习惯了她总是在他身后的吧。直到有一天,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白晓琳脸红红的对她说:“我跟严修,在一起了。”

  你知道晴天霹雳什么滋味吗?

  那一刻,乔蓝蓝尝试到了。不过她也不敢再明着喜欢严修,把那份情感偷偷的转移成暗恋。白晓琳跟严修约会,经常约她一块出去当电灯泡。

  从他们的相处里,乔蓝蓝才发现,其实严修并不是天生性格冷淡,只是他只对自己喜欢的人温暖而已。

  从他眼里,她也读到了他对白晓琳的深情。

  所以,乔蓝蓝真的把对严修的感情藏到心底里去了。

  这三年,她也算是尝到了那个男人的各种冷酷残忍。

  够了,真的够了。

  不属于她的男人,就算自己再呆在他身边多少年,他依旧不会爱上你。

  乔蓝蓝进去了手术室将近十个小时,但外头的红灯一直在亮着。

  严修满身鲜血的站在门外,漆黑的瞳孔隐隐呆滞。

  眼前闪过一幕又一幕这几年来乔蓝蓝在他面前的各种卑微。

  最后,脑子定格在她被打断了双腿,涌出大量鲜血的画面。

  他对她狠心,他一直都知道。

  但,那也是她的报应!

  严修脸庞极其凝重,背脊斜靠在墙壁,他的对面就是躺着乔蓝蓝的手术室。

  倏的,一道铃声在他兜里响起。

  严修蹙了蹙眉头,半响后,才慢悠悠的伸手掏出手机来,淡漠的扫了一眼屏幕里闪烁的来电提醒,而后才划过接听键。

  他没有说话,倒是彼端的人急忙忙的发出声音:“哥,不好了,晓琳她,她自杀了。”

  给他打电话的人,正是他的亲妹严小冰。

  “什么?”严修的瞳孔骤然一紧,“在哪里?”

  “我们这会儿在去医院的路上。”

  严修挂了电话后,便抬眸看了看那一盏还没熄灭的红灯。

  乔蓝蓝的声线不断的在他心底重复着:严修,不要离开。

  但他怎么可能会允许乔蓝蓝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一刻钟都不许有,就算有,那也只是满满的恨意罢了。

  随即,严修便头也不回且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手术室,往急诊科走去。

  -

  三天后。

  VIP病房区。

  “晓琳,你说你这是干什么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可把我们都给吓坏了,以后不许这样了听到没有?你知不知道这样是很让哥担心的。”严小冰走在白晓琳的病床旁边,一边给她削着苹果,一边道。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