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撒旦总裁强势爱》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豪门总裁小说,杜釆若和江北夕是书

发布时间:2019-02-07 08:34

杜釆若江北夕小说

浮生若梦,撒旦总裁强势爱全文阅读

  《浮生若梦,撒旦总裁强势爱》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豪门总裁小说,杜釆若和江北夕是书中的主要人物,此书的作者是网络作家这这520。杜釆若在结婚的前一天被恶毒的后妈设计捉奸,但是她却还是如愿的嫁入了高家,婚后的生活比想象中还要精彩,尤其那个神秘的野男人还经常来找她。
  看到俩人这般,一旁的记者已经忍不住发话了:“杜小姐,明天就是您和高家长孙高睿琨的婚礼了,不知道,您今天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像外界所说的,高家长孙没有行事能力,您就不甘寂寞了?”
  “这位记者先生,如果你眼睛要是不好就去看医生,这怎么看都是被人故意陷害的,弄成这样,我保留我的诉讼权利,但凡让我看到任不实报道,我将追究到底!”杜采若霸气的说道。
  众人到是想不到,这杜采若到不是个任人揉捏的主儿,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屏幕的另一端,高睿琨并未错过这一幕大戏中的任何一帧画面。敢睡他未来老婆,这摆明了是在用脚踩他的脸啊!
  这女人他自然不会放过,可是那个男人,更是可恨!按下按钮,助理秦源走了进来。“高少!”秦源几步就站在了高睿琨跟前。
  “去查一下那个男人是谁?”高睿琨吩咐道。
  半小时后,秦源再一次走了进来,一脸的惧色,说道:“对不起高少,对方好像受过专业的反追踪训练,我们,未曾查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现在,可能唯一知道这个人情况的就是……杜小姐了!”

第一章 你还真是无情

   婚礼倒计时:1天!

   杜采若悠悠转醒,却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搞什么?这么老套而狗血的情节,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再看,这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要不是床单上那抹刺眼的暗红色,如同血泊雕刻的花朵一样真实的存在,好像一切都像是一个梦境。

   杜采若的头疼的厉害,然而对于她来说,心虚比疼痛,更让她烦心。

   明天怎么办?

   即便,她的新婚丈夫是这安城里最耀眼的人物,即便,世人皆知,那名身份贵重的高家长孙身患残疾,可是……杜采若烦躁的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脸,然后起身,收拾了自己,趁着清晨的阳光还未投入千家万户之时,赶紧离开。

   可是,门一打开,就被继母和妹妹带着记者堵在了门口。

   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继母更是不客气,看到杜采若,上去就是一个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然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痛骂到:“杜采若,你倒是真是不要脸到极致了,明天你就要结婚了,却在结婚前一晚跟男人鬼混,你对的起你爸爸和我多年来对你的教养吗?”

   杜采若简直要笑了,这女人自从以小三的身份,破坏了她的家庭,害死她妈之后,就一直以自己的母亲自居,当妈的事儿也没见她正经儿的干过一件,可是后妈干的那些恶心事儿,她到是一件都未曾落下。此时,到是一副慈母样子,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天天以吃奥斯卡小金人度日的!

   “哦,那让杜采馨去嫁啊!您不是觉得嫁了高家这样的好门第是福气吗?我无所谓的,让我那个集齐美丽、可爱与智慧的完美的妹妹去嫁啊!”杜采若说道。

   一下子竟是堵得赵慧兰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要知道,高家那样的门第,要不是高大少身有残疾,她怎么肯让杜采若这个小贱人嫁去高家做少奶奶?即便给她安排了这样的婚事,她仍旧是心有不甘的,想在高家踏踏实实的做少奶奶,想都不要想,昨夜过后,对于不贞的女人,高家自是不会给她好脸色。

   看到俩人这般,一旁的记者已经忍不住发话了:“杜小姐,明天就是您和高家长孙高睿琨的婚礼了,不知道,您今天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像外界所说的,高家长孙没有行事能力,您就不甘寂寞了?”

   “这位记者先生,如果你眼睛要是不好就去看医生,这怎么看都是被人故意陷害的,弄成这样,我保留我的诉讼权利,但凡让我看到任不实报道,我将追究到底!”杜采若霸气的说道。

   众人到是想不到,这杜采若到不是个任人揉捏的主儿,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

   屏幕的另一端,高睿琨并未错过这一幕大戏中的任何一帧画面。

   敢睡他未来老婆,这摆明了是在用脚踩他的脸啊!

   这女人他自然不会放过,可是那个男人,更是可恨!

   按下按钮,助理秦源走了进来。

   “高少!”秦源几步就站在了高睿琨跟前。

   “去查一下那个男人是谁?”高睿琨吩咐道。

   半小时后,秦源再一次走了进来,一脸的惧色,说道:“对不起高少,对方好像受过专业的反追踪训练,我们,未曾查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现在,可能唯一知道这个人情况的就是……杜小姐了!”

   “查不到?”高睿琨惊讶的问道,看来这个人是有备而来的,要知道,高家与政府都多有多有合作,那些高科技的卫星追踪定位系统也多有涉及,如今却是抓不住一个奸夫吗?

   看到高睿琨一脸的怒色,秦源再次开口问道:“杜小姐这件事儿,闹的很大,明天的婚礼是否还要照常?”

   “照常!”高睿琨的嘴角处带着一抹让人察觉不到的冷笑,那阴沉的感觉,即便是跟了他多年的秦源也为之一颤。

   高家与杜家是安城数的上的世家,两家联姻,自是轰动了整个安城,然而,更令人兴奋的是,杜采若婚前失贞嫁与身有残疾的高家大少,真真的打脸啊!众人更期待的是,杜采若嫁进高家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反正都是看丧事儿不嫌丧事儿大的主儿!

   次日,婚礼到场的宾客人数众多,可以说,因着是高家和杜家联姻,这安城但凡能数的上名来的人物,无一缺席。

   新郎在外面会客,新娘坐在新娘房里,由着几个闺蜜姐们围在身边。脸上却全然没有半点幸福的颜色,傻子都知道,这不过是个商业联姻,新人之间压根就没有半点感情。

   寒暄了一阵子,杜采若觉得有些乏,哄着姐妹们都出去了,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她知道,昨天的事儿,闹成那样,高家人一定会知道的,就算高家人的信息没有那么灵通,她那个后妈也会竭尽全力的让高家知道的,只是,他们还要如期举行婚礼,可见……她婚后也没什么好日子可以惦记了。

   扶着疼痛的头,杜采若闭上眼睛,想着,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机应变吧。

   新娘房的房门开了,闪进来一个人。

   “怎么,还在想昨天的事儿?”那人开口,杜采若抬头,看到一个俊朗无比的男人,这男人,怎么有点眼熟。

   “你是谁啊?我好像不认识你!”杜采若问道。

   “这么快就把我忘了,你还真是无情。”那男人说:“昨晚你在我身下时候,可不是这样冷淡的!”

   “是你?”杜采若的头更疼了,这男人明目张胆的来这?到底是要干嘛?

   “想起来了?”江北夕问道。

   “那晚你是故意的?”杜采若不傻,睡了一宿消失不见或许是一夜情,可是这种阴魂不散的,怕就是别有所图了。

   “这会儿你脑子回来了?”江北夕说着,不客气的在一旁的少发上坐了下来,看着杜采若,一脸的笑意。

   “你到底要干嘛?要钱?”杜采若怎么觉得有一种被戏弄了的感觉,这男人神神秘秘的却又让她觉得危险无比。

第二章 不解释一下吗

   “钱?我不需要!”那男人一边说一边捏住她的下颚,一脸真挚的看着她说:“我要的是你!”

   杜采若厌烦的挥掉了他的手,被他那满眼的真挚吓到了,她虽然愤怒却还是定定的看着他。

   “女人,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江北夕。”江北夕说道。

   “谁要记住你的名字,神经病。”杜采若说道。

   “听话,我的名字你一定要记住,很快我们就会再见面的。”江北夕说完就离开了。

   杜采若坐在那,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个虚无的梦境,恍惚之间,喧嚷的人群拥了进来,再看,哪里还寻得到那个男人的半分身影。

   “采若,你在找什么呢?”安智瑜问道。

   “没什么!”杜采若回魂道。

   “婚礼就要开始了,采若,你真的要嫁给那个身有残疾的高家大少吗?”安智瑜有些担心的问道。她知道,好友心里的人一直都是年少时候,遇见的那个少年。

   “对啊,不然呢?”杜采若知道,安智瑜是在担心自己,于是拉着她的手说道:“智瑜,我没事儿的,真的。其实想来这样更好,我还是我不是吗?除了换个名头之外!”

   “嗯!”安智瑜紧紧的拉着杜采若的手,仿佛是在给她力量。

   “伴娘出来一下,马上就要进场了,准备一下啊!”外面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交代道。

   “好的。”安智瑜说:“那我先出去了,等你!”

   杜采若点点头,心下却是紧张无比。马上,她就真的要嫁了。

   婚礼进行曲响起,高睿琨滑动着轮椅来到了台上,立马就引起了轰动。

   安城的人都知道,高家大少身有残疾,鲜少在人前露面。他是个商业奇才,接手几年时间,就把高氏打造成安城第一商业帝国。今天这一露面,到是这高颜值让众人唏嘘不已。

   “哇,高少好帅啊!”一个陈姓小姐说道。

   “帅有什么用,他是残废,嫁过去也是守活寡,也不知道这杜家怎么想的,嫡亲的女儿竟然往这火坑里送!”那陈姓小姐身边的女孩说道。

   “你是不知道,杜采若虽然是杜家嫡女,可是她那个妈是后妈?”陈小姐笑着说道:“我跟她后妈的女儿是同学,所以知道些里面的事儿,杜采若在家的地位,怕是还不如他家的佣人呢!”说完,那陈小姐捂嘴不削的笑了两声儿:“要么杜家家大业大,能把好好的女儿嫁给残废?”

   ……

   议论声儿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安智瑜听了,一双好看的凤眼,狠狠的瞪了过去。吓得那两个人赶紧就禁声儿了。

   虽是有着些闲言碎语,可到底是高家和杜家联姻,婚礼进行的还算是很顺畅的。婚礼结束后,并没有什么敬酒的环节。高睿琨和杜采若,由着秦源直接送回别墅。

   到了梦园。秦源推着高睿琨进去,杜采若忐忑的跟在后面。

   说实话,今天在婚礼上她才第一次见到高睿琨,她也不知道这男人是否好相与。

   “高少,没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秦源把高睿琨停好说道。

   “嗯。”高睿琨挥了挥手。秦源离开。

   此时,只剩下高睿琨和杜采若两个人,一直时间,杜采若觉得这气氛太尴尬了。她不知道该怎么样化解这份尴尬。

   高睿琨一双鹰眼死死的盯着杜采若,好像用眼神就能把她给穿透一样。

   “不解释一下吗?”高睿琨淡淡的开口。

   “……”杜采若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这男人说的到底是什么。

   “我妈和妹妹是不是已经都跟你说过了?”杜采若笑着说:“那我说什么还有什么意义?你会信吗?”

   “说看看!”高睿琨说。

   “其实……”杜采若正要说话,管家刘叔进来,手中拿着两只包装精致的蓝色妖姬。

   “夫人,有人给您送来这个。”刘叔面无表情的把手中的花儿递给了杜采若。

   杜采若也是诧异,接过那两只花开正艳的蓝色妖姬。可是却并没有一点信息。

   “双支蓝色妖姬的花语是,再次相遇。”高睿琨冷冷的开口:“杜采若,你还差我一个解释。”

   “我不知道是谁在弄这样的恶作剧,送这样的花来。”杜采若如实的说:“也许你觉得,我在故意推诿,可是我确实不知道,我也是受害者。”杜采若说着,毫不在意的把手中的花儿随意的扔进了垃圾桶。

   杜采若看着高睿琨的表情就知道他是不相信的,可是即便是自己想来,都觉得很不真实。

   眼前突然浮现出江北夕的面孔,“女人,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江北夕。……我的名字你一定要记住,很快我们就会再见面的。”这花,或许是那个男人送的吧?杜采若猜想着。

   “那男人是谁?”高睿琨不但不想放过她,还直接问出了口。

   “他说他叫江北夕,别的我也不知道。”杜采若说:“高少,我知道,男人可能接受不了这种事儿,我虽然是无心的,可是毕竟这是事实,你若是要退婚,我也是无话可说的。”

   “退婚?”高睿琨冷笑道:“若是退婚,岂不是如了你的意,杜采若,不要跟我耍你的小心思。”

   “随你。”杜采若觉得跟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说不清了。于是转头问管家:“我的房间在哪?”

   “里面少爷的房间就是!”刘叔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说。看样子,对于这个女主人,他并不喜欢。

   “我看你家少爷可能不太愿意跟我同一个房间,给我一间客房吧。”杜采若有自知之明的说道。

   “不用了。”高睿琨说话间就打碎了杜采若的如意算盘。

   “随便!”杜采若说,想来,就高睿琨这个样子,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自当他不过就是个室友好了。杜采若暗自想着。

   拿着东西,向房间里走去。

   杜采若的行李很少,有一些之前高家已经派人去取了一些,剩下的随身行李,也不过就装了一个小号的行李箱。拉着行李走进去,发现这房间并没有因为婚事而特意布置过。

第三章 杜采若,你掉价了

   杜采若收拾了自己换了衣服,她回到房间的时候,才发现,高睿琨已经洗完澡靠在床边看书了?他不是残疾人吗?怎么比她这个正常人还要迅速。

   虽然诧异,可是杜采若还是没有再去多想,因为此时,她正犹豫着该要怎么办?

   上床?

   又或是睡沙发?

   愣愣的站在那,心里嘀咕着,到是高睿琨不耐烦的开口道:“怎么,你今天要在那站一宿吗?”

   “没……”杜采若下意识的就要开口解释。再看高睿琨,他人已经不再看她,而是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书。

   杜采若并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可是上一个几乎是陌生男人的床,她在心里上自然接受起来有些困难,即便这个男人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公。

   最终,杜采若还是迈着龟步走向了床的另一端,掀开被子的一边,躺了进去。

   杜采若侧过身,背对着高睿琨,闭上眼睛怎么都睡不着,最近的这些事情一幕幕的闪现在她的眼前,节奏太快了,以至于她都没有看的清楚,还未及反应,就全部发生了。

   灯灭了,身后的男人躺下了,杜采若都知道。

   不大一会儿,杜采若便听见了身后均匀的呼吸声儿,想着那个高少应该是睡着了吧?

   她轻轻的翻过身……

   黑暗中,高睿琨一双眸子闪亮如星。正睁的大大的看着她,吓了杜采若一跳,好像是要一下子把心给吐出来一样。

   “你……你没睡吗?”杜采若紧张的问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见高睿琨她总是紧张的想要说点什么打破这份紧张一样。

   高睿琨没说话,自是定定的看着她。突然提起了一个冷冷的笑意。

   杜采若几乎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儿,高睿琨就已经翻身压上了她。她害怕的差点叫出声儿来,以双拳抵在他的胸前。高睿琨低下头,在她的耳侧轻轻的说道:“永远不要跟我耍你那点儿小心思,几十个你加起来都不够看。”

   看到杜采若那被吓得不清的面孔,高睿琨仿佛很是满意。

   他不过是一翻身,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杜采若僵在原处,不敢再动一下。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这么僵着身体挺尸到天亮的。迷迷糊糊中,被清晨的阳光晃了眼。紧张的看向身侧,早就没了人。

   许是这一眼,看到空旷的另一边,才让杜采若松了一口气。她放松了身体,想要翻身动动,却是以为这一宿保持同一个姿势,早就身体僵硬的很,甚至酸疼。

   伸了一个懒腰,她坐了起来。看看时间,其实也还好,不过才早上8点。洗漱完,下楼,却见到高睿琨正在刘叔的侍奉下吃着早餐。

   “少奶奶。”刘叔看见了杜采若喊了一句,然后说道:“早餐已经准备好,您可以和少爷一起用餐了。”

   “好的,谢谢。”杜采若说着 走了过去。

   早餐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却是丰盛的很。她坐在高睿琨身边,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盛了点汤,杜采若小口小口的喝着。又过了一会儿,高睿琨好像是吃完了,正准备离开,却听见杜采若开口。

   “那个,我今天要出去一下,晚点回来,就不回来吃晚饭了。”杜采若说。

   “少奶奶,高家的规矩,您可能还不熟悉,您进了这个门,没什么事儿就不要出去了!”说话的是刘叔,语气不是很和善。

   高睿琨没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虽然结婚了,但是人身自由我还是有的。高少,我原是有自己的工作和圈子的,总不会我嫁给你,便要跟坐牢一样,再也不踏出这宅门一步了?”杜采若根本就没搭理刘叔,而是直接对话高睿琨。

   “是吗?”高睿琨说。一个眼神,刘叔就退了出去。

   三分钟后。杜采若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电话那边的人紧张而焦急的说着,杜采若听着听着,眼睛却看向了高睿琨,一脸的惊讶和不可置信。

   “有意思吗?”杜采若问。语气也是变得生冷。这男人一个眼神,只需两三分钟,就能让公司解聘自己。

   赔十万!?

   真是够了。她缺这十万?!

   “现在你没有事儿了吧?今天要回老宅,妈原本对你不是很满意,你自己注意点!”高睿琨说着,仿佛王者在下达命令。

   说话间,有人送了东西进来。刘叔接过,脸色有点难看,他看向高睿琨,说道:“是有人送给少奶奶的花,与昨日的一模一样。”

   高睿琨和杜采若的眼睛,不约而同的都看向了管家手中的双支蓝色妖姬。包装精致,花开正艳。

   昨日的花,杜采若看都没有看一眼就扔了,可是此时,看着高睿琨,杜采若就像是被踩着神经了一样,有点故意。

   她对着高睿琨展现了一个迷人的笑,说道:“我看着花儿挺好看的,刘叔,麻烦你找个花瓶装起来,放到卧室里吧。”

   刘叔想是压根就没想到杜采若会这样,有些为难的看向高睿琨,高睿琨轻轻点了头,笑着说道:“我看昨天的那个伴娘不错,就随意的打听了一下,如今安家这样的规模,闲的没事儿,收了正好!”

   “高睿琨!”杜采若自然知道他话中有话,焦急的喊了他的名字。

   “你不是一向叫我高少吗?”高睿琨看着杜采若,眼中满是不屑的笑意,说道:“怎么想起来叫我的名字了?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叫我高少,至少让你看起来,没那么便宜。”

   他话虽然并未说明,可是明里暗里都在告诉她,杜采若,你掉价了!

   “别动安家!”杜采若干脆明说。

   “你说了不算!”高睿琨说:“这是对你没有自知之明的惩罚,安家我是一定要收的!”

   杜采若一下子懵了,她惹事儿了,她连累了安智瑜。

   可是……

   “你要我怎么做,才能放过安家?”杜采若问,她努力的争取着,这男人真是不好惹,她甚至腹诽,这身患残疾的壮年男人肯定都跟宫里的太监一样,心理变态的!

第四章 不被待见

   “你觉得呢?”高睿琨说,随意的甩了杜采若一句,完全不顾她那复杂的心里变化。

   杜采若觉得自己就是太好欺负了,若不是自己太好捏咕了,也不会因着温子言就让父亲捏着脖子逼嫁,此时,又因着安智瑜被高睿琨掐着脖子一样,真是憋屈的很。

   这感觉简直太糟糕了,可是她又无力改变。

   无奈,杜采若淡淡的说道:“刘叔,那花儿你扔了吧,突然看着就不喜欢了!”

   谁知,高睿琨却悠然的开口说:“摆着吧,你不是说挺喜欢的吗?反正即便是这两只花扔不扔,安家都保不住了。”

   杜采若心下烦躁,可是却没办法,只能先转移话题,看看能不能哄着这位“大爷”改变收购安家的主意。

   “随便!”杜采若说,转身上楼去了。她不敢再说什么,怕越说越错,怕惹更多的麻烦。她说完就像楼上走去。

   “少奶奶……”刘叔唤了一句,这女人,怎么老是惹的少爷不高兴。

   “我去换衣服。不是要回去高家老宅?”杜采若回头说道。

   这下倒是让刘叔彻底无语闭上了嘴。

   半个小时后,杜采若换了衣服下楼。

   “走吗?”杜采若开口问道。

   闻声,高睿琨抬头,却看见杜采若画着一点淡妆,一头黑色的波浪长发,自然的垂下。身上穿着一身淡紫色的套头毛衣,下面一条紧身的白色仔裤,一个简单的白色双肩背……看起来不像是新婚贵妇,倒像是个涉世不深的少女一样。

   当然,除此之外,杜采若还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安静与优雅,淡淡的,如水,却又很有味道的样子。

   “不是要去高家吗?什么时候走?”杜采若看高睿琨没有言语,然后说:“秦源,你先去准备吧,我推着高少就好。”说话间一副当家主母的感觉。

   秦源看了高睿琨一眼,直到看到高睿琨轻微的点了点头,才转身离开。

   就连站在一边的在高家干了一辈子刘叔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这女人也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杜采若推着高睿琨出门,在门口,由秦源帮着坐上了车,她才弯腰坐进车里。

   坐在他的身边,杜采若忍住不住转头看了高睿琨一眼。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这男人如果不是残疾人,怕是应该是挺招女人的那种人吧?俊朗帅气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完美的脸,高挑,睿智……最重要的是多金!

   可是,此时这样的男人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却让她完全提不起爱意,反而是一种如履薄冰的恐惧感。秒秒钟就翻脸的男人谁受得了,更何况他确实有本事改变她的一切,只要他想!

   胡思乱想的功夫,车子就已经开到了高宅的院子里。 推着高睿琨进去,高夫人正坐在客厅喝茶。

   “妈。”高睿琨唤了一声儿。

   高夫人听见转头看见儿子,高兴的很,可是嘴边的笑意在看见站在高睿琨身后的杜采若时候,一下子就敛了去。

   “叫人。”高睿琨的不悦的说道。

   “妈。”杜采若瑟瑟的叫了一声儿,说实话,她已经很多年都没说过这个字了,自从妈妈走了以后……

   “我看杜小姐压根也没把自己当做是高家的媳妇。”高夫人说:“进高家的们到底是你们杜家高攀了,却还敢送你这样的……”

   高夫人的话越说越难听,杜采若看着她,安安静静的听她说着,脸上到是看不出来有什么波澜。

   只是,说着说着,高夫人也觉得没了意思,干脆闭了嘴,从始至终,也不见高睿琨为杜采若辩解一句。

   正尴尬着,管家走了过来:“夫人,家宴准备好了。”

   高夫人点点头,率先站起身来。杜采若没说什么,推着高睿琨跟在她的身后,穿过客厅,长廊,来到了餐厅。

   高睿琨进了餐厅,自然又高家的佣人接手,高睿琨的父母均入座。脸色不是很好看。对于这个儿子,原本他们就是多有愧疚的,如今,新婚妻子在新婚前夜给自己儿子带了好大一顶绿帽子,任谁也难以接受,对于杜采若的态度,自然不好的很。

   正要入座,高夫人淡淡的开口:“不管你是个什么货色,到底是混进了高家,高家的家规还是要遵守的。”高夫人说着,准头看向管家:“带她先去熟悉家法,跪着背,背不完不许站起来,也不许吃喝!”

   “是。”管家应了一声,对着杜采若说道:“少奶奶,请吧。”

   “家规?跪着背?”这是除了刚刚那个“妈”字之外,半天以来,杜采若第一次张口说话:“您觉得高家委屈,高少委屈,大可以退婚。您觉得高家丢不起人,不愿意退婚,我还是你高家的媳妇,我解释过了,那天是一个意外。如果你们不信或者介意,又不肯离婚,我也没有办法,但是,你们所谓的家法,或者想搞私行,玩旧社会虐待儿媳妇的事儿,就恕我不奉陪了。”

   杜采若说,刚刚,高夫人说的那些难听的话她也都咽了下去,现再让她跪着背家规,摆明了欺负人,她没理由接受他们的无理取闹,杜采若知道,反正即便是她温良恭顺,他们还是照死里欺负自己,何必呢。

   “你……”这回到是高父怒气冲冲,拍了桌子说道:“放肆!”

   “我想你们的家宴看见我可能会影响你们的食欲,你们先吃吧,我就不打扰了。”杜采若根本就不接他家的话茬儿,直接转身朝着门口走掉了。

   高睿琨看着这女人的背影,到是觉得事情越发的有趣了,这女人居然豁出去了,可是她真的豁的出去吗?刚刚为了自己的朋友还一副什么都能妥协的样子,这么不大会儿的功夫,就翻车了,还真是阴晴难定啊!

   不过没关系,他们之间有的是时间,慢慢来就好!他高睿琨一定会让她知道自己这高家大少虽然身有残疾,可是到底也不是谁都能开罪的起的。

   尤其是她杜采若。

第五章 生而无望

   杜采若从高家出来才顺顺气,好在并没有人出来阻拦。也许是他们已经气得不想看见自己,恨不能自己有多远就躲多远呢。

   打了个电话给苏樱雪。现在自己这个状况,杜家是回不去了,高家也不是什么好的地方,世界那么大,她忽然觉得,她能去的地方真的是少的可怜。

   “樱雪,我去你打工的地方找你。”杜采若发了微信语音给她。

   “好的,你来吧,店里就我自己,正无聊。”苏樱雪回道。

   “一会儿见。”杜采若说完收了手机。

   高家所住的住宅区很是高档,也因为高档,家家户户都有车,并且不是一辆两辆。所以这边,很少有出租车,更别说是什么公共交通工具了。

   此时,杜采若要想走出这片区域只能靠自己的双脚走出去。想来心下更是哀怨。

   杜采若如同游魂一般的走在路上,自己走到这一步还真是悲哀啊!好像对于她来说,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感受过亲情。

   父亲自从和赵慧兰一起逼死母亲后,就被赵慧兰洗脑了。对于他来说,或许自己这个嫡长女与妹妹杜采馨想比一点都不重要,又好像,自己是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只有在面对杜采馨的时候,父亲才有一点为人父的样子。

   如今,父亲为了杜家,为了杜采馨,竟是把自己随意的豁了出去。

   杜采若甚至一度觉得,若不是为了胁迫自己嫁给高家,他根本就不会主动去了解自己的。于是,温子言,他无耻的用自己的初恋温子言的人生来要挟自己。

   即便是不耻,即便是……可是她到底不能为了自己,害了温子言。于是她咬着牙妥协了。对无耻的父亲,对那个冰冷的杜家妥协了,对于她来说,嫁到高家,不过是从一个地狱跳到另一个地狱里而已。生而无望,反而觉得没什么好怕的。

   然而,嫁入高家,优秀的她,在这花样的年纪,嫁给身有残疾的高家大少,不管对方家事多么的显赫,到底是一件极其委屈的事儿。

   许是杜采若受的委屈太多了,多到即便觉得自己委屈的要死了,可是却哭不出来。此时即便她心中黄莲成灾,却掉不下一滴眼泪。

   沉沉闷闷的向前走着,杜采若压根没注意到路口突然冲过来的车……

   直到那声鸣笛赫然响起,她惊恐的转过头,眼见……车子逆光而来,眼见……

   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杜采若突然闭上了眼睛。

   也许,此生就这样了吧?

   千钧一发!

   没有想象中疼痛与晕眩。杜采若的胳膊被一只温的发烫的手拽住,用力的扯向了一个怀里。她被圈在那个怀里,因着惯性,随着那个怀抱在地上滚了几圈挺了下来,惊恐的睁开眼睛,看到的竟然是江北夕!

   还未等杜采若反应,江北夕就怒声吼道!

   “你他妈的疯了吗?”江北夕的脸色很是不好,青白青白的,额头上是大颗的汗珠。

   “我又没求你救我!”杜采若被他吼的委屈,想着自己如今的局面,始作俑者还不是眼前这个多事的男人,这会儿,他还厉害了,他又不是她的谁?凭什么吼她。

   江北夕太紧张了,仿佛再一次进入了一个甩不掉的梦魇中一样。多年前的事故,反反复复的在自己的眼前轮转。再看看眼前一脸委屈的女人,忽然毫无征兆的一把将她圈进自己的怀里,用力的抱紧。

   “江北夕,你放开我!”杜采若被江北夕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勒的快要窒息了。“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没完没了的占我便宜!”

   杜采若用了力气,试图推开眼前的男人。

   可是谁知道,这男人抱的更紧了,然而,抱她抱的这么紧的男人确是给她一种越发沉重的感觉,这男人似乎快要昏在她的身上了。

   这都是什么情况?

   杜采若也蒙圈了。

   “喂,你怎么了?”杜采若再一次试着用力的推他,谁知道,这一推,竟是把江北夕给推翻在地。

   “……”看着几乎虚脱的江北夕,杜采若原本想要转身离开,可是走了不到三步,她再次转身走回来。“算了,看在你刚才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自然也不能对你见死不救。你好点了吗?”杜采若一边说着,一边推了推他。

   “你怎么样”许是经着杜采若推搡,江北夕有些缓了过来,拉了杜采若一把,抱在了怀里。声音低沉的说道:“答应我,以后都不要走路不认真!”

   江北夕把她抱的紧实,杜采若有点吓着了,可是还是抚着他的背,轻声的说道:“好,我知道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松开了她。

   江北夕感觉好多了,看向杜采若,她刚才,其实可以就这样的走掉,但是她没有。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对眼前的女人心生歉意,可是……

   江北夕扭了一下头,下意识的打断自己的多想,两人起身,江北夕拉着她,说道:“我的车在那边,你去哪我送你。”

   “你这样能开车吗?”杜采若问。心下里总是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实在是不牢靠的很。

   “你说呢?”江北夕看了她一眼,再也不给她说话的余地,拉着她就把她塞在了车上。

   “喂!”杜采若坐上了车,不悦的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会是跟踪我吧?”说着惊恐的看向了江北夕。

   “你想象力还真是丰富。”江北夕笑着说道:“我刚好在这边办点事儿,就好死不死的看见你自杀,怎么你老公虐待你了?”

   “……”一句话竟是堵得杜采若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原本想说,不是,我很好,很幸福!可是她自己都骗不了她自己,她一点也不好,一点也不幸福!

   “你还敢问,还不是因为你!”杜采若说。

   “给我地址!”江北夕突然转移话题。

   “你要地址干嘛?”杜采若一脸警惕的问道。

   “小姐,你去哪我送你,我至少要知道你要去的地方是哪啊?”江北夕无奈,可是看着杜采若这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又觉得很是可爱。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