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医女雪晴不愈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05 11:05

《医女雪晴不愈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医女雪晴不愈心小说情节高潮迭起,值得一看。医女雪晴不愈心小说精选:杨雪晴凭着巧劲儿抓了一只野鸡,正往回走时,前方猛然一声响动让她停住了脚步。

医女雪晴不愈心
推荐指数:★★★★★
>>《医女雪晴不愈心》在线阅读>>

《医女雪晴不愈心》精选章节

杨雪晴凭着巧劲儿抓了一只野鸡,正往回走时,前方猛然一声响动让她停住了脚步。

细细一瞧,不禁一骇,只见前方从灌木丛中闪出一条大蟒来!

蟒蛇呈金色,属黄金蟒,网状花纹,碗口粗,两丈有余长,此刻正不断的扭着身体,看它腹中鼓鼓,想来是正在进食。

众人皆知,蟒蛇生长速度不慢,通常五年时间就能长到四米多长,七八十斤,再往后会越长越慢,而眼前这条估摸着怎么也得几十岁了。

蟒蛇外表虽吓人,其性格是很温和的,只要不把它惹急了,它是不轻易咬人的,蟒蛇大多无毒,即便被咬伤也不会中毒,但它却能用粗壮的身躯将人勒死。

此刻杨雪晴身边没有任何武器,因而并未打算招惹它,她静静的站在那里,想着等黄金蟒进食完离开后再走。

“嘶嘶……嘶嘶……”

蟒蛇时不时的发出嘶嘶声,杨雪晴微微蹙眉,蟒蛇发出这种声音,通常是发脾气的表现,难倒它发现她了?

应该不会,她反应还是很灵敏的,发现异常就连忙停止不前了。

过去看看?

换做旁人可能早吓晕了,毕竟这条蛇这种生物是不好招惹的,它们发现危险通常会一口咬住死活不松口,然后再缠住你,越缠越紧,直到你没了呼吸和心跳。

蛇会感受呼吸和心跳的,这是本性。

杨雪晴想上前去一探究竟,但没十足把握又不敢贸然上前。

倒不是怕了,以前野外求生训练时杨雪晴也抓过蛇,还生吃过蛇肉,但那只是普通的蛇。

蟒蛇是野生动物,我们要爱护野生动物,所以不能伤害它。

蟒蛇还在扭动,嘶嘶声越发频繁,杨雪晴突然一顿,这情况怎么越看越不像是在进食,反倒是像在蜕皮啊?

为了证实,杨雪晴四下环视,寻了一根长度差不多的树枝,注意,这个树枝一定是要分叉的,如果遇到危险,就将树杈快速架在蛇头靠下一点点的位置,防止它转头咬人。

当然,如果是夏天能采到葛藤就更不用害怕了,蟒蛇对一些气味很厌恶,如果将葛藤投给它,它就立即臣服不动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醉倒蛇。

杨雪晴拿着树杈慢慢靠近蟒蛇,蟒蛇还在不断的抽搐,就好像人中毒事蜷缩着身体不断在地上垂死挣扎般,无疑,它很痛苦。

“原来不是进食,是孕蟒!”

没错,这条黄金蟒怀了小蛇,它腹中那个鼓鼓的不是刚吞了什么,而是蛇卵。

蟒蛇感应到了杨雪晴,抽搐的身体顿了顿,似乎是想转头攻击她。

杨雪晴之前是有准备的,她站的位置属于安全,蛇转头攻击之前她绝对可以将其制服。

“别怕,我只是想帮你。”

“嘶嘶!”蟒蛇发出了嘶嘶声, 转过了头,却未攻击杨雪晴。

蟒蛇下颚已经磨开了一处,可上颚怎么也磨不开。

通常蛇蜕皮时都会自己先寻好一处拐角处,借助粗糙的地面,树干,或是山石,摩擦而进行蜕皮。

杨雪晴继续说道:“你知道自己要蜕皮了,怎么不先找好地方呢?这灌木丛显然不能让你磨开上颚。”

轻轻用树杈伸到了蟒蛇头部,然后在上颚处磨了起来。

这会儿蟒蛇倒是很乖,一动不动的让杨雪晴磨着,杨雪晴也算是大了胆子,一边磨着一边摸它脑袋,口中喋喋不休。

“我呢,也算是和你有缘,以前也听人家讲过穿越的故事,我自然不信,认为那都是出现在小说或者电视剧里,哄人的,可是没想到我竟然赶上了一次穿越。”

“穿越就穿越吧,不是王孙贵胄,不是商贾富豪,巨坑的竟然是穿越成了村野可怜虫!”

“可怜虫也没什么,以前是可怜虫,这换做了我,以后自然会发达的。”

“你知道不,我刚来的时候,是从乱葬岗爬出来的,而且是冥婚,可怕不?”

“与我冥婚的那个男的还是个病秧子,这不,只能是我出来打点猎物裹腹了。”

“不过也亏是我来打猎,否则也遇不到你啊。”

杨雪晴忘乎所以,似乎心事也无人可说,对着一条蟒蛇倒是不停述说起来了。

蟒蛇蜕皮的过程其实是很快的,如果没有障碍,通常几分钟内就能蜕成功,当然也不排除不健康的蛇或者孕蛇,它们可能需要好几个小时。

眼前这条是后者,一来地方没选好,二来是孕蛇,用了那么久都没蜕成功。

之前一直磨不开上颚,蟒蛇也费了不少力气,在杨雪晴帮它磨上颚时,它也算得到了片刻缓解,待上颚磨开,在杨雪晴的帮助下,他毫不费力的就将皮蜕了下来。

刚蜕完皮的蟒蛇色泽更加鲜亮有光泽,不得不说,这条蟒品相不错。

“好了,下次蜕皮你可一定要注意了啊,孕期的蛇后部会长胖,蜕皮时会严重受阻,那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也不知蟒蛇是否懂了杨雪晴的话,留下一坨皮哧溜哧溜的游走了。

杨雪晴看着蛇游走,也看着它中途转头看她,见她摆手,它就又转头游走了。

“呼!”杨雪晴终于放松下来,将地上那一坨蛇皮捡起,会心一笑。

蛇皮可是好东西,纯天然的中药材!

这一条又长又完整,改明儿把这个拿到镇上药铺,应该能卖几十两银子换米面。

收拾好蛇皮,拎起之前她猎的野鸡,欢天喜地的往茅草屋走去。

“怎么去那么久?”沈蓦然担忧的问道。

外面天都要黑了,沈蓦然等了一刻又一刻,等的心焦,却无奈自己哪也去不了。

杨雪晴扬了扬手中的野鸡,笑道:“饿坏了吧?喏,今晚我们有肉吃了。”

这只野鸡个头不小,沈蓦然挺好奇她是怎么抓到的,但此刻也真是饿的不得了,能有吃的就是好的。

杨雪晴来时路上已在小河边将野鸡清理干净,没有刀子剁不成鸡块,干脆就整只炖好了。

在石锅里盛了水,野鸡放进去,这才想起她没打火机!

尴尬的抬头望了一眼沈蓦然,“怎么生火?”

要是白天里,她可以在晌午阳光强烈时用放大镜生火,不过现在是晚上,而且她也没放大镜。

“用石头。”

杨雪晴一脸便秘表情 ,用石头……好吧,用石头。

费了好大的力气,那火也没点着。

“等着,我偷偷回去一趟借个火折子,顺便拿点调料来。”炖肉怎么能少了茴香和葱姜?

此时天已擦黑,农家人向来是天亮而起天黑而息,这个时候大多都在饭桌上,吃了收拾了正好天黑休息。

一路小跑回杨家,杨家烟囱正冒着烟。

杨家老三这一门命苦呢,杨家二老屋里歇着,杨家老二站在院子嗑瓜子,老四屋里温书,老三却在劈材,而老三媳妇秦玉芝,这会儿正厨房忙碌着,在杨家,这一天三顿饭都是她做,伺候公婆伺候叔伯都是她的事。

“老三,你得管管弟妹了啊,今儿咱娘见米缸里的米少了,指不定就是弟妹偷偷送给雪晴了。”杨二山说道。

杨二山是杨家老二的名字。

正劈材的杨静远不忿儿的看了一眼杨二山,“二哥没看见的事休要胡说,这要是让娘听到了,玉芝定要挨骂的。”

“不是弟妹?那你说米缸怎么会少米了?你偷吃了不成?”

“二哥!”杨静远低声怒喝,“我没有!”

杨二山嗤笑一声,还正要说什么,却见门口多出一个人来。

“呦,这不是雪晴侄女吗?米吃完了?又来拿了?”杨二山取笑道。

吃你的了?什么叫又?杨雪晴瞥了一眼,懒得理他。径直走到杨静远跟前:“爹。”

“哎,雪晴,别听你二伯乱说,还没吃饭吧?你娘在厨房正忙着呢,你去看看有什么吃的先垫垫。”

“恩。”杨雪晴应了一声就进了厨房。

杨二山一看,连忙跟了过去,“雪晴,咱家情况你也知道,这一家老小的口粮本就少,再说你都离开杨家了,还回来要吃要喝的不合适吧?”

这该死的!

杨雪晴将眼珠子一瞪,说道:“二伯哪只眼睛看到我是来拿吃的了?”

“我在你当然不好拿,我要是不在,你能少拿?哼,别装了,你来不就是为了这个?”杨二山拍着米缸的盖子说道。

不讲理!杨雪晴干脆不再理他,转头对秦玉芝说道:“娘,我来是想用一下火折子,今儿在山里猎了一只野鸡,想炖点汤给蓦然补补。”

秦玉芝是见了女儿就心疼,鼻子也酸了,眼眶也红了,碍于杨二山在她又不好给杨雪晴那吃的。

“你猎的?”秦玉芝显然不信,野鸡飞的快,一个大男人进山都未必能猎到,她一个女娃娃怎么可能呢?

秦玉芝不信,杨二山也不信,哈哈一笑,只当是杨雪晴故意那么说给他听的。

这年头吃点肉不容易,特别像杨家这样贫苦的人家,一年到头也就过年时才能尝到肉腥味,所以杨二山就觉得杨雪晴是故意这么说来馋他的。

“撑不住就别撑了,面子不是靠撑的。”杨二山语气轻蔑,看着两手空空的杨雪晴又说道,“你要真是猎了一只野鸡,还能不给你娘拿来点儿?”

这个,只想着火折子的事了,倒真是忘了分点野鸡给爹娘,但又一想,即便整只拿来,恐怕也进不了爹娘的口吧?

“不用惦记着娘这边儿,只要你好就行。”秦玉芝也觉得杨雪晴是在宽慰她,但她不忍戳穿。

别人的态度如何,杨雪晴都不以为然,她拿了火折子就离开了,至于其他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

肉炖上了锅,杨雪晴也折腾的累了,坐在火边儿时不时的添把材,跟沈蓦然闲聊着等肉熟。

火烧的很旺,没过多久石锅中就咕嘟咕嘟的冒起了香气,杨雪晴吸了吸鼻子,“好香!”

肉里没放任何的作料,连盐巴都没有,回了一趟杨家,就只拿回了一个火折子。

但杨雪晴依旧觉得很香,大概是饿的紧了,什么都会觉得很香吧。

又炖了些时候,野鸡骨头都炖酥了,杨雪晴灭了火,兴冲冲的将石锅放在地上,“好了,蓦然可以吃了。”

沈蓦然也饿坏了,老早就闻着那香气咽口水了,“恩,好。”

拿着树枝做的筷子,杨雪晴迫不及待的夹了一点肉放入口中,烫的连连呵气,口齿不清的说着:“真好吃,真好吃!”

“慢点吃。”沈蓦然轻笑,杨雪晴虽然没有一般女子的矜持,但这样的她反而显得更加真实。

两人正吃着,一道人影猛然穿了进来。

杨雪晴迅速站起进入备战状态,吓的一旁沈蓦然一愣一愣的。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沈蓦然的娘,王秋花。

这王秋花也是下了一跳,“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

“呵呵,条件反射,条件反射。”杨雪晴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

不明白她说的条件反射是什么,但王秋花也懒得理她,她的心可全都在那锅鸡肉上了。

沈蓦然艰难的站起身,“娘,你怎么来了?”

王秋花冷哼一声,看着石锅里的肉,在外面就闻到香味了,“我还担心你没吃没喝的,特意赶来看看你,你可倒好,两口子围着石锅吃肉竟也想不起自己的娘了?”

“娘……”沈蓦然被说的理亏,“这是今儿雪晴猎到的,娘也吃点吧。”

王秋花冷哼一声,她来可不是为了吃点!

“我说儿啊,你爹也很久没吃肉了,家里还有你侄儿侄女,都是正长身体的时候,这肉,我就拿回去给他们补补啊,你放心,他们会知道你的好的。”

王秋花说着就端起了石锅要走,杨雪晴气坏了,她费了老鼻子劲儿才炖熟的肉,敢情儿是给人家准备的?

“不能拿!我们也还没吃呢!不是心疼你儿子怕你儿子挨饿吗?怎不见你带些吃喝来看他?什么都没有也就罢了,还要来抢你儿子的吃食?”杨雪晴护着石锅不肯放手。

说的好听是来看你儿子的,其实就是来抢肉的!

只是,这王秋花是怎么知道她今儿炖肉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