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遇见爱情最新章节哪里可以看?叶北辰林雪结局是什么?该小说是由网络作家柠檬茶

发布时间:2019-02-05 03:51

再一次遇见爱情林雪

再一次遇见爱情全文阅读

  再一次遇见爱情最新章节哪里可以看?叶北辰林雪结局是什么?该小说是由网络作家柠檬茶倾情创作,又名《长官老公宠上瘾》、《变成雪也留恋你》。林雪叶北辰小说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林家大小姐林雪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夫和妹妹竟然有奸情,而且他们为了得到林家财产,把她害死了。重生之后,她成为霸道总裁叶北辰的妻子,开始了她的复仇计划。
  黑夜之中,星辰之下,冷峻的男人周身仿佛披上了一层月华。
  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衬托得他高大威武,完美的倒三角身材,像是从海报上走出来的平面模特。
  五官凌冽犹如雕琢而成,眉宇之中透着一股让人心生畏惧的霸气,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
  深邃的眼眸,像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怕是多看一眼就容易深陷其中,万劫不复。

第1章 像狗一样求我啊

  一桶冷水,把林雪从头到脚浇了个通透。

  她迷迷糊糊的坐起,从头顶上照射下来的强光让她有些睁不开眼。

  这是哪里,周围为什么那么吵……

  空气中充斥着烟酒混杂着汗水的臭味,她努力适应着这里的光线,却慌乱的发现自己的四周竟然围了无数张陌生的异国男子的面孔,那些人的表情里尽是贪婪猥琐,甚至还有人朝着她吹口哨。

  林雪顺着他们的视线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竟被绑在了一条铁柱上,脚下是一个圆形凸起的柱子,双手双脚都被铁链牢牢的捆住,手腕处细嫩的肌肤,已经被粗糙的铁链磨破,泛着生生的疼。

  “云南,陆云南!”林雪四处寻找自己的未婚夫,恐惧让她如同沉溺水中的人,孤立无援,无可攀依。

  “我在这里。”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在这混杂的异国语言里,极为清晰。

  林雪寻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就看见自己的未婚夫陆云南正一脸冷漠的站在不远处,他身边还依偎着一个身材火辣,烫着棕色波浪卷发的美女,那人正是林雪同父异母的妹妹,林雨萌,此刻正满脸笑意的看向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兴许是因为陷入在极度的恐惧和绝望里,林雪的头脑此刻异常的清晰。

  为什么陆云南执意要婚前先度蜜月,还非选择了这个遥远的异国城市。

  本来她还有些迟疑,奶奶也一直反对这件事情,倒是林雨萌一直怂恿,说这样能促进自己和陆云南的感情。

  林雪的心头咯噔一下,看着眼前的两张熟悉的面孔,一个让她心寒的答案已然清晰可见。

  “你们是故意的!”林雪满脸惨白,她拼命的挣扎,然而却只是徒劳,反倒是手腕上被铁链勒出一道道血痕。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体格健硕,满脸络腮胡须的外国男人,带着猥琐的狞笑,突然一个跨步迈上太子,来到了林雪面前。

  “你要干什么,滚开!”林雪连忙伸腿去踹他,但是那个男人的手臂比林雪的大腿还要粗,直接拽住了林雪的脚踝,满是茧子的手,毫不客气的攀上林雪的小腿。

  “林雪,你就别挣扎了,现在你是他们的玩物,可以任他们尽情的蹂躏玩弄。”林雨萌冷冷的说道,眼底涌动着近乎疯狂的恶毒。

  “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愚蠢,我和陆云南早都已经在一起了,这一切都是我们策划好的。你会在这蜜月里意外丧生,而你名下的全部财产都会到陆云南的头上,然后我们两个再结婚。那个死老太太千算万算,也想不到林家的钱最后还是我的。”

  原来一直以来,林雨萌那乖巧可爱的样子,全都是装出来的。

  “陆云南,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林雪把目光投向陆云南,就像是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希望着陆云南能够良心发现,毕竟他曾经是那么深爱自己的未婚夫啊。

  “林雪,我和陆云南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他接近你,追求你,都是我们计划好的。他,从来没有爱过你。”林雨萌一字一句的说道,看着林雪脸上越来越浓的绝望,她心底就愈加的痛快。

  林雨萌的话音刚落,那个强壮的男人一把狠狠的撕开了林雪胸前的蕾丝内衣,将她狠狠按倒在了地上。

  屈辱,愤怒,悲伤,所有的感情一起涌上了心头,她嘶声竭力的呼喊着,喊着陆云南和林雨萌的名字,却并不是求救,而是满心的仇恨。

  林雨萌的脸上因为兴奋而变得有些扭曲,她还觉得不够痛快,便开口说道:“林雪,不然这样,你学狗叫吧,兴许你学的像了,我大发慈悲,让你少受点苦。”

  异国男子粗糙滚烫的大掌已经磨蹭上她细嫩的肌肤,嘴里还发出了下流的声音,所有人朝她看过来的眼神,都是那么的赤裸,饱含了人性里最丑陋最凶恶的情欲,他们的嘴角上弧着,表情看上去极其猥琐。

  林雪的眼中是破碎的悲凉,她死死的盯着林雨萌和陆云南,双目充血变得鲜红,让陆云南没来由的一哆嗦。

  “我死也不会……向你屈服。”林雪的嗓子已经喊得沙哑,嘴唇也被咬破,满口的鲜血淋漓,她斩钉截铁的说道。

  林雨萌双手环肩,面孔上是宛如小天使一般笑眯眯的模样,但是眼中却写满了歹毒与疯狂:“可惜你马上就要变成一个没有贞洁的性奴了。”

  林雪始终没有停止过挣扎,但是在这个健硕的异国男子面前,就如同孱弱的小鸡崽一样。

  “你就放心的留在这里玩乐吧,奶奶住的医院我也已经关照过了,她的病症会在半年内逐步恶化,最终死在医院里,我都已经给她挑好了墓地,看我是不是比你孝顺多了。”林雨萌已经丧心病狂到了极致,反正奶奶一直都不喜欢自己,只要把那个死老太太铲除了,林家的一切就都是她和陆云南的了。

  林雪听了一惊,刚想说话,一个臭烘烘的嘴巴堵住了她的唇,那个异国男人竟然亲了自己,一股恶心的感觉顺着胃直接涌了上来,林雪恶狠狠的咬了那个异国男人一口。

  或许是因为濒临崩溃的边缘,林雪的力气出奇的大,那个男人的嘴唇都被林雪咬豁了一块肉。

  “SHIT!”那男人咒骂着,狠狠一巴掌甩在了林雪的脸上,力气之大,让林雪脑袋“嗡”的一声炸开。

  林雪宛若一头在垂死挣扎的小兽。

  那个男人被惹恼了,伸出手狠狠的掐着林雪的脖子,让她喘不上来气。她拼命的挣扎,指甲划过那男人的手背,留下一道道鲜红的血痕,男人眼底充满了嗜血,却并不打算松手。

  在这个地方,每天都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林雨萌在旁边冷笑,陆云南忍不住问:“那个人会不会掐死林雪?”

  “怎么,心疼了?”林雨萌一听,语气立刻不对。

  “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就死了,不是太便宜她了吗。”陆云南连忙哄着林雨萌,边说着,手还不安分的捏了捏林雨萌那圆润的翘臀。

  林雨萌嗔怪的嘤咛了一声。

  林雪的神智已经有些模糊,窒息的感觉让她的脑海一片空白,灵魂仿佛正逐渐离开身体,她挣扎的动作渐渐无力。

  血红色的双眸,已经无法在看清这个令人作呕的世界。

  她要死了吧,死了也好过活着受辱强,只是奶奶……

  异国男子也察觉到自己似乎用力过猛,纤细的脖子已经没有了脉搏跳动,女人闭着眼已经躺在那里,身体一动不动,胸口也没了起伏。

  “真的死了,这个外国佬下手也太狠了。”林雨萌看见那个掐着林雪脖子的异国男子松开了手,朝她的身上啐了口唾沫,便走开了。

  “死就死吧,免得夜长梦多。”陆云南看了一眼几乎是全裸着的林雪,恍惚间想起她岁月静好的单纯温柔,不过这些和林家的财产相比,却也变得微不足道了。

  “好吧。”林雨萌似乎还有些不甘愿,她还没看够热闹呢。

  林雪的尸体被两个人直接抬走,他们处理这种尸体的方式,无非就是丢进大海里。

  总之,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林雪这个人了。

第2章 重活一次的机会

  “太太,先把药喝了吧。”女佣端着一碗汤药,站在床边说道,床上的女子面色苍白,一双漂亮的眸子却毫无神采。

  “哦。”病态的女子接过药碗,木然的喝掉了碗里苦涩的中药,眉头都不皱一下。

  女佣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精致美丽如同木偶一般的女子,她这场大病过后,怎么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女佣清楚的记得,少奶奶刚嫁来的时候,可是把叶家闹得鸡飞狗跳,少爷又对她不闻不问,完全将她当做是空气,可苦了她们这些佣人跟着受罪。

  这位太太真不是个好伺候的主,那天晚上下了那么大的雨,她还发着高烧,竟然就那么冲出去淋雨,任谁也拦不住,把自己闹得差点没了性命,一周之后好不容易醒了过来,没想到整个人就性情大变,少言寡语不说,还常常一个人发呆,眼中满是悲戚。

  “对了太太,先生打了电话来,说明晚有一个宴会需要您出席,您如果不想去……也可以拒绝。”佣人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位太太。

  “什么宴会?”

  “林家的二千金林雨萌和陆家公子陆芸南的订婚宴。”

  “啪!”女子手中的药碗摔落在地上,她的眼中仿佛有暗潮涌动,脸上本空洞的表情突然起了巨大的波澜。

  林雨萌……陆芸南……

  这两个名字,可是深深的烙印在她的灵魂上了。

  她现在的身份,是在A国立下赫赫战功,被总统特许封为A国唯一王爵的叶北辰的妻子杜雪柔。

  可是她的灵魂,却是一周前死于异国的林雪。

  她重生了。

  真正的杜雪柔,已经活生生的把自己给作死了。

  重生的这七天,她日日消沉,甚至想过要再去死一次,然而在听了那两个人的婚讯时,她却觉得,这是上天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她绝对不要像曾经那么窝囊,她要用杜雪柔的身份,好好活下去,她也要报仇,要让曾经欺负过她的人,都付出代价!

  ……

  第二日,林雪打开了衣柜,从中挑选了一件月白色的晚礼服穿上,并给自己画了一个淡淡的妆容。

  “太太,你这是……”小桃来送药,看见屋内的杜雪柔,竟觉得很是惊艳。

  太太的确是个美人,只不过她曾经的性子嚣张跋扈,就如同一个泼妇。但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面容恬静,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散发着一股令人着迷的忧郁,淡淡的妆容让病中的她看起来那么让人心疼,月白色的礼服衬托着她整个人娇小可爱,就如同月光仙子一般。

  “赴宴。”林雪淡淡的开口道。

  “可是……先生并不知道您要去,所以没来接您……”

  林雪可没指望她的那个丈夫叶北辰会来接自己,记忆之中,他结婚的第二天就搬出了这宅子,结婚已有大半个月,他从来未踏足这里半步,不论曾经的杜雪柔怎么闹怎么折腾。

  之所以他会打电话来询问,估计也是以为自己大病未愈,没法赴宴,所以才礼节性的一问。

  “让司机送我去吧。”林雪吩咐道,抬起眸子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

  ……

  郊外的一幢奢华的英伦别墅,此刻正传来悠扬的古典音乐。

  别墅门口一座巨大的水晶喷泉,通向大门的由黄金铺成的主路,门口停着一排排豪华轿车,无不彰显着别墅主人身份的尊贵。

  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停在了别墅前,司机打开车门,杜雪柔倾身从车内走了出来。

  这幢别墅,本来是父亲留给自己的,现在已经被林雨萌据为己有了。

  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杜雪柔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凉。

  因是郊外,夜风习习有了些寒意,她的病还没好,冷风一吹,整个人仿佛被丢进了冰窖里。

  “天哪,雪柔你怎么来了!”就在林雪正准备迈开步子时,耳边是一个夸张的女音传来,接着一个金色头发妖娆妩媚的女人走了过来。

  这个人,她前生也是认识的,正是林雨萌的表妹,唐晚晚。

  而在属于杜雪柔的记忆里,她和这个唐晚晚是“闺蜜”,只不过头脑简单的杜雪柔无数次被唐晚晚算计,还浑然不自知。这一点,曾经的杜雪柔和自己倒是很像。

  “是啊,我来了。”林雪开口,语气里带了几分的疏离,听得唐晚晚很是不爽。

  这个杜雪柔装什么装,谁不知道她闹了个不作不死的大笑话,看来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么急着跑出来丢人现眼了。

  “雪柔,听说你生病了,怎么样,好些没?”唐晚晚假装热络的挽着杜雪柔,看似是嘘寒问暖,但是说话的音调很高,已经引起了周围人的注目。

  一时间,大家看过来的眼神就很微妙了。

  杜雪柔啊,不就是A国上流圈子里的笑柄吗。她就是个草包,只不过命好,嫁给了A国唯一的王爵叶北辰。

  可是叶北辰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这种女人,闹了这么多笑话出来,也不知道她怎么还有脸在公共场合路面。

  “好些了。”林雪感受到了唐晚晚的虚伪,但是现在的她可不会被这种虚假的友谊蒙蔽了。

  “叶北辰呢,他可是你老公,怎么没跟你来。难道……传闻他结婚第二天就搬出去住的事情,是真的?”唐晚晚一副关切的口吻,脱口而出的却是令杜雪柔难堪的话。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唐晚晚分明就是想让杜雪柔出丑。凭什么她这个草包可以嫁给叶北辰,那可是A国多少名媛挤破脑袋也想拥有的身份啊!

  林雪几乎瞬间就明白了唐晚晚的用意,然而现在的她早已今非昔比,更何况唐晚晚是林雨萌的表妹,和林雨萌有关系的人,都别想在自己身上讨到一丝一毫的便宜。

  “晚晚,我知道叶北辰拒绝了你主动送上门的求交往,心里很不痛快。但是毕竟他现在是我的老公,你就不要对他怀恨在心,随便造谣了好不好?”杜雪柔的声音,不像唐晚晚那样刻意的抬高音量,但是她吐字清晰,语气之中仿佛真的是对唐晚晚很无奈。

  唐晚晚脸一红,这件事情她怎么会知道!

  看着唐晚晚的样子,林雪的心中不禁想着,还不是她的表姐林雨萌告诉自己的,这件事情没几个人知道,却是唐晚晚的一个污点!

  “北……叶北辰……”唐晚晚刚想反驳,忽地,她的视线落在了林雪的身后,有些结巴的念出了那个面容冷峻的男子的名字。

第3章 修罗一般的男人

  黑夜之中,星辰之下,冷峻的男人周身仿佛披上了一层月华。

  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衬托得他高大威武,完美的倒三角身材,像是从海报上走出来的平面模特。

  五官凌冽犹如雕琢而成,眉宇之中透着一股让人心生畏惧的霸气,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

  深邃的眼眸,像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怕是多看一眼就容易深陷其中,万劫不复。

  记忆之中虽然有他的模样,但是林雪却并未好奇的去探究过,而今只是回眸一瞥,便有些移不开目光。

  这就是叶北辰,令无数名媛千金为之疯狂的男人,他不是神祗,他像是从地狱走出的修罗。

  林雪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的这个名义上的丈夫打招呼,笑容僵硬在脸上。

  叶北辰的目光如同冰窖般寒冷,扫了一眼林雪,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看自己的模样就如同看陌生人一般。

  不过陌生人也好,总比自己曾经的未婚夫陆芸南,想要置她于死地强得多。眼中不由自主闪过一抹恨意与悲戚,随即她唇边扬起一弯浅浅的弧度,方才的尴尬惊慌仿佛并没有存在过似的。

  心寒如她,对任何男人都提不起任何兴趣,更何况是眼前这个脸上写满了对自己不喜的男子。

  这样想着,林雪竟十分淡定的挪开了视线,仿若没看到叶北辰一般,她扬起下巴,甚至不搭理身边的唐晚晚,旁若无人的迈着优雅的步子,顺着门前的红毯,走进了别墅内。

  就在林雪与叶北辰擦肩而过之时,叶北辰那如刀锋般的剑眉微微一皱,这个女人是病傻了吗,竟然对自己无动于衷,她曾经每每见到自己,不都像是牛皮糖似的,恨不得紧紧黏在自己身上吗?

  叶北辰的目光竟不由自主的跟随着这个女人,她瘦削的背影在冷风之中却透露出一股坚毅和……悲凉?

  叶北辰抿着薄唇,眸光微沉,也走进了别墅。

  唐晚晚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杜雪柔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高冷,旁边的路人都开始窃窃私语,甚至有人开始怀疑,传说杜雪柔疯狂迷恋叶北辰的传闻,是不是假的,她刚才对叶北辰表现出的,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样子啊。

  “雪柔,你等等我呀,雪柔!”唐晚晚小跑着跟上了杜雪柔,全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现在紧跟在她的身后,就像是个跟屁虫一样。

  林雪听见了唐晚晚的声音,却压根不搭理她,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林雨萌,陆芸南,我们很快又要见面了。

  “晚晚,雪柔,你们来啦?”正想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杜雪柔觉得自己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住,眼前一个身穿白色晚礼服的女子,棕色的头发盘成好看的发髻,脸上挂着温柔无害的笑容,不正是林雨萌吗。

  “表姐,恭喜你订婚啦。”唐晚晚笑眯眯的走上前,挎住林雨萌的胳膊说道,“而且你现在还是林家的继承人了。”

  听了这话,林雪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寒意。

  林雨萌听了唐晚晚的话,脸色微变:“晚晚,你在瞎说什么。”

  唐晚晚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撒娇的说道:“我错了,不该乱说的。好在杜雪柔也不是外人,是我的好闺蜜。”

  林雨萌心中很是讨厌自己这个少根筋的表妹,若不是舅舅的家境殷实,对她有些帮助,她压根不愿意搭理唐晚晚的。

  林雪一直冷眼旁观着眼前的这姐妹二人,若是她现在站出来说是林雨萌害死自己,而自己是借尸还魂的林雪,估计会被直接送去精神病院。

  “你姐姐尸骨未寒,你就勾引了自己的姐夫,现在人财两得,我也要好好恭喜你呢。”林雪毫不留情的讽刺说道,她的话惹得林雨萌和唐晚晚两人都一阵错愕。

  林雨萌和杜雪柔并不算熟,她邀请的是叶北辰,没想到这个叶北辰的老婆——传闻中的草包女人竟然如此咄咄逼人,她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扭曲,但是顾忌到对方的身份,她还是不得不好脾气的装出一副笑脸来:“雨柔,你真是冤枉我了。”

  “那你是需要我向你道歉了?”林雪抱着肩膀,她一米七的身高,又踩了一双高跟鞋,足足高出林雨萌半头,此刻更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底一览无余的轻蔑鄙夷。

  似乎是察觉到了这边的气氛有些不对,陆芸南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来到林雨萌的身边,揽住她柔软的腰肢,低声问道:“怎么了?”

  看着陆芸南和林雨萌亲昵的模样,林雪觉得仿若是有一把刀子狠狠的插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这个男人,追求了自己足足两年,她是完全被他的诚意所打动的,两个人交往了半年便订婚了。她以为自己寻找到了幸福,然而这一场美丽的梦却变成了一个巴掌狠狠抽打在她的脸上,也变成了致命的毒药,令她香消玉殒。

  “没什么,芸南。就是雪柔好像对我有什么误会。”在外人面前,林雨萌总是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来,陆芸南听了她的话,目光也落在了杜雪柔的身上。

  这个女人,和林雪的名字有点像,但是看着对方那冷漠如冰的目光,倒是和那个从内而外散发着温暖善良的林雪不同。

  “杜小姐,虽然你是今天宴会上的客人,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故意找麻烦,欺负我的妻子。”陆芸南看着杜雪柔,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前几天死在异国的那个女人。虽然两个人看起来截然不同,可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他心中油然而生。

  “如果我非要找麻烦,你要拿我怎么样?”林雪冷冷一笑,看着陆芸南那一脸维护自己妻子的模样,这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甚至连感情都可以利用的男人,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恶心。

  “如果你非要找麻烦,别怪我不客气了。”杜雪柔越是对自己冷漠,陆芸南越是觉得那奇怪的感觉浓烈,竟然让他有些慌张,所以说话的口吻也严厉了一些。

  “谁敢对我的女人不客气?”一个低沉的男音传来,如同低音炮般,磁性的嗓音好听得令人心头有些酥麻。

第4章 多么深沉的心机

  几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竟是叶北辰!

  他不知何时站在一旁,看似目光平静无波,然而被他盯着的陆芸南竟然觉得从后背冒出凉意来,心底也产生了恐慌畏惧的感觉。

  林雪怔怔的看着身旁的男人,这个和自己现在的身份有那么一些瓜葛的男人,不应该对自己避之不及,亦或是完全将她当做空气吗?

  叶北辰丝毫没有在意林雪那困惑的目光,身上散发而出的强大气场,压得陆芸南竟有些喘不过气来。

  陆芸南知道自己今天得罪谁都可以,但就是不能得罪叶北辰。

  这可是A国唯一的王爵啊,权势紧紧次于总统,他手段狠厉,对于得罪自己的人,丝毫不留情面,曾经有一个颇有权势的人在酒会上喝多了耍酒疯,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他就生生的让那个人,闹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听说后来有人看到那人流落在异国乞讨为生,丝毫尊严也没有。

  “杜小姐方才和我老婆似乎有些误会……”陆芸南有些结结巴巴的解释,他心中也觉得自己很窝囊,可又无奈至极,谁让林雨萌惹谁不好,非要惹叶北辰的妻子。

  见陆芸南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林雪不禁勾唇,露出嘲弄的表情。现在再看这个男人,就是个怂包,一丁点担当与魄力都没有。

  这模样,被叶北辰看在眼底,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林雨萌的身上:“误会?”

  林雨萌可比陆芸南要八面玲珑的多,叶北辰都亲自出马了,陆芸南那个蠢男人怎么还敢和他争论,林雨萌陪着笑脸说道:“都是我不好,招待不周让杜小姐受了委屈,我向她道歉。”

  林雨萌一脸认真诚恳的对林雪说道:“杜小姐,刚才是我失礼了,希望你看在我今天订婚宴的份上,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望着林雨萌那假惺惺的模样,林雪竟是第一次发自内心的佩服她。

  这该是有多么深沉的心机,明明是自己挑衅在先,林雨萌却能如此面不改色的阿谀奉承,又向自己低头认错。

  林雪刚想说什么,忽地察觉到叶北辰望着自己的那有些狐疑的目光,她神色一凛,淡淡开口道:“既然你都认错了,那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一旁充当看客的唐晚晚,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今天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杜雪柔性格大变不说,对杜雪柔正眼都瞧不上一眼的叶北辰,竟然站出来维护她!

  而在她亲眼看着叶北辰竟然搂着杜雪柔的纤腰,在众多女宾客们倾慕的目光之中离去,她朝自己的胳膊狠狠一捏,痛!不是做梦!

  而此刻的林雪,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正笼罩着自己。

  叶北辰这个男人,就像是暗夜之中的恶魔,仿佛随时都能张开血盆大口将她一口吞下,嚼的骨头都不剩似的。

  叶北辰看起来和自己很是恩爱的搂抱着,但此刻的林雪却能感觉到他的大掌落在自己的腰上却是一点温柔都没有,反倒是像在扣押着犯人似的。

  二人来到酒会的一处偏僻角落,叶北辰这才松开了手,他侧身站着,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捏起杜雪柔的下巴,外人看去,两人似在角落调情,可是林雪却清晰的感觉到,此刻叶北辰眼眸之中的危险!

  “说吧,你什么时候和那两个人扯上关系的?”

  这个男人像是一只老狐狸,似乎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那一双深黑色的眸子,杜雪柔心中一激灵,千万不能露馅被他发现。

  在杜雪柔过去的记忆里,叶北辰从来没有掩饰过对自己这个妻子的厌恶,若是告诉他真相,他必定不会相信,而且一定会以此为由和她离婚,打发她回娘家,甚至让她身败名裂。

  重活一遭,她林雪再也不是那个心思单纯简单,不顾后果的傻女人了。

  “我就是看那个林雨萌不顺眼,想教训一下她。”林雪一副骄纵霸道的模样,抱着肩膀说道。那样子,分明就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大小姐。

  叶北辰眼睛微微眯起,虽然现在的杜雪柔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模样,可是从今天第一眼看她,直到刚才她面对林雨萌夫妻俩时,都完完全全像是一个陌生人似的。

  那时的她,像是一头受了伤的野兽,满身的防备与攻击性。

  “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叶北辰顿了顿又说“我不喜欢被欺骗”。

  他的语气并不是关心,而是带着命令的口吻,强势又霸道。

  但只有叶北辰自己心里清楚,他向来都是对别人的事情漠不关心,可是刚才在别墅外和杜雪柔相遇时,冷风之中她望着自己,眼中带着令他看不透的怨恨与悲凉。曾经那个总是黏在自己身边,令人厌烦透顶的杜雪柔,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莫名的觉得困惑,像是一道谜题,他想要知道答案是什么。

  林雪的唇角微微一扬,明明是挂着讨好的笑容看着自己,然而眼睛里却丁点感情都没有,她说:“你知道的啊,我之前淋雨生了场大病,高烧不退脑子差点烧坏了,幸好我大难不死,现在觉得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她之前就是个脑子里只有情与爱的蠢蛋,现在她终于看清了那些恶人的嘴脸,不再会被蒙骗欺辱了。

  叶北辰刚想说什么,宴会所有的灯瞬间暗了下来,只留下一束聚光灯照射在了大厅正中的一对新人身上。

  主持人举着话筒,感谢着到场的宾客,身穿燕尾服的陆芸南挽着娇小美丽的林雨萌,两个人看上去那么的般配。

  订婚典礼顺利的进行着,那两个虚伪的人很善于应付这样的场合。

  林雪从始至终都怔怔的看着那一对新人,垂下的手臂,拳头攥得紧紧。叶北辰看了一眼身边的妻子,眼中忽地闪过一丝玩味,这道谜题似乎越来越复杂,却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兴趣。

  就在灯光重新亮起,众人准备开始宴会时,唐晚晚忽然拿过主持的话筒,开口说道:“诸位请稍等一下。”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到了唐晚晚的身上。

  “今天是我表姐的订婚宴,所以我特地准备了一个表演,祝她订婚愉快。”听唐晚晚这么说,大家都鼓掌致意,表示欢迎。

  “不过我需要我的好闺蜜,杜雪柔的配合。”

第5章 梦中的婚礼

  听了唐晚晚的话,一旁的林雨萌露出困惑的表情来,但是她的内心却是暗喜。

  刚才那个杜雪柔让自己不痛快,林雨萌就利用了唐晚晚对于杜雪柔的嫉妒心,任由她“搅乱”自己的订婚宴。

  虽然杜雪柔站在宴会的角落,可大家还是很快找到了她的位置,视线均是落在她的身上。

  “我想邀请杜雪柔与我跳一支舞。”唐晚晚说完,笑着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林雪。

  叶北辰就站在林雪的旁边,不过他脸上的冷漠明显代表着他不会多管闲事。

  众所周知,唐晚晚是舞蹈家出身,自小就参加各种国际性的舞蹈比赛,她能在订婚宴上跳一支舞,那绝对是一份大礼了。

  然而杜雪柔……草包千金,从小不学无术是出了名的,让她跳舞,简直是坐等看笑话吗。

  林雪自然清楚唐晚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用她最擅长的舞蹈来羞辱自己,就算她前生有些舞蹈的功底,但是在唐晚晚面前也绝对会被比下去。

  众目睽睽,都在等着杜雪柔做出何种反应,林雨萌更是一脸开心的说道:“谢谢晚晚,谢谢雪柔,让你们费心了!”

  见林雨萌表姐妹两个一唱一和,今天摆明了就是要给自己难堪,然而林雪本来因为愤怒而攥紧的拳却突然松开了。

  叶北辰站在一旁,在听到唐晚晚刚才说的那番话时,本来心中有些不快。就算杜雪柔再草包再废物,她的身份也是自己的妻子,如果丢脸,也是丢了他叶北辰的面子。

  就在叶北辰刚想站出来替杜雪柔说话时,却见那女人朗声的开口道:“没错,今天是林小姐、陆先生的订婚宴,我作为晚晚的朋友,自然要帮她的忙。不过晚晚是知名的舞蹈家,我可不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倒是可以配合她弹奏一曲。”

  唐晚晚没想到杜雪柔会这么说,微微一怔,但是心中一想,认识了杜雪柔也有十几年,她可没听说过杜雪柔会弹琴的,看来她不过是在做垂死挣扎罢了。

  今天,她要让杜雪柔在所有人面前出丑,让叶北辰对杜雪柔深恶痛绝,早点把她给休了才好!

  林雪微微勾唇,拎起裙角,一步步走向了大厅宴会演奏区的一架三角钢琴前。

  不得不说,这具身体的原主,可真真是个十足的大美人,明眸皓齿,吹弹可破的肌肤白皙的像是瓷娃娃一样,琥珀色的眸子仿若倒映着银河般,举手投足都散发着优雅的魅力。

  林雪走到钢琴前,缓缓落座,葱白的十指搭在琴键上。

  还站在原地的叶北辰,微微眯着眼望着坐在钢琴前的小女人,黑色的三角钢琴,一身月牙白裙子的杜雪柔,她纤长的睫毛簌簌轻颤,如同蝴蝶的翅膀。

  手指如同跳跃的精灵,一串音符从指间飘然而出,整个宴会大厅都盘旋着悠扬动听的旋律。

  这首曲子,是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旋律优美动听,唐晚晚听见音乐响起,连忙跟着跳起了舞来。

  所有人都沉醉于唐晚晚的舞姿,与充斥这全场的动人琴音之中,唯有陆芸南身子剧烈的颤抖着,他看着钢琴前面那个拥有者绝美面孔的女人,心底却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恐惧。

  记忆深处,是他前任未婚妻林雪的声音。

  “芸南,未来我们结婚那天,就放这首《梦中的婚礼》吧,能够和你结婚,对我来说就像是美丽的梦成真了一样。”

  唐晚晚的舞蹈,毫无悬念的优美动人,然而令所有人震惊的是,那个杜雪柔似乎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废物又野蛮。

  她走路时优雅端庄,弹琴时专注认真。此刻在优美的琴音之中,她完美的侧颜,身上散发而出的气质,都令人不禁有些看痴了。

  一曲终了,林雪缓缓站起身,微微颔首算作答谢众人对她报以的雷鸣般掌声。

  待她抬起头时,叶北辰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英俊的不可方物,却又不怒自威令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叶北辰的目光穿过众人,看向林雨萌二人,冰冷的声音在宴会上响起:“让我妻子为你们弹琴,这个礼物,还喜欢吗?”

  叶北辰是何等身份,他的妻子杜雪柔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他这么一句简单的话,令林雨萌的心“咯噔”一声,但她表面上却不敢显露出半分,扬起脸来,露出诚挚的笑意:“雪柔是晚晚的闺蜜,也就是我的好朋友,今天真的太感谢她了,我真的好开心!”

  相比这个女人虚伪的客套,陆芸南还有些目光呆滞的盯着那个唤作杜雪柔的女人,一时回不过神来。

  林雪能感觉到陆芸南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知道刚才这首曲子对他还是有些触动的。

  她真的很想亲口问问他,陆芸南,你是否有过午夜辗转难眠时,想起我死时曾对你露出的哀怨与愤怒?

  因为叶北辰的话,所有人都集中了注意力在他们二个人的身上,不住的夸着杜雪柔又美丽又端庄,直接忽略掉了舞蹈家唐晚晚的舞姿。

  唐晚晚气得咬牙切齿,可是看着叶北辰站在那里,又不敢发作。

  叶北辰早已习惯了众人的这些阿谀奉承,表情是一贯的冷傲疏离,侧过头看向身边的女人,那个小女人站在原地,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淡定的笑容,可叶北辰却能看出,那笑容不过是一张面具!

  宴会正式开始,陆芸南和林雨萌将各自的心事都暂时放了下来,恢复了礼貌性的笑容来应付众多来恭喜的客人们。

  林雪靠在角落,端起高脚杯晃了晃,杯中的红酒发出略带苦涩的芳香,她浅酌了一口,舌尖上那甜中带苦的味道,令她有片刻的失神。或许是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她一口又一口的喝着红酒,似乎是味蕾的苦涩能够将她心中的恨意暂时压制住。她真的很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冲到林雨萌二人面前,将这笔账算一算。

  不知不觉间,林雪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沉,她理智的放下了酒杯,没想到自己的这具的身体,竟然这么不胜酒力。

  这里太吵了,让她有些头疼。林雪想着便轻车熟路的绕开了喧闹的人群,来到了别墅的庭院里,相比于大厅内的热闹,这里寂寞冷清。

  身后还隐约传来宴会上古典音乐悠扬的旋律,月光的清辉洒在庭院里,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如此熟悉,爸爸和奶奶那会儿经常坐在这里,看她在庭院里玩耍。而现在,爸爸去世了,奶奶还在医院里。

  这样想着,林雪拎着裙子走进了花丛之中,或许是酒精的作用,跟随着那若隐若现的音乐,她抬起纤细白皙的藕臂,如仙子一般轻轻的舞着。

  太过投入的她,未曾注意不远处的台阶上,站着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正安静的望着自己。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