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女主角名叫梁夏男主叫严冬的小说名字是《也许这就是爱情》,又名《1297》,这

发布时间:2019-02-04 23:55

严冬梁夏小说免费阅读

也许这就是爱情全文阅读

  小说女主角名叫梁夏男主叫严冬的小说名字是《也许这就是爱情》,又名《1297》,这是由网络作者万贵妃创作的一本现代热门言情小说。梁夏严冬小说讲述的是结婚一年,丈夫张仁斌不仅从来没有碰过她,还把她送给了上司。但阴差阳错的,她上了严冬的床。她本以为这个男人会是她的救赎,可一切也是她的妄想!
  他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乖,帮老公把合同拿回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眼前的男人陌生到让我心灰意冷。
  “离婚吧,张仁斌。”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坚强。
  张仁斌愣了愣,显然没料到我的反应会如此决绝:“夏夏,我们还需要那份合同买大房子,怎么能离婚呢……”
  我没想到,此刻他满心想着的,还是那份合同。“是不是我拿了合同,你就同意离婚?”我平静问道。
  张仁斌闪了闪眼眸,欲言又止。“好,我去拿,咱们民政局见。”我转身朝门口走去,未再看他一眼。
  我用心经营的爱情和友情,在今天彻底崩塌。等到了酒店,严东已经退房离开。我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其他的一无所知。
  无奈之下,我正准备向酒店前台打听情况,却意外看到书架上的杂志封面,有严东的名字和他西装革履的照片。
  东辰集团空降执行总裁——严东。我愣了愣,没想到那个男人是横市赫赫有名的东辰集团的CEO。
  那份合同,自己还能要得到吗?我咬咬牙,还是硬着头皮打车到了东辰大厦。

第一章 老公把我送给上司

  我叫梁夏,和丈夫张仁斌结婚一年,却从未同过房。

  这一年他四处求医,想将身体的隐疾治好,然后给我一个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老公说,今晚要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从他灼热的眼神中,我已猜出他要给我什么。

  我换上了早已准备的薄纱情趣睡裙,半害羞半期待地等他回来。

  “嘎吱~”

  终于响起了开门声,我连忙摆出一个妩媚的姿态侧躺在床上,含情脉脉地望向门口。

  张仁斌走进来,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惊艳,但转瞬便变成一抹复杂的神色。

  “老婆,我们先喝点酒助助兴吧。”他移开视线,走去餐桌倒上两杯红酒。

  我微红着脸走到他身后,抬手搂住他精瘦的腰肢。

  在今晚,我就要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他。

  我们两臂交错,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酒刚下肚,我便觉得浑身炽热无比。

  看来闺蜜秦颖说的话没错,酒精是欲望的催化剂。

  “老公……”我舔了舔微湿的嘴唇,看向他的眼眸透着渴求。

  张仁斌轻抚着我微红的脸颊,并没有将吻落下。

  他的平静,出乎我的意料。

  “老婆,我有事想和你说。”他拉着我在沙发上坐下,从提包中拿出一份文件。

  我皱了皱眉,不明白这种时候,还有什么事情比融为一体更重要。

  “赵总答应给我升职加薪,我们很快就能买房了。”张仁斌握住我的手,言语间透着斟酌,“但想要你陪他一起吃个晚饭,明早我就接你回来。”

  我错愕地看着他,身上的温度一点点降低。

  “这就是你在结婚纪念日要给我的惊喜?”我颤抖问道。

  张仁斌眉宇间闪过一丝挣扎,但很快便化为坚定。

  “老婆,为了我们的大房子,只能辛苦你一晚了……”

  我用力将手从他掌心抽出,浑身都在发抖。

  “你也知道我也是你老婆,你怎么可以把我推给别的男人!”

  我气得不行,抬手就想给他一巴掌,却发现体内一股莫名的燥热正在吞噬我的力气。

  看着张仁斌那晦暗的眼神,我回想起刚才的红酒,心凉了半截。

  “刚才的酒,你……”一种强烈的眩晕感正冲击着我的大脑,我两腿软到已经站不直。

  张仁斌什么都没说,只是披了件外套在我身上,随即抱着我出门上车。

  酒店房间。

  “赵总,我把人给你带来了。”张仁斌将我推到了肥头大耳的赵总怀中,还顺手拿走了我身上的外套。

  我那衣不遮体的薄纱情趣睡裙,一览无遗地暴露在赵总眼中。

  “呵呵……小张果真识时务,明天就让财务给你拨款,赶紧把那房子的首付给付了!”

  赵总的肥手放在我的腰间,那陌生男人带来的触感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夏夏,好好陪赵总。”张仁斌最后深沉地看了我一眼,不顾我绝望的恳求转身离去。

  我心如刀割,眼泪已经淌满了整张脸。

  赵总将我推倒在床,贪婪的目光透过薄纱侵犯着我的身体。

  “别人的老婆就是销魂。”他抬手在我胸上狠狠一掐,“希望今晚严总会满意这份大礼。”

  我听得昏昏沉沉,依稀看到赵总转身从房间离开。

  我老公的上司,这是要转手把我送给另一个男人吗?

  半响,传来了开门声。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停在床边,过了几秒后传来了皮带落地的声音。

  我已经没有力气睁眼,刚想张嘴问是谁,那人却已经压在了我身上。

第二章 他不碰我的真相

  炽热的体温瞬间将我灼烧。

  “不……”我无声地落泪,微弱的抵抗却无法阻止男人撕扯我睡裙的动作。

  我和自己的老公都没有这么亲密地相拥过,现在却和一个陌生男人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

  顿时,羞辱感和无助感向潮水般将我吞噬。

  男人毫无怜惜地将我分开,那滚烫感如火逼近。

  只要他再往前一点,我便会失身于他!

  不可以!!

  我的清白之身只能给自己爱的男人,我只能跟自己的老公发生关系!

  “装得还挺青涩。”一阵雄厚中透着微哑磁性的声音自耳畔传来。

  我刚被那声音怔住,下一秒却感受到了身体撕裂成两半的剧烈疼痛。

  在我和我老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这晚,这个陌生男人占有了我。

  他像脱缰的野马,在我体内横冲直闯。

  我觉得我灵魂都快被他撞出窍,似乎他只要再多用力一点,我便会死在他身下。

  ……

  等我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我刚想起身,手腕却被一只修长的大手攥住。

  我一怔,这才想起房间不只有我一人。

  我僵硬地扭转脖子看向那大手的主人,当视线和一对如鹰般锐利的眼眸对上,我瞬间觉得浑身发凉。

  男人将视线转向床单上的那抹红印,眼神变得晦暗。

  多么讽刺的痕迹……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深爱着的丈夫张仁斌。

  心,钝痛到麻木。

  我吸了吸鼻子,不再多想,穿上地上的睡袍欲从房间离开。

  “等下。”男人出声喊住我。

  我扭头看向他,他穿着一条平角黑色底裤,正弯腰在桌上签着一份文件。

  “把这个交给赵总,并转告他别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跟我谈单!”

  我在他递来的文件上,清晰看到了苍劲有力的两个大字——严东。

  这是他的名字,透着墨香,混着房间内的旖旎气息。

  看着这份自己陪睡一晚换来的合同书,我的心凉到了极点。

  “要给自己给,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任何人!”我没有伸手去接那合同,带着自己最后一丝尊严离开了房间。

  张仁斌没有来接我,我身无分文,只能狼狈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等我浑浑噩噩回到家,拿指纹开了门锁,却被屋内的场景吓到。

  女人的黑色胸罩和丁字裤,凌乱地扔在我和老公的主卧门口。

  那半掩的房门内,传来一阵不堪入耳的声音。

  “斌哥,你太厉害了!做了一晚精力还这么旺盛!”当房间的女人开口说话,我的大脑嗡地一声变得完全空白。

  那不是自己视为亲人的闺蜜——秦颖的声音吗?

  “我的子弹只给你一人,能不旺盛吗?”当张仁斌的声音传来,我的心脏像被人活生生扯出来,用力一捏,痛得窒息。

  “要不是我给你找了梁夏那个傻女人做老婆,你能一直为我守身如玉?”秦颖的字里行间都透着得意。

  我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浑身彻凉。

  我和张仁斌是秦颖婚礼上的伴郎伴娘,当初也是她一直撮合我们两人。

  当初我们连度蜜月都带着秦颖这个红娘同行,原来他们背着我一直苟合在一起!

  事到如今,我终于明白。

  这才是我们结婚一年,他不碰我的真正原因。

  我抹去脸上的泪水,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抬手准备推开房门。

  “宝贝,我得去酒店接她了。”张仁斌的声音让我动作一顿。

  在他心里,我还是占了一丝丝分量的。

  我刚这样安慰着自己,他接下来传来的话让我如坠冰窖。

  “我得拿到她手里的合同,才能拿钱把你上个月看中的房子买下,做我们爱的小窝。”

  他深情款款地说着,却是对另一个女人——我的闺蜜。

  我再也忍不住,用力将门推开!

第三章 闺蜜的秘密

  床上如胶似漆的两人纷纷扭头看向我,眼中透着慌乱。

  “一个是我老公,一个是我闺蜜,你们还有羞耻心吗?”我脸涨得通红,歇斯底里地质问他们。

  “夏夏……”张仁斌脸色有些难看。

  相比之下,秦颖要镇定得多,似是早料到会有被我撞见的这一刻。

  “你先别激动,要不是我忍痛割爱把斌哥介绍给你,只怕你现在还没人要。”秦颖义正辞严地说着,脸上丝毫没有愧疚之意。

  我错愕地看着她,想不到昔日的好姐妹居然能冠冕堂皇地说出这种话。

  “你别忘了,你自己也是个有夫之妇!”

  张仁斌似乎很不满意我对秦颖的指责,直接将她护到了身后。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脸色微变:“赵总让你带回来的合同呢?”

  我看着这个男人,心底说不出的寒心。

  “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我艰难问道。

  他垂下眼帘没有说话,但紧紧护着秦颖的姿势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娶我,只是为了我的闺蜜。

  “合同我没要,你想要就自己去拿。”我强忍住苦涩,冷静地从衣柜中拿了身衣裳,去厕所换上。

  等我出来,秦颖已经离开,而张仁斌正眼神复杂地盯着我。

  “老婆……”他刚出声,我便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你还有脸叫我老婆?”这一个称谓,刺激得我眼泪无法扼制地往下淌。

  张仁斌试图抱住我,我却避之不及。

  “我们不能因为别的事情影响了夫妻感情,不是吗?”他把我抵在墙边,用力拉住我的手腕。

  我的心就像被人一下下地鞭笞着,带来密密麻麻的痛楚。

  “夫妻?我根本就只是你和秦颖之间用来掩人耳目的遮羞布!”

  “别这样,我和颖儿只会维持现状,你才是我法律上的妻子……”张仁斌像往常一样想将吻落在我的额间,却在瞟到我颈脖上的红印后生生顿住。

  他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乖,帮老公把合同拿回来。”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眼前的男人陌生到让我心灰意冷。

  “离婚吧,张仁斌。”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坚强。

  张仁斌愣了愣,显然没料到我的反应会如此决绝:“夏夏,我们还需要那份合同买大房子,怎么能离婚呢……”

  我没想到,此刻他满心想着的,还是那份合同。

  “是不是我拿了合同,你就同意离婚?”我平静问道。

  张仁斌闪了闪眼眸,欲言又止。

  “好,我去拿,咱们民政局见。”我转身朝门口走去,未再看他一眼。

  我用心经营的爱情和友情,在今天彻底崩塌。

  等到了酒店,严东已经退房离开。

  我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其他的一无所知。

  无奈之下,我正准备向酒店前台打听情况,却意外看到书架上的杂志封面,有严东的名字和他西装革履的照片。

  东辰集团空降执行总裁——严东。

  我愣了愣,没想到那个男人是横市赫赫有名的东辰集团的CEO。

  那份合同,自己还能要得到吗?

  我咬咬牙,还是硬着头皮打车到了东辰大厦。

  办公室。

  我局促不安地站着,任由那双锐利的眼眸上下打量我。

  “严总,我是来找您要那份合同的,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早上的无礼……”我晦涩开口,只希望严东能像早上那般痛快。

  “我是该叫你梁夏,还是张太太?”他的声音让我不寒而栗。

  我打了个哆嗦,窘迫地低下了头。

  “我以为赵总给我送的是个清纯大学生,没想到是个人.妻……为了设计我,还特意补了膜,真是煞费苦心。”

  严东慢条斯理地从抽屉拿出那份合同,然后当着我的面撕成碎片。

  我错愕看着他,我的第一次的确是给了眼前这个男人。

  可我没法对一个外人解释,自己结婚一年还是清白身子的原因。

  眼下,我需要这份合同,来了断我跟张仁斌的婚姻。

  “严总,我需要这份合同跟我丈夫离婚,看在昨晚您还满意的份上……请您帮帮我。”我咬牙说着,已经囧得无地自容。

  “哦?”严东似笑非笑地起了身,走到我跟前,“你浑身上下,唯一让我满意的……只有那张人造膜。”

  他的话仿若一根针,刺得我脸色煞白。

  “如果您不信,可以去问张仁斌……他从未碰过我。”我艰难地开口,眼眶已经泛红。

  严东顿了顿,直接将我拉至沙发上坐下,然后撩起我的裙摆。

  “那我倒看看,你那里有没有修复过的痕迹!”

第四章 你真的不要我了

  我错愕了半秒,下意识地将腿并拢。

  “把腿打开。”

  他单膝跪在我面前,言语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量。

  我大脑一片凌乱,像被催眠般顺着他手上不重的力道,慢慢打开。

  严东抿着唇,没有任何迟疑地直接拨开了我的底裤。

  “你……”我惊慌得差点大叫,又羞又恼。

  他毫不理会我的反应,冰凉的手指直直探了进去……像被电流通过全身,我紧紧攥住了他的手腕,浑身颤抖。

  我忽地想起他的检查目的,强迫自己松开了阻拦他的手。

  我闭上眼,紧咬着下唇,那莫名涌上来的酸软感让我浑身无力。

  突然,他收回手,蓦地站起身。

  我有些怔懵地睁开眼,看到他正站在窗边大口抽烟。

  我整理好裙子,惴惴不安地走到他旁边。

  “严总……”我小声喊着,头皮发麻。

  严东猛吸一口烟,然后掐灭扔进烟灰缸,自始至终他都未转眸看我。

  “让赵总拿一份新合同过来。”他的声音有些暗哑。

  我怔了怔,半响才意识到,他同意重新签订合同了。

  “谢谢。”我感激地对着严东鞠了一躬,随后有些脚步不稳地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东辰大厦,我立马给张仁斌拨打电话,说明了情况。

  “夏夏,你回来我们再好好谈谈。”张仁斌的语气带着一丝讨好。

  “你都把我送给其他男人了,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联想起自己刚才在办公室的遭遇,我心里的窟窿又开始隐隐作疼。

  “离婚协议你总要先看看吧?”张仁斌的声音沉了几分。

  我微微一愣,随即开口:“好。”

  既然他没有拖泥带水,那自己更不应该委屈难受。

  回到家,张仁斌正在打电话,表情有些凝重。

  “好,赵总,我会跟我老婆说的。”

  张仁斌挂了电话,有些热情过头地拿拖鞋放在我脚边。

  “协议呢?”我一刻也不想在这个家呆下去。

  “老婆,你真的不要我了?”张仁斌拉着我的手,答非所问。

  我有些厌恶地将手抽离出来:“别再说这种恶心我的话,我现在只想离婚!”

  他心中只有我的闺蜜秦颖,现在还说这种话有什么意义!

  “赵总还想拿下东辰集团旗下一块新地皮,他说只要你再去跟严总谈谈,直接让我做副总经理。”张仁斌顿了顿,有些焦急地说道。

  我错愕地看着他,差点破口大骂:“张仁斌,我现在是在跟你谈离婚!你工作的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再去陪严总睡一晚,他肯定就同意把地皮给我们了。”张仁斌不假思索说道。

  我鼓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我的丈夫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张仁斌,我现在还是你法律上的妻子,你一次次让我去陪睡,你还有没有良心!”我怒吼着,顺手拿起桌上的水杯就往他砸去。

  张仁斌一个闪身,险险躲开,再次看向我的眼眸却多了丝阴冷。

  “你帮赵总把这块地皮拿下,我就同意离婚。”他终是不再伪装成深情款款的模样。

  “你想都别想!”我一口拒绝。

  现在脑海中只要想到严东那张脸,我都会不寒而栗,又怎么会恬不知耻地去爬他的床。

  “要不是你成天去公司给我送餐,赵总怎么可能指明要你去陪严东!也不知道那严东看上了你哪一点,睡一晚就给我们一个亿!”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以前我担心他上班吃不好,每天用心煲汤做营养餐,然后中午送去公司。

  那时候他成了全公司羡慕的对象,没想到此刻在他眼中是那么不屑。

  “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我痛苦质问,心口钝痛。

  张仁斌抬手拂去我脸上的泪痕,轻声说道:“别忘了,我买车是用你的身份证贷的款,如果你执意不帮我,那五十万的贷款钱就只能你去还了。”

  我浑身一僵,连连后退。

  “你威胁我?”

第五章 跟你做交易

  我愤怒地看着他,心痛得快要失去了知觉。

  “乖,去找严总,他要是愿意包养你,那我们以后就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了。”张仁斌揉了揉我的头发,像以往一样眸中含情。

  可我到此刻才发现,那份情愫,毫无温度。

  “无耻!!”我再也忍不住,抬手狠狠甩了他一巴掌,然后冲了出去。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我却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走着,像个幽灵。

  等我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东辰大厦。

  我仰头看着这座耸入黑云中的高楼,心底思绪万千。

  张仁斌说那份合同价值一个亿,严东真的因为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所以才这么痛快?

  眼看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大步从大厦走出来,我连忙低下头想逃走。

  可张仁斌最后的威胁在我脑海中扎了根,钉住了我的双脚。

  严东目不斜视地从我身边经过,完全把我当陌生人对待。

  我有些窘迫地跟了过去,却不知该如何叫停他的步伐。

  严东猛地顿住,让来不及反应的我直直撞在他健硕的后背上。

  “嘶”我连忙捂住撞痛的鼻子,眼泪都差点飘了出来。

  “有事?”他皱眉问道。

  看着他冷漠又不耐烦的神情,我慌忙说道:“严总,我想跟您做一笔交易!”

  “你一个有夫之妇能跟我谈什么交易?”他皱眉讥诮。

  “我希望您能收回白天签的那份合同,不要跟赵氏合作!”我带着一丝哀求开口,心里有些七零八落。

  严东怔了怔,似是我说的与他想的有出入。

  “你拿什么跟我谈?”他眯了眯眼。

  我脸色僵了僵,随即弱声开口:“我。”

  我除了我的身体,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做交易条件。

  严东眸色一暗,一个转身直接上车。

  “开车。”他冷声吩咐司机,未再看我一眼。

  我还来不及反应,那黑色SVU车就扬长而去。

  “严东!”我忍不住追了上去。

  在这座城市我已经没有了任何依靠,我只能找这个跟自己有过一夜温情的男人赌一把。

  车子渐行渐远,消失在我眼前。

  一个踉跄,我跌坐在地,膝盖磨破了皮。

  我赌输了,输得很狼狈。

  什么男人会要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呢,我自嘲地想着,心底一片荒凉。

  突然,一阵刺眼的亮光直射在我身上。

  我抬手挡住眼睛,眯眼看到刚才疾驰而去的SVU车调转开了回来。

  严东,改变主意了?

  车窗摇下,严东冷若冰霜的脸探了出来。

  “上车。”他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我猜不出他的用意,却丝毫不敢怠慢他的命令,赶紧上车。

  当车停在夜总会门口,我刚平缓的心跳又急剧乱撞起来。

  他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严东将我领进包厢,里面坐着形形色色的男人。

  “你今天把他们伺候好了,我就接受你的交易。”严东的声音毫无温度。

  我错愕看着他,一脸不敢相信。

  这个夺走我第一次的男人,要我去陪其他男人……他和张仁斌有什么区别?!

  “严总,我的交易是做你的……”我艰难开口,顿在门边不想进去。

  “做我的女人?”严东忽的抬起我的下巴,语气骤冷,“你真以为,我会要一个有夫之妇?”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