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混途:你命里缺我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娶我!”她拿了一把刀,抵在他的胸口。男人邪

发布时间:2018-12-29 15:40

漫漫混途你命里缺我夏清叶少庭

漫漫混途:你命里缺我全文阅读

  漫漫混途:你命里缺我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娶我!”她拿了一把刀,抵在他的胸口。男人邪魅一笑,伸手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拿你的身体来换……”于是,缠绵悱恻… 当真相揭开,她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目的,都是为了得到她……步步诱婚!
  临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华晟集团总裁叶少庭和夏氏集团夏清订婚了!
  两家一直敌对的跨国公司,竟然商业联姻了,更关键的是,订婚当天,两位主人公都没到场!
  所谓的订婚宴,是由两家父母一手操办的。
  可这看似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一对,却让上流社会的人嗤之以鼻。
  因为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夏清配不上叶少庭。

第1章 订婚

  临城发生了一件引人关注的大事。

  华晟集团总裁叶少庭,和夏氏集团千金夏清,订婚了!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临城的老百姓!

  整个临城最大的两个跨国大集团,一直处于敌对关系,却不想在今天发出了这样一则消息!

  临城的人们看热闹,图的是新鲜!

  上流圈子的人看热闹,图的是笑话!

  因为订婚当天,两位主人公都没到场!

  所谓的订婚宴,完全是由两家父母一手操办的。

  这对组合,在外看来就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现实如何,就只有上流社会的人知道!

  叶少庭是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而夏清,却是临城上流圈子避之不及的存在!

  夏清的名声,可谓是声名狼藉!

  嗑、药,水性杨花,流连夜店,包养牛郎!

  这是上流圈子的人都知道的事实!

  同时,也是临城上流圈子给夏清打上的标签!

  据说三年前就是因为搞大了肚子,被迫流产,夏董事长才把她送到国外!

  众人都在叹息,这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叶少庭这个出类拔萃的青年总裁!

  不过这些事,也只有上流社会的人才知道,普通老百姓,根本不关心这事!

  此时,正被临城人讨论的主人公夏清,却安逸的坐在飞机上,闭目养神。

  她旁边坐着一位温润儒雅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西装,此人是夏清的心理辅导医生。

  “清,你真的要嫁给叶少庭?”男人面色有些担忧,清逸的眉毛拧起!

  听了他的话,夏清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嫁,怎么不嫁?夏江不是希望我早点死吗?我偏不如他的意!”

  “夏先生是你的父亲,你不该这样称呼他。”

  齐若寒尽职的提醒夏清,他是夏江请来开导夏清的,三年前她被送到美国,几乎神志不清。

  夏清听了,嗤笑一声,扭头看着齐若寒,娇艳的红唇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你是在提醒我他最该死的地方吗?”

  对上她冰冷的眸子,齐若寒突然噤声,他不清楚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三年前见到她的时候,她神志不清,完全不认识人,嘴里却一直念叨着要杀了夏江和李敏兰!

  他只知道,夏江是她的父亲,李敏兰是她的继母。

  齐若寒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而夏清,也陷入了沉思!

  夏江,李敏兰,夏芊芊!

  他们三人欠她的,她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至于叶少庭,

  则是夏江送她最好的礼物,一份有能力帮助她毁掉夏家的礼物。

  她夏清,到现在还活着的原因,就是因为夏家的三人还没死,她不安心!

  三年前,那场七个人的葬礼,让她失去了全世界,从此一蹶不振!

  而那对母女,也趁机抹黑她的名声!

  这些,她都不在意,名声算什么?她现在想要的,只是那一家三口的狗命,仅此而已!

  如果说夏清这辈子最恨的人是谁的话,非夏江和李敏兰莫属。

  她要一步一步的毁掉她们在意的东西,摧毁他们的意志,最后,再把他们送下地狱。

第2章 初遇

  现在的夏清,活着,跟死了最大的区别,就是她的仇恨还没得到解脱。

  打开报纸,夏清看着对叶少庭这个男人的介绍。

  拥有着雷霆手腕,年轻一代的有为企业家。

  上任三年的时间,就把华晟集团的规模扩大了两倍,挤进世界排行前300强。

  明面上看来和夏氏集团不相上下,但实际上夏氏集团却被华晟集团狠狠地打压着。

  所以夏江才会迫不及待的把她这个女儿送到叶少庭手上,好换来一时的安逸。

  叶少庭吗?这样的男人,心计不用说,手段自然是她比不上的。

  夏清需要他的帮助,整个临城,也只有叶少庭才有这个能力帮助她。

  …

  下了飞机,夏清挽上齐若寒的手臂,齐若寒有一瞬间的僵滞,却很快恢复自然。

  夏清的长相,是那种在人群中看到,第一眼就会被关注的存在。

  妖娆的身段,妩媚的长相,活脱脱一个天生尤、物!

  “清,你这样会被人误会。”

  齐若寒尽职的提醒着她这个事实,夏清却不在意,娇艳的红唇轻轻勾起,她轻笑:“我就是要让别人误会,否则,又怎么对得起她们费尽心思给我打上的标签呢?”

  让夏清意外的是,来接机的并不是夏江或者李敏兰派来的人,而是叶少庭,她那个便宜未婚夫。

  深黑色的布加迪,显示出男人尊贵的身份。

  司机远远的看着和一个男人挽着手的夏清,再看一眼手中的相片,反复几遍之后,确认是同一个人,脸上闪过厌恶的表情,却很快掩饰好,“少爷,人已经到了。”

  叶少庭自然也看见了夏清,他面上没什么表情,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夏小姐请留步”

  夏清走到跟前的时候,司机恭敬的唤了一声。

  夏清停下脚步,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名车,笑着问司机,“叶少庭?”

  “正是我家少爷”

  夏清笑了一声,拍拍齐若寒的手臂,“你先走,我们晚上再见。”

  齐若寒目光有些担忧,却知道夏清的性格,一旦决定的事,没人能改变。

  他叹了口气,“不要勉强自己”。

  夏清只是笑笑不说话,目送齐若寒的背影直到看不见的地方,夏清才收回眼神。

  双手环胸,夏清冲着后车门的位置示意一下,“帮我把门打开”。

  命令的语气,毫不掩饰!

  夏清是故意的,不然,又怎么能演好李敏兰母女给她打上的标签呢?

  叶军给叶家当了那么多年的司机,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颐指气使过。

  出于礼貌,叶军给夏清打开了车门。

  夏清勾唇一笑,矮身上了车。

  旁边坐着一言不发的叶少庭,面对他,夏清眼底惊艳一闪而过。

  好俊的男人!

  冷峻的眉眼,深刻的五官。

  他周身泛着冰冷的气息,压迫力太强大。

  然而夏清却装作没发现似的,安逸的坐在他旁边,他不开口说话,她也就不问他。

  车子行驶在路上,许久,就在夏清以为他会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男人开口了。

  “我不会娶你”

  他的声音低沉浑厚,有着属于男人的磁性。

第3章 威胁

  许是在高位呆久了,即便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也让人无端感到一股压迫的力量。

  夏清笑了,笑声异常清脆,却带着一股子魅惑。

  她突然凑近他,离他差不多一厘米的距离停下,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脸上,她笑的勾人,单手绕过他的后颈,娇艳的红唇轻启,“怎么办?我非嫁你不可。”

  夏清无论是眼神,还是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一股勾、魂的味道,叶少庭却不为所动。

  他冷冷的瞥她一眼,“不想死,把手拿开。”

  他说话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却偏偏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压迫力。

  他深邃的眼神,像是一望无际的深渊,里面透着让人摸不清的神秘。

  夏清非但没有把手拿开,还贴得更近,凑近他,语气幽幽的说道:“我们做一场交易怎么样?”

  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叶少庭脸上,过于暧昧的姿势,让叶少庭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冰冷。

  他没有回答夏清,深邃的眸子,似原野上匍匐等待猎物的雄狮,充满了无尽的危险。

  那危险让人胆寒!

  却不包括夏清,她夏清活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去怕了!

  经历过了最悲惨的事情,涅槃过后的夏清,在这世上最怕的事情,就是在她死之前,不能拖着那一家三口陪葬!

  所以尽管叶少庭身上的气势充满了压迫力,她也丝毫不惧。

  叶少庭久久没有开口,夏清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人沉默着对视,脸对脸的距离,不超过三厘米。

  时间在静默中过去。

  半晌,在夏清以为叶少庭不会开口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给我一个理由!”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夏清却明白,叶少庭这是让她给他一个让他答应和她做交易的理由。

  夏清莞尔,凑近叶少庭耳边:“我不需要理由。”

  说着,她手背轻轻划过叶少庭的英俊的侧脸:“你可以拒绝和我做交易,但是我保证,你明天就会看见一条消息,明园A区,叶家千金叶少晗,因不明原因,死于非命。”

  夏清的声音,带着无尽的诱、惑力,低迷暗哑的音色,魅惑撩人到极点,然而她说出的话,却让人经不住胆寒。

  前一秒,夏清还趴在叶少庭的身上,下一秒,她已经被叶少庭扼住了喉咙。

  叶少庭漆黑的眸子泛着冰冷的光泽,他大手掐住夏清纤细的脖颈:“你找死?”

  “哈哈……”

  夏清放肆的大笑,伸手附上叶少庭的手背,她可以感受到,她能呼吸的力道正在一点一点的减少。

  然而她却不在意,清亮的眸子看着叶少庭,嘲讽的说道:“叶家大少爷,华晟集团总裁,居然喜欢上自己的亲妹妹,还真是令人可耻。”

  夏清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明显看到叶少庭瞳孔猛的一缩,手下的力道不由自主加深。

  夏清难以呼吸,看着叶少庭的反应,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来,她赌对了!

  她只是让人查了叶少庭的消息,看到叶少庭过多干涉妹妹叶少晗的私人生活时,联想到圈子里流传的华晟集团总裁宠妹如命这个传闻。

第4章 窒息

  加上她不巧刚好攻破了叶少庭的私人电脑,发现里面所有的文件夹,都保存着叶少晗的照片,所以才大胆猜测。

  果然,这世上,成功睿智的男人,和变态只有一线之差。

  而叶少庭,变态了!

  她就说,怎么可能有人会疼妹妹,疼到把妹妹身边的所有男人,都赶尽杀绝。

  凡是追求过叶少晗的男人,最终,不是家庭破产,就是陷入了所谓的经济上巨大的创伤!

  而叶少晗心中最爱的男人,从小发誓要嫁的男人,凌阳,现在正因为蓄意杀人罪,被判终身无期徒刑。

  凌阳她知道,凌氏集团的公子,为人谦逊有礼,虽然夏清对他仅有过几面之缘,但她很难相信,凌阳那样温和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

  总总的可能叠加在一起,夏清能想到的原因,就是眼前这个阴鸷深沉的男人,爱上了自己的亲妹妹。

  呼吸的能力越来越微弱,夏清能清晰的感受到,叶少庭,眼前这个男人,在这一刻,对她充满了杀意。

  夏清发笑,因为喉咙被扼住,她笑声嘶哑的厉害,像是破旧的风箱。

  “你可以…咳咳……现在…就杀了我,反正…有叶家千金…为我陪葬,我这…条贱命,值了。”

  她说的断断续续,叶少庭却听清了她说的内容。

  他松开手,语气冰冷的似啐了致命毒液:“你对少晗做了什么?”

  揉了揉她疼的几乎说不出话的喉咙,夏清慢条斯理的坐直身体。

  瞥见她脖子上的红痕,叶少庭目光闪了一下,放在座椅上的手,下意识的曲起。

  “不知道叶总裁有没有听过一种职业,叫杀手!”

  夏清这话说完,立刻感到身边的温度趋然降低。

  她语气悠然的继续说道:“实在抱歉,因为需要,夏清刚好认识一位杀手。”

  夏清说着,嗓子疼的厉害,咳了一声,才继续说道:“从国外回来的第一天,手上还剩一点闲钱,为了自己的利益,小做了一点手段。”

  叶少庭目光冷冷的看着夏清,夏清却像是丝毫没有察觉一样:“夏清知道叶总裁是有能力且有钱的人,请来保护叶小姐的保镖,自然不会太差,不过百密也会有一疏的时候,夏清告诉过这位朋友,若是夏清不幸身亡,或者,夏清和叶少庭的婚约取消,那……游戏开始!”

  一场猎杀的游戏!

  夏清娇艳的红唇,妖娆的容颜,此刻,带着蚀骨的冷意。

  “你以为我会受你威胁?”叶少庭嘲讽的看着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只是那嘲讽的背后,竟隐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夏清侧目,妩媚的勾起眼尾:“相信我,你会的!”

  沉默,又是无尽的沉默。

  夏清话说完以后,沉闷的车厢中,陷入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沉默。

  夏清也不急,沉默,代表着在这场赌局中,叶少庭输了,正受着她的威胁。

  只不过,向来高高在上,眼高于顶的男人,现在需要时间来理清,她后续的死路。

  叶少庭这样的男人,不会永远被动,夏清也不奢求能用这个威胁叶少庭一辈子。

第5章 意外的吻

  她要的很简单,三年,只要给她三年的时间,就够了,快的话,两年!

  夏清坐到叶少庭的腿上,再次伸手勾住叶少庭的脖子,她暧昧的凑上去,妩媚的眸子,深深的望进叶少庭深邃的眼里。

  距离越来越近,近到,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温热的呼吸,两人的身体甚至紧紧相贴,叶少庭身子有一瞬间的紧绷。

  妖艳的红唇勾起一抹弧度,夏清正要退开,突然,前面的司机猛踩刹车,叶少庭身体惯性的往前倾。

  唇,就这样不期而遇,贴在了一起,夏清瞬间瞪大了眼眸,叶少庭比她先一步退开。

  “你想要什么?”

  叶少庭的声音,在夏清耳边响起,低沉的嗓音,平淡的语气,好似两人之间的暧昧,从来不曾存在过。

  闻言,夏清勾起了唇角,比想象中妥协的还要快,看来,她还是低估了叶少晗在这个男人心中的地位。

  “我要的很简单,婚约,维持下去,不必结婚,但要时刻陪我‘恩爱’,第二点,放弃对夏氏集团的打压。”

  其实,她可以要求叶少庭直接帮她一起打压夏氏集团,但是不需要。

  就在开口的那一瞬间,她后悔了!

  她不要用别人的手来打压夏氏,她要用她自己的手,一点一点的毁掉夏氏,毁掉夏江和李敏兰所在意的东西。

  她还要让他(她)们的宝贝女儿夏芊芊,尝尽她受过的苦。

  她可以什么都放弃,唯独,不能放弃对这三人的恨意和她们的惩罚。

  这三人所犯下的罪过,让夏清恨不得撕碎她们的骨肉。

  她们该死,该死。

  “我答应你!”

  叶少庭的回答,让夏清翻飞的思绪回笼!

  她笑了笑:“你放心,不会真要你对我怎么好,只需要在夏家人面前,表现出你对我的爱就行,至于其他方面,你的自由,我不会干涉。”

  那个‘爱’字,夏清咬的很重,她知道,叶少庭懂她的意思。

  她要的,只是叶少庭在夏家人面前表现出对她的重视就行。

  她现在羽翼未丰,还不是和夏家直接对抗的时候。

  以叶少庭的身家和地位,对她表现的越在乎,夏家三人对她就会越‘包容’。

  ……

  和叶少庭达成了协议,夏清让叶少庭把她放下车。

  她不白要叶少庭的帮忙,威胁他,只是权宜之计,她承诺叶少庭,最多三年,她就会把夏氏拱手交给他。

  威胁利诱,两者一起,她才能保证叶少庭不会在三年之内,转身对付她。

  叶少庭这男人,喜怒不行于色,即便被她用他最爱的女人威胁着,他也仅仅只有一秒钟不到的时间流露出了他的真实情绪。

  这样的男人,很可怕,夏清自问还不是这种人的对手。

  尤其是,在对付夏家的同时,她不能同时对付这样的男人。

  漫步在大街上,夏清收获了无数路人惊艳的目光,迎面走来的一个青年男人,甚至因为看她,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路牌。

  看到这一幕,夏清娇艳的红唇勾起一抹勾、魂的笑意,那笑意,不知迷倒多少男人。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