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章雨柔祈佑免费阅读-迷醉乱情于昨夜免费阅读 by馨月

发布时间:2018-12-29 15:39

章雨柔祈佑免费阅读

迷醉乱情于昨夜全文阅读

  《迷醉乱情于昨夜》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馨月所写,主角章雨柔祈佑。这本书全文讲述章雨柔只是渴望一场正常的婚姻,可是却被一次次所谓的“意外”打乱了人生,祈佑是桀骜不驯的大财阀总裁,两个原本没有交集的人,因为一场商业联姻走到了一起……
  祈佑的内心瞬间被章雨柔娇柔羞憨的模样深深吸引,当他再次忘情俯下身去的时候,胸膛却被章雨柔柔软的双手轻轻抵触住。
  “祈佑……我…我…”章雨柔大脑有些短路,她不安地看着微醉的祈佑,不知道怎么拒绝他,他眼中所传达出来的男性特有的情欲是如此张狂,使自己惊惧,害怕,虽然她跟他已经结婚,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但自己一时间还适应不了这样与祈佑相处。
  祈佑嘴角浮起一抹邪恶的冷笑,那笑中透出的寒意,仿佛可以将人冻成冰雕:“怎么?不愿意?这么快就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祈佑冰冷的话语微微刺痛了章雨柔,她低下头咬了咬唇,有些不安地说:“我……我不太习惯跟你这样!”
  章雨柔楚楚动人的样子令祈佑的内心有了一些的动容,他抬起她的下颚,将唇靠近她耳边轻声说:“你知不知道你此时的样子很诱人犯罪!”
  章雨柔心中一阵狂跳,祈佑充满男性的气息几乎要将自己湮灭,她连忙别过脸去,却没想到,柔美的红唇不小心轻触到了祈佑刚毅的嘴角。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章雨柔看着祈佑越来越深邃的黑眸,吓得连忙道歉。
  祈佑一把将章雨柔拉过来面对自己:“欲擒故纵?呵,妖精!”
  说完,祈佑便极不耐烦的拉开了章雨柔挣扎的双手,将头埋在她的颈间,毫不怜惜的攻城掠地。
  “祈佑……你喝醉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章雨柔被祈佑粗暴的一面吓到了,眼前不禁一片水雾。

第1章 婚礼上的撒旦

  初秋的清晨,日光柔和的洒在教堂的神圣的桌台上,玫瑰柔和的馨香充溢在教堂里每个人的鼻息间,教堂中,一对新人立于其中。

  章雨柔身着洁白的婚纱,娇柔的面容在洁白的婚纱映衬下更显唯美。娇艳欲滴的红唇扬起浅浅的微笑,剪裁合体的婚纱柔和地包裹着章雨柔玲珑有致的身躯,细腻洁白的肌肤如婴儿般吹弹可破。

  一双宽厚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章雨柔洁白无瑕的柔荑,章雨柔抬眸娇憨地朝着这双手的主人望去……

  祈宇,c城桦林国际集团总裁同父异母的弟弟,也是她大学里的学长,他是她即将要嫁的丈夫,双颊不禁飞洒上一抹可疑的红霞。

  高大英俊的祈宇看着章雨柔娇憨的面容,内心被深深的撞击着,化为了一滩水。他的眼中溢满柔情,深情而又庄严地俯下身,温柔地吻过章雨柔的脸颊,紧接着,在左右亲朋好友的祝福下,两人缓缓走向了神父面前。

  神父望向这对新人,庄重地说道:“祈宇先生,你是否愿意娶章雨柔女士为妻,爱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是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祈宇望了望站在身边的章雨柔,性感的嘴角挂起一丝幸福的微笑,深情的黑眸里充满温柔,他语气坚定地回答到:“我愿意!”

  章雨柔眼中一片动容,一颗不踏实的心似乎寻找到了安全的港湾,不由的平静了下来。

  神父点了一下头,将视线又转向章雨柔,“章雨柔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祈宇先生为妻,爱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章雨柔听着熟悉的誓词,心中不禁一颤,她深吸一口气,抬头望了望深情凝视着她的祈宇,同样坚定地说:“我……”

  “她不愿意。”一道冷冽的声音陡然在教堂中响起,坚毅的打断了章雨柔接下来要说的话。

  身披婚纱的章雨柔身子猛然一颤,熟悉的声音似魍魉缠绕耳边,她心跳加速,如同响鼓一般,她紧张的回过头……

  祈佑冷冽的看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章雨柔,张扬狂傲的用眸子紧盯着章雨柔。

  祈宇同时也回过头去,当他紧蹙眉头看清这位打断自己婚礼的不速之客时,也陡然瞪大了眼睛。

  祈佑一身黑色棉质的上衣及得体的长裤恰到好处地突显出健硕的体格及修长有力的双腿,冷漠的神情充斥在他那张狂傲不羁的面容,同样是英俊的男子,祈宇是那种柔和如春风,冷静温和的人,而祈佑则是一种冷冽的蛊惑,他的张扬、他的狂傲及那份流露出的冷硬都不由的让人一阵寒栗。

  祈宇回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章雨柔,大踏步地走到祈佑面前,伸手拦住了他向前的步伐,“大哥,今天是我和雨柔的婚礼,请你自重!”

  而章雨柔的母亲叶艳与父亲章天也同时站起身来望着站在教堂不远处的祈佑。

  祈佑冷哼一声,一双厉眸如君临天下般越过祈宇,同时双手推开祈宇,似乎当他不存在一般,对着章雨柔直视过去,语气低沉而冷冷地扬起:“今天貌似新郎是我而不是你吧?”

  “不要……”章雨柔看着祈佑如同看到魔鬼般惊悚,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祈佑,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不要来破坏我跟祈宇的婚礼。”

  “哦?是吗?”祈佑厉声道,随即大踏步地上前几步,一把狠狠捏住章雨柔白皙而柔软的下颚,俯下身,邪魅地一笑,“很快我就会让你求着跟我发生关系了。”

  “大哥,你别太过份了!”祈宇一个箭步冲上去,试图将章雨柔拉回自己的身边。

  “祈宇,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祈佑的声音更加阴冷的向祈宇警告着。

  祈宇犹如当头一棒,身子猛地一僵,向雨柔伸出去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他终究是做不到。

  章雨柔望着在一旁无法作声的祈宇,身体如陷入冰窖般无法抑制的颤栗着。

  祈佑冷冷一笑,向她伸出强劲的左手,手中的薄茧在不相称的大掌中叫嚣般,“章雨柔,你没资格拒绝我!”声音犹如蛊惑旋律敲击着雨柔的内心。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章雨柔无力的问道,难以呼吸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似乎自己立马就要昏倒一般。

  “很简单,除非我死了,否则你要如这婚姻的誓言般始终忠于我。”祈佑望着静如兰花的章雨柔,冷硬的一字一句说道。

  她眼中布满寂寥的神色,如水的美眸望了望急切关系自己的亲朋好友,任凭祈佑将自己早已冰冷的右手紧紧握住。

  “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你都只能做我祈佑的女人!”祈佑坚挺的鼻子穿过章雨柔漆黑如丝的秀发旁,靠近她的耳边低语,如同下咒语般低沉的说着。

第2章 新婚的落寞

  华名苑,祈家别墅,坐落于市中心黄金地段。

  被祈佑从婚礼上强行带回来的章雨柔静静地坐在花园中,放眼望去,花园内的花都争相开放,花园里一片繁花盛开,娇艳欲滴的花苞争相斗艳着。这是华名苑最为别致的地方。

  “少奶奶!”身后的管家李叔战战兢兢的看着发呆的章雨柔,今天当他看到怒气冲冲的大少爷将她带回华名苑的时候,自己着实吓了一跳,大少爷向来是个冷情的人,今天竟然是怒气冲冲的将少奶奶带回来的!看着这个能让少爷有生气的女子,不由的将目光放柔。

  午后的华名苑,淡淡的风游走于花圃间,风过留香,令人精神放松,心往神驰!

  章雨柔静静地呆在这块令人舒适的地方,美丽的倩影在花圃间相衬着,宛如一幅美丽的画作。

  她轻轻的拂过身下的花朵,柔柔的指尖触动上火焰般的红色花瓣,也触动起了自己的内心,或许这场婚姻也不是那么糟。

  “少奶奶,您要是累了,二楼左手边第一间是大少爷和少奶奶的房间,如果有其他吩咐可以叫张妈妈,她就在二楼搞卫生!”

  李叔和蔼的语气令出神的章雨柔回过神来!

  “谢谢!”章雨柔微笑的淡淡的说道。

  深夜,豪华的祈家别墅被蒙上了一层月纱的柔美,一辆黑色的奢华跑车缓缓地驶进祈家别墅。

  祈氏国际集团创始人祈鸿——祈老爷子一脸愠怒地端坐在客厅中央,等他看见一副宿醉模样的祈佑进入大厅时,猛地拍桌而起,“祈佑!你做的太出格了!今天是你和雨柔的婚礼,你竟然把新娘子扔在家里,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喝酒?而且还喝成这样子才回来!”

  祈佑皱了皱眉,他冷眼看着整个别墅因为婚礼而装饰的喜气气氛,大厅中的灯光也使他格外不舒服。

  “既然我已经回来了,你还担心什么?”祈佑虽然微醉,但言语中的冷淡一丝不见减少。

  “大哥,爸也是关心你,再说,上午你刚刚和雨柔举行完婚礼就不见了,把雨柔到回家就一个人出去到现在,雨柔心里会很难受的!”祈宇看着醉熏熏的大哥不满地说道。

  祈佑冷哼一声,“她既然答应嫁给我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尤其是,你!我会’好好’对待你送给我的新娘!”紧接着,他的黑眸如撒旦般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后,健硕的身体踉踉跄跄地朝自己婚房走去。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祈老爷子用气的发抖的手指指着祈佑。

  “爸,算了,大哥回来就好了,您也休息吧,很晚了!”祈宇一边安慰着父亲,一边看着大哥远去的背影,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安。

  章雨柔静静地坐在婚床上,有些苦笑,身处偌大的别墅里,自己感到了格外的孤单,但是一想到祈佑,她的内心就不禁掀起了阵阵波澜。

  曾经她在父亲公司的周年酒会上见过祈佑,只是一眼,便知道这个男人的强硬冷漠。章氏集团是父亲多年的心血,为了能使其发展壮大,章雨柔的父亲,也就是章天,决定与祈氏集团进行商业合作,因为章天与祈鸿相识,于是便有了今天两个集团的联姻举动。

  虽然今天刚刚举行完婚礼,祈佑便不见了,但是她相信不久后祈佑一定会对自己有感觉的,她会让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富家女的花瓶。

  想到这里,章雨柔对这段婚姻有了些许的期待,一双美眸环顾了一下四周。

  “真是奢侈的环境!”她低低说道,没嫁过来之前便听说祈家大的夸张,但亲眼见到之后还是被这奢华的住宅震惊到了。

  深具法式浪漫风情的华名苑从整个上看是一个整体的,但走入其中便会发现,错落有序的别墅中别有洞天,设计师利用建筑的重叠规律将整个别墅分成若干个小别墅,这也是为什么华名苑占地面积这么大的原因所在。别墅的每一处都能看出设计师的独到之处,每一处都是用心设计暗藏玄机,从外立面的结构方式到圆柱、窗花、屋顶、露台等细节都可以看到不同的创意所在。而华名苑中巨大的花园设计也增添了浪漫的气息,体现出整个别墅的文化蕴含,以及稳重、大气、奢华而不粗糙的设计之感。

  章雨柔走到落地窗前,浅浅的夜风轻轻地透过柔纱轻佻的落在了发梢上,她依身而坐,“祈佑,对于这场婚姻,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想起白天决然而去的祈佑,心中泛起了一丝落寞,她知道祈佑并不想跟自己结婚,可是婚礼上他突然的出现,宛如复仇的撒旦,令自己惊惧不已。

  章雨柔失神地想着,将头轻轻靠在窗棂上。

第3章 突来的情愫

  祈佑踉踉跄跄的上到二楼房间,从房门缝隙看进去,一点光亮也没有!看来对自己还是很不满的,这样就更有趣了!否则这场婚姻就没有任何意思了。

  当祈佑一身酒气地推开房间门,一眼便看见了在不远处依靠着落地窗旁边的章雨柔——他的新娘。

  他看着伴着夜风而眠的女子,慢慢走近,半蹲下身子,微眯着黑眸看着眼前这个熟睡的女人。

  似乎因为有了夜晚的衬托,章雨柔乌黑亮丽的及腰长发,如瀑布般性感而神秘地随风轻扬,连身式的裙摆完美得勾勒出她娇小动人的身躯,纯色的紧身剪裁因她微微斜身而微露出雪白的肌肤,白皙修长的双腿微微蜷曲在咖啡色地毯上,像精心刻画的瓷器,精致而润滑,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章雨柔显然已经熟睡,星星点点的月光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浓密而微翘的睫毛偶尔微微颤动,笔挺的鼻子下是一双如花瓣般娇嫩的红唇,微微张开,似乎在诱人犯罪。

  “真是个妖精!”祈佑低低一笑,嘴角划出优美的弧度。

  祈佑微微用力,将她腾空抱起,紧接着祈佑将她稳稳地放在了床上,看着熟睡中的章雨柔,伸出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她娇嫩的脸颊,却没有感觉到自己面容的冷硬线条中参杂了一丝的温柔,连手上的力道都是轻柔的。

  “唔……”章雨柔娇喃了一声,下意识地转了一下身子,想要寻找更加舒服的睡眠姿势,将精致小巧的脸蛋轻轻贴在了祈佑温暖的手掌之中,头微微地朝向一边,露出更多雪白的肌肤。

  章雨柔不经意的举动猛然间牵引了祈佑的情愫,他内心微微一震,大手一伸,手指抚过章雨柔精致的脸颊、白皙的脖子.....

  床上的人儿又一声嘤咛,他眸中危险之光一闪而逝,霸道地欺身而上。

  “唔……”章雨柔微微的逸出声音,她在睡梦中感觉好像有人在打扰自己,突然……

  “祈……祈佑?你……你回来了?”身上的压力使章雨柔惊醒了过来,一下子坐了起来。才发现身下已经不是窗棂上了,而是在柔软的大床上!

  章雨柔抬眸看着眼前的人,墨黑的发丝有几缕轻垂额前,深邃而精致的五官,俊美而坚毅的脸庞,剑眉之下,一双墨黑清澈的眼眸,却寒冷如冰,高挺的鼻梁,绝美坚毅的薄唇微微含笑。

  真的是祈佑,章雨柔心中一阵狂跳,刚刚他在做什么?一种惊惧令她不知所措。

  祈佑的脸靠近她的,一张放大的冷酷脸庞,占满了她整个视线,令章雨柔不禁更加的紧张,同时也为两人如此近的距离而羞涩不已。

第4章 祈佑的悸动

  祈佑的内心瞬间被章雨柔娇柔羞憨的模样深深吸引,当他再次忘情俯下身去的时候,胸膛却被章雨柔柔软的双手轻轻抵触住。

  “祈佑……我…我…”章雨柔大脑有些短路,她不安地看着微醉的祈佑,不知道怎么拒绝他,他眼中所传达出来的男性特有的情欲是如此张狂,使自己惊惧,害怕,虽然她跟他已经结婚,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但自己一时间还适应不了这样与祈佑相处。

  祈佑嘴角浮起一抹邪恶的冷笑,那笑中透出的寒意,仿佛可以将人冻成冰雕:“怎么?不愿意?这么快就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祈佑冰冷的话语微微刺痛了章雨柔,她低下头咬了咬唇,有些不安地说:“我……我不太习惯跟你这样!”

  章雨柔楚楚动人的样子令祈佑的内心有了一些的动容,他抬起她的下颚,将唇靠近她耳边轻声说:“你知不知道你此时的样子很诱人犯罪!”

  章雨柔心中一阵狂跳,祈佑充满男性的气息几乎要将自己湮灭,她连忙别过脸去,却没想到,柔美的红唇不小心轻触到了祈佑刚毅的嘴角。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章雨柔看着祈佑越来越深邃的黑眸,吓得连忙道歉。

  祈佑一把将章雨柔拉过来面对自己:“欲擒故纵?呵,妖精!”

  说完,祈佑便极不耐烦的拉开了章雨柔挣扎的双手,将头埋在她的颈间,毫不怜惜的攻城掠地。

  “祈佑……你喝醉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章雨柔被祈佑粗暴的一面吓到了,眼前不禁一片水雾。

  “不要?”祈佑薄冷的唇边滑过一丝冷笑,“那,这样呢?”他故意轻轻一叹,声音竟然是温柔无比的,如情人间的密语,耳磨间非常有技巧的挑逗着她,企图迅速挑起她的情欲。

  章雨柔内心微微一颤,她被祈佑突然的温柔给深深的迷惑了。

  祈佑发觉怀中的女人已经停止挣扎,于是便邪佞一笑,更不客气。

  房间中的空气渐渐的变得粘稠,章雨柔初经人事,经不起祈佑粗暴的折腾,最终昏迷了过去!祈佑看着昏迷的章雨柔,终于止了动作,心里忽然生出一种不能自控的暴戾。

  第二天清晨,章雨柔被刺眼的阳光扰醒,不禁伸手想遮挡住这恼人的光线,当她意识回笼,睁开惺忪的双眼,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时,她不由的求证般的轻微动了一下身体,一股疼痛感袭来,提醒着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实。

  抬眸间,章雨柔看到了门边站着的中年贵妇,眉眼间跟祁佑七分相似,大概猜出她的身份。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发现丝绸质地的被子掀开一半,自己白皙的身子竟大半裸露在空气中。她脸上飞过一层红霞,对门口那人歉意地笑笑,扯过被子将自己遮盖住。

  贵妇咳嗽一声,语气颇为不满的说:“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起来呢?我早上让李管家给你做好了早餐,赶紧起来了!”

  章雨柔看着她的不悦,心知祈佑的母亲可能不太喜欢自己了!顺从的回着,“好的,妈妈!”

  贵妇转身,目光瞬间变得冷冽渗人。

第5章 章雨柔的想法

  “李叔,可以了,你去叫爸爸和祈宇过来吧,祈佑现在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估计马上就能回到家!”章雨柔望着自己精心准备的一桌子饭菜,开心地对祈家的管家李叔说到。

  “少奶奶,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我想老爷和少爷一定会很爱吃的,尤其是祈佑少爷!”李叔打心眼里喜欢章雨柔,她身上和蔼可亲的亲切感,令人喜欢靠近。不像其他的富家女高傲自大,祈家上上下下都很喜欢她,所以李叔很搞不懂为什么祈佑少爷这么不喜欢少奶奶。

  章雨柔温柔一笑:“李叔,我现在还是不太习惯你叫我少奶奶,都把我叫老了,还是叫我雨柔吧,你在祈家这么多年,也算是我的一个长辈嘛!”

  李叔听后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了:“你可真是一个懂事的可人儿,要是祈佑少爷他……”

  章雨柔的眼神微微一暗,随即又笑着说:“我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祈佑进门的动作打断了章雨柔接下来要说的话,李叔看见祈佑回来后,连忙对章雨柔说道:“少奶奶,我去叫老爷和祈宇少爷下来吃饭!”

  章雨柔笑着点点头,当她看见祈佑高大的身影时,心中对他虽然惊惧着,但还是对祈佑说道:“你回来了,我今天是我亲自下厨的,你要先洗完澡再下楼吃饭还是吃完饭再上楼洗澡?”

  祈佑微微扫了一眼章雨柔,硬朗的脸部线条并没有因为章雨柔的关怀而柔和,他冷冷的开口说道:“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向楼上书房走去。

  水晶灯高雅的光线打在祈佑颀长冷漠的背影上,章雨柔愣愣地呆在原地,她咬了咬微微颤抖的唇,想了一下,转身向咖啡间走去。

  “祈佑,这是你爱喝的黑咖啡,是我现磨的,你尝尝看!”章雨柔小心翼翼地端着一杯精心磨好的咖啡走到祈佑的书房,咖啡的香味顿时弥漫了整个书房。

  章雨柔的细心和温柔的声音轻轻拨动了祈佑的内心情感,但是他仍旧是头也不抬,冷硬的声音中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行了,放那就可以了,你出去吧!”

  章雨柔鼻子微微一酸,她强忍住泪水愣愣地站在那里。

  “还有,以后做饭和磨咖啡这类事情不需要你来亲自动手,那些下人都会做,你只需要做好你的祈家大少奶奶就行了!”祈佑简短地发出不悦的警告。

  “祈佑……”章雨柔心里一阵窒息,为什么他总是对自己那么冷漠?

  “你还有什么事情?”祈佑不耐烦地抬起头,看着欲言又止的章雨柔,冷冽地问道,他突然发现每当自己望着章雨柔如雾般的眼眸时,心中竟然有些微微的疼痛。

  “祈佑,我想跟你谈谈!”章雨柔目光如水。

  “哦?”祈佑微微斜了下身子,他扬了扬眉:“你想跟我谈什么?”

  章雨柔看着祈佑突然有感到有些不自然:“祈佑,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每天都冷言冷语的!”

  “哦?那么你想怎样?”祈佑压制住内心的怒火,低沉着声音问道。

  “我只是想要一段正常的婚姻生活,而我不知道自己还要怎样做才能令你满意”章雨柔缓缓开口说道,这是她压抑了很久的话,现在终于说出来了。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