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警王全本下载全集已经出来了,超级警王全文阅读全文怎么样?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现

发布时间:2018-12-29 14:39

超级警王免费版

超级警王全文阅读

  超级警王全本下载全集已经出来了,超级警王全文阅读全文怎么样?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城市天王》,作者是莫少卿,小说超级警王全文讲述了主角陈扬遭人陷害成为一名普通刑警,看他会如何强势崛起,在这都市中成为一代传奇……
  幕雨涵忙碌了一天,拖着异常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里。
  虽然县里给幕雨涵分配了房子,但是幕雨涵不想让人知道她与陈扬的关系,所以特意在外面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当然如果不是幕雨涵担心母亲多想,她才不会与陈扬住在一起。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幕雨涵才没有把她和陈扬的实际情况告诉自己的母亲。
  最近几天幕雨涵的母亲病了,而且十分的严重,现在已经是昏迷不醒了。
  虽然医院看在幕雨涵是县长的份上,没有收费就进行治疗了,但是幕雨涵不想落下一个以权谋私的名声,所以特意赶到银行取钱。
  当时陈扬负责那一片的安全,看到幕雨涵去银行取钱,自然明白了什么意思。
  幕雨涵的母亲平常对陈扬很刻薄,但是这个时候陈扬一个晚辈,自然应该要表示一番的,于是陈扬跑回家将银行卡拿了出来,等赶回去的时候,就发生了毒贩控制银行的事情。
  听到外面的动静,陈扬知道幕雨涵回来了。
  不过两个人很少会说话,陈扬也没有在意,而是继续的看着面前的砂锅。
  自从陈扬意外吞食项链之后,陈扬脑袋里面就出现了很多东西。就好像那枚项链是U盘资料,而陈扬的大脑则是电脑一样接受了很多无法想象的资料。
  例如让陈扬恢复了天阶C级实力的太极破天功法。
  陈扬在修炼太极破天功法的时候,突然的想到了丹药的知识,他认为自己炼制丹药或许可以救治幕雨涵的母亲,而陈扬想要炼制的,就是续命丹。
  不过想要炼制续命丹,是需要购买大批昂贵药材的。
  陈扬不会傻乎乎的没有验证过丹药的成效,就随意的去购买。
  所以他陈扬做了一个实验,先试验了一种用最廉价药了炼制的丹药效果。如果这

第1章 人质

  “陈扬,你这个废物,为什么要擅离职守!”

  夏日的阳光照射在明靖市麒麟县的大地上面,置身其中仿佛进入了一个大蒸笼,一辆辆的警车封锁了道路,将豪华气派的银行完全的合围了起来。

  原本繁华热闹的街道变得冷清了起来,除了荷枪实弹的警察外,几乎看不到任何的路人。

  枪声,警笛声,救护车声不断传来,躲避在一辆警车后面,穿着警服的中年人脸色铁青,狠狠的咒骂着站在他一旁穿着警服的年轻人。

  陈扬俊朗的外貌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自嘲。他的眼睛敏锐的朝着银行凝望了过去。陈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回家把银行卡拿过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哼,这次幕雨涵县长被毒贩当成了人质,陈扬要倒霉了。”

  “平常一副清高的样子,做事情却是这样玩忽职守,我看他怎么继续在刑警队待下去。”

  “早就应该把他踢出刑警队了,这样的废物留在刑警队简直就是对刑警队的侮辱。”

  四周传来了轻蔑的议论声,这些议论声却并没有让陈扬有任何的不满,此刻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银行那里。

  道路上面已经凝固的血液,在烈日下散发出腥臭的味道,似乎在无言的告诉人们,银行里面的是一伙凶狠的毒贩。

  几名被打伤的武警躺在担架上面,迅速的被抬走了。

  远处几名荷枪实弹的刑警,掩护着一名穿着警服的青年人来到了现场。

  青年人是麒麟县刑警中队长叶明宇,也是明靖市整个公安系统里面出了名的高手,无论是在徒手搏斗,还是在枪支射击方面,叶明宇在明靖市少遇对手。

  看到了叶明宇之后,不少的刑警都放松了很多。

  一瞬间,所有警察的目光都落在了叶明宇的身上,希望他可以挽救这场危机。

  然而让这些警察想不到的是,叶明宇只身来到了陈扬的面前。

  “现在怎么办?”

  叶明宇的话只有五个字,但是这五个字却落在了在场所有警察的耳中。

  被所有警察当成偶像的叶明宇,竟然来到一个被同伴称呼为废物的普通刑警面前,来询问这名普通刑警的现在怎么办,这让在场所有警察都惊愕了起来。

  陈扬表情复杂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叶明宇,如果是几年前的陈扬,他不会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进入到银行之中,将毒贩全部的击杀,解救出里面的人质。

  只是现在,他虽然有这个实力,但是他却不能够展露出来。

  四周警察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扬,如果不是叶明宇的声音清晰的落入他们的耳中,他们根本就不敢相信面前的事情是真的。

  可是让这些目瞪口呆警察更为惊讶的是,这名叫陈扬的普通刑警,竟然没有回答叶明宇的话。

  毒贩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尴尬,那嚣张的声音仿佛是魔鬼的催命符。

  与毒贩数年前交过手的陈扬,自然知道这些毒贩的狠辣。

  “马上把药品送进来,否则五分钟后我三十秒枪杀一个人质。”

  毒贩粗犷的声音从扩音器里面传来,伴随着毒贩粗犷声音的,还有女人的哭泣声,以及男人痛苦的呻.吟声。

  “中队长,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了,人质里面有幕县长。”面色铁青,刚刚咒骂陈扬的中年人来到了叶明宇的面前,一脸紧张的说着。

  不用中年人说,谁都清楚如果毒贩枪杀人质之后,他们将要承担的责任,更何况人质之中,还有一个县长幕雨涵!

  “你们是毒贩的对手吗?不自量力,自取灭亡。”陈扬的声音适当的响了起来。

  中年人作为陈扬的直接上级,听到陈扬的话,原本铁青的脸色,瞬间变得愤怒了起来,不过中年人也清楚,陈扬说的是事实,而四周的刑警则是幸灾乐祸的看着陈扬,等着陈扬被批评。

  “好了,这个时候不是闹矛盾的时候,陈扬,说说你的看法。”在中年人即将发作的时候,叶明宇制止了,而且态度十分温和的请教陈扬。

  叶明宇的做法,让众多警察十分的不解,他们始终都不明白,为什么叶明宇这样的高手,会低声下气,接二连三的询问一名普通刑警的意见。

  毒贩想要的药品已经送了过来,放在叶明宇的面前。

  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愿意将药品送到银行里面,里面可不是普通的罪犯,是一伙穷凶恶级的毒贩,他们手中有枪支,而且他们杀人如同杀鸡一样简单。

  陈扬仍然没有回答叶明宇的话,而是端起了装有药品的箱子,叼着一根牙签,朝着银行里面走了过去。

  叶明宇与中年人呆滞的看着陈扬,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陈扬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个废物想要在这个时候逞英雄,他可真是不把自己性命当回事啊。”

  “没有看到市局领导都赶过来了吗?这个时候他不逞英雄,什么时候逞英雄?”

  “难道他真的认为这些毒贩是吃素的吗?我看他进去之后,肯定会被毒贩打成筛子的。”

  警察们再次的议论了起来,陈扬与众不同的做法,让他们心里异常的难受,因为他们是没有胆量去做陈扬去做的事情,他们唯一能发泄心中不满的,就是对陈扬进行打击。

  市局领导们已经赶到了这里,跟随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些特警。

  两名穿着防弹衣的特警想要侦察一下情况,随即遭到了毒贩的猛烈射击。

  如同炒豆子的枪声在四周响了起来,两名特警倒在了地上。

  他们的同伴迅速的将受伤的特警拉了回去,所有的警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伙毒贩的强悍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随着枪声的响起,一些警察身体颤.抖了起来,拼命的蹲在地上。

  而不少的刑警则是注意到了,端着药品箱子的陈扬,却如同没事人一样,仍然朝着银行里面走了过去,甚至在枪声响起的时候,他连躲避都没有。

  市局的领导停止了脚步,一脸严肃的朝着陈扬看了过去。

  叶明宇急忙的来到了市局领导的面前,汇报着现在的情况。

  当听说有人员受伤消息的时候,市局领导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胡闹,现在给他们送去药品,岂不是让那个小伙子自寻死路吗?”

  一名市局领导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一脸不悦的说着。

  “他是自愿去的。”叶明宇轻声的回答着。

  “不自量力。”陪同在市局领导一旁的明靖市刑警大队长,则是不屑的看着陈扬的背影,淡淡的说着。

  进.入到银行内部之后,灼热的空气瞬间不见了,凉爽的空调风吹着,让陈扬不由的心神一震,目光仔细的朝着银行大厅里面看了过去。

  毒贩一共有五人,两个人手上的自动步枪,已经对对准了陈扬的脑袋。

  另外两个人的自动步枪,则是对准了蹲在地上的人质。

  还有一名毒贩则是躺在了椅子上面,鲜血顺着他的腿部流了下来。

  一名穿着深色职业装的清冷美丽带着一副眼镜的女人正在一旁清理伤口,陈扬的目光随即放在了女人的身上,虽然他表面平静,但是内气里面却是有着很大的震撼。

  因为陈扬注视的女人,就是麒麟县的县长幕雨涵。

  但是很多人却不知道,面前这位外貌清冷美丽的县长,同时也是陈扬名义上面的妻子。

  一名毒贩用自动步枪的枪托狠狠的击打在陈扬的头上,随即鲜血顺着陈扬的头上流了下来,不一会的时间,陈扬的脸上就满是血迹了。

  另外一名毒贩则是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陈扬,进行全面的搜身。

  没有从陈扬身上找到任何武器之后,殴打陈扬的毒贩嘴角露出了冷笑。

  “看到了吗?这些警察全都是废物,你们别指望他们会救你们,都给我老实一点。”一名毒贩声音冰冷的说着。

  在陈扬还没有做出决定是否出手的时候,刚刚使用枪托殴打陈扬的毒贩,再次举起了枪托,狠狠的朝着陈扬的后背击打了过去。

  陈扬的身躯朝着前面倾斜,险些倒在了地上。

  四名没有受伤的毒贩互相看了一眼后,殴打陈扬的毒贩拉着陈扬的衣服,朝着受伤的毒贩走了过去。

  “把伤口包扎好,不然打死你们。”毒贩凶狠的说着。

  紧接着,他又示威性的发射出一颗子弹。

  子弹击打在地面上,引起不远处蹲在地上人质的一阵惊呼。

  陈扬把药品箱子放在了地上,而一旁殴打陈扬的毒贩却是狠狠的踹了陈扬一脚,然后自己小心翼翼的将箱子打开。

  确定箱子里面是药品之后,毒贩这才站在了一旁,在警惕查看外面情况的同时,他又将枪口对准了幕雨涵,显然只要陈扬有什么异动,毒贩就会立即的开枪射击。

  陈扬蹲在了一旁,受伤的毒贩面色苍白,不过手上却拿着一把白色的沙漠之鹰手枪,同样对准了幕雨涵。

  两名毒贩的异常举动,引起了陈扬的注意。

  一旁的幕雨涵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仿佛陈扬就是陌生人一样。

  只不过陈扬在看一眼幕雨涵的时候,不由的有些尴尬了。

  因为幕雨涵穿的深色职业装是经过仔细裁剪的,十分的合体贴身,但是领口和袖口却是刻意设计的宽松了一些,前襟露出一截雪白的内衬,上面的两个扣子已经松开了,顺着陈扬的目光看下去,恰好看到脖子下.面的雪白的肌肤,以及那道深深的鸿沟。

第2章 弹性

  似乎察觉到了陈扬的目光,幕雨涵的嘴角露出了嘲讽的冷笑。

  与幕雨涵生活一年多了,陈扬自然明白幕雨涵这种冷笑的含义。

  脑袋上面流出的血液让陈扬的视线模糊了,恍惚之间陈扬看到了一年前两个人结婚的场景,当时幕雨涵的嘴角,也是这样嘲讽的冷笑。

  陈扬曾经是华夏国顶尖特种部队止战的队长,但是在执行一次的任务过程之中,止战特种部队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止战特种部队在那次打击中几乎全军覆没,陈扬因为意外得到一枚项链而幸存了下来。然而回到京城之后,等待陈扬的却是免职的结果。

  失去了自己的手足袍泽,失去了往日骄傲的实力,心灰意冷的陈扬整日把自己沉醉在酒精里面。可是有一天早上陈扬醒来的时候,却发现了身旁多了一个性.感妩媚的女人,而床单上面鲜红的血液,更是刺痛了陈扬的眼睛。

  当时在陈扬床.上的自然是幕雨涵了,陈扬不知道他是如何与幕雨涵睡在一起的。但是幕雨涵镇人心弦的哭喊声,让陈扬十分的自责。

  这件事情当时在京城闹了很久,如果不是幕雨涵最终选择嫁给了陈扬,恐怕现在的陈扬,就要在牢房里面度日了。

  与幕雨涵结婚之后,陈扬便与她来到了华夏国滇南省的明靖市,成为了麒麟县的一名普通刑警。原本陈扬认为自己一辈子就会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但是陈扬却没有想到,在一个月前,陈扬将得到的那枚项链意外的吞食了下去。

  吞食了项链之后,陈扬的身体就出现了异常,他的脑海里面出现很多复杂的东西,而让陈扬最不可思议的就是,他修炼了脑海里面出现的太极破天功法,却意外恢复了自己之前的实力。

  “砰”的一声枪响,打断了陈扬的回忆。

  陈扬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血迹,朝着不远处的人质看了过去。

  一名光头毒贩拉着一名性.感美女的手腕,脸上露出了凶狠的目光。

  “求求你,给我一点药品吧。”性.感美女苦苦的哀求着。

  “少废话,在多说一句话,老子毙了你。”光头毒贩凶狠的说着。

  性.感美女的目光朝着身旁一名大概七八岁的小女孩看了过去,小女孩的目光里面充满了惊恐,眼泪似乎已经流干了,而一旁的一名妇女,则是堵住了小女孩的嘴巴,生怕小女孩会哭出声来而惹恼了这伙毒贩。

  陈扬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小女孩的手臂上面已经流出了不少的鲜血,从小女孩苍白的脸色来看,陈扬知道小女孩肯定是失血过多了,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小女孩恐怕会有生命的危险。

  “你不是想要救她吗?我看她也是要死的样子,不如我做个好人,让她早点解脱吧。”光头毒贩一脸凶恶的说着。

  这些毒贩向来狠辣,他们是没有任何人性的。

  说着,光头毒贩穿着皮质军靴的右脚,狠狠的抬了起来,准备朝着小女孩的脖子踩了过去。一旁小女孩的母亲,则是苦苦的哀求着。

  小女孩的母亲因为哀求,而松开了小女孩的嘴巴,而小女孩却是哇的一声哭出了声音,光头毒贩没有任何的怜悯,一脚将小女孩的母亲踢开,紧接着又朝着小女孩的脖子踩了过去。

  “住手!”陈扬站了起来,怒目看着光头毒贩说。

  光头毒贩有些惊愕的看着陈扬,脸上随即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小女孩的母亲急忙的爬了过来,畏惧的抱着小女孩哭泣。

  在陈扬一旁刚刚殴打过陈扬的毒贩,脸上露出了冷笑,他脸上的刀疤让人不由的产生畏惧,而光头毒贩却是一步步的朝着陈扬走了过去。

  性.感的美女向陈扬投来了担忧的目光,而幕雨涵却是冷淡的看着地面,也不关心陈扬的死活。

  光头毒贩将自动步枪斜跨在胸前,从小腿上面抽出了一把M9多功能军用.匕首,一步步的朝着陈扬走来。

  军靴踩在瓷砖上面的声音,加重了大厅里面的紧张气息。

  蹲在地上的人质屏住了呼吸,目光紧张而又担忧的看着陈扬。

  似乎受到了这种气息的感染,蹲在地上的幕雨涵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已经站了起来的陈扬。

  看到陈扬脸上的血迹,以及镇定的神情,幕雨涵微微皱了下眉头。

  当初如果不是那个人劝解她,她一定会把陈扬告到牢房里面去。

  可是现在看到陈扬的神情后,幕雨涵突然感觉与自己生活一年多的陈扬,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另外看守人质的长发毒贩,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很是期待的看着陈扬,似乎在等着光头毒贩将匕首刺入到陈扬的身体里面的那一刻的到来。

  然而就在光头毒贩举起匕首,准备将匕首的刺入到陈扬身体的时候。

  面前的陈扬却躲闪了过去,光头毒贩的匕首刺空了。光头毒贩想要抽回自己的匕首,可是觉得自己腰部受到了袭击,他的匕首朝着躺在椅子上面受伤的毒贩刺了过去。

  光头毒贩不由的一惊,想要把身躯扭到一旁,可是身后的力量加大了。

  在光头毒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匕首已经狠狠的扎入到受伤毒贩的心脏上面了。受伤毒贩满是惊愕的看着光头毒贩,光头毒贩茫然的醒悟了过来,是那个警察在捣鬼!

  长发毒贩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一幕,脸上露出了呆滞的表情。显然他是没有预料到会是这个样子,另外两名毒贩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一脸紧张的看着外面,生怕外面的警察会趁机冲进来。

  此刻的陈扬十分滑稽的倒在了地上,他刚才傻乎乎躲避的样子很好笑,但是人质之中却没有人笑出来,而是满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一幕。

  而看到光头毒贩的匕首落在了受伤毒贩的身上,人质们惊愕的看着陈扬。

  幕雨涵有些震惊的看着陈扬,陈扬看似滑稽的躲避,却是没有逃脱距离她的眼神,在陈扬躲避的时候,幕雨涵看到陈扬的手肘,狠狠的击打在光头毒贩的腰部上面。

  “他难道想要逃跑?”

  看到陈扬的身躯朝着一旁移动了过去,幕雨涵不由紧张的想着。

  可是一道粗鲁的咒骂声,在幕雨涵的耳边响了起来。

  “我弄死你。”

  看守人质的长发毒贩,端起了自动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面前的陈扬。

  过度的愤怒让长发毒贩失去了理智,实际上面这些毒贩的脾气都是异常火爆的。

  哒哒哒,随着自动步枪发出枪声,弹壳掉落在地上。

  陈扬的身躯朝着一旁扑了过去,扑在了幕雨涵身旁的光头毒贩身上。刚刚想要对幕雨涵下手的光头毒贩,随即被陈扬扑倒。

  三颗子弹狠狠的击打在了陈扬后面刀疤毒贩身上,刀疤毒贩自从受伤毒贩被匕首扎死后,就一直在监视外面的情况,他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同伙会朝着他开枪。

  刀疤毒贩倒在了地上,满脸疑惑的看着长发毒贩。

  长发毒贩出现了一丝惊慌,另外一名监视的毒贩则是将枪口对准了长发毒贩。

  “不是,我不是故意的。”长发毒贩急忙的解释着。

  这名毒贩看了看长发毒贩,随即目光迅速的盯着外面,他左手动了动自己的右耳,嘴唇轻声的说了一句话,不过距离太远,陈扬并没有听到。

  陈扬已经站了起来,而幕雨涵却惊讶的发现,光头毒贩已经倒在了地上!

  “我要杀了你。”长发毒贩端着自动步枪迅速的朝着陈扬走了过来。

  当长发毒贩靠近陈扬的时候,一直蹲在地上的幕雨涵,突然的站了起来,拿起了受伤毒贩的手枪,对准了长发毒贩的脑袋。

  “不要动。”幕雨涵很是稳定的说着。

  另外一名毒贩朝着幕雨涵看了过来,脸上露出了冷笑,他端起了自动步枪,将枪口对准了幕雨涵的身躯。

  “不要开枪。”陈扬一边喊着话,一边朝着幕雨涵走了过去。

  而在这个时候,陈扬将嘴上的牙签拿在了右手上面,狠狠的朝着另外一名毒贩丢了过去,牙签穿透了毒贩的右手,他痛苦的叫喊了起来。

  幕雨涵疑惑的看着陈扬,而被她顶着脑袋的长发毒贩,似乎想要移动。

  这时幕雨涵感觉自己的右手似乎被陈扬的右手握住了,紧接着一股巨大的撞击力从手枪上面传来,幕雨涵不由感觉手腕一阵的疼痛,手枪也掉落在地上.了。

  长发毒贩被打中了头部,有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眼,倒在地上死不瞑目呀。

  陈扬却是“吓得”急忙的跑到了一旁,他脚下的椅子,又很不巧的朝着被牙签击伤右手毒贩脑袋上面撞击了过去,这名毒贩刚刚想要用左手扣动扳机,脑袋随即又受到了重击,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出来,显然是已经死了。

  幕雨涵看到活生生的人近距离死在了他的面前。

  所有的冷静,所有的理智,全部被幕雨涵抛到了一旁。

  她先是惊恐的叫喊了一声,随后则是下意识的朝着银行外面跑了出去。

  陈扬看到幕雨涵朝着外面跑了出去,不由的心头一惊。

  此刻陈扬也完全不管是否暴露出自己实力的问题了,他迅速的朝着幕雨涵追了过去。

  在幕雨涵几乎接近门口的时候,陈扬从后面抱住了幕雨涵,就地一滚。

  幕雨涵整个人呆滞了,原本惊恐脸上瞬间出现了一朵红晕。

  人质看到毒贩完全被解决了,纷纷想要朝着外面跑出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玻璃瞬间碎裂,一颗子弹狠狠的镶入到瓷砖之中!

第3章 生死线

  银行里面连续的枪声,牵动了外面的警察们。

  市局的领导们来回在道路上面走动着,汗水顺着他们脸上滑落,但是他们却没有时间去擦掉。

  不要说麒麟县的县长幕雨涵出现意外,就是普通一个人质出现意外,他们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都是一个问题。

  市局领导无言的怒火,政府领导接二连三的电话,让这些警察的神经开始绷紧了起来,他们把目光全部放在银行里面,恨不得自己拥有一双透视眼,能够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是幕县长!”

  不知道哪个警察喊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朝着银行看了过去。

  的确是幕雨涵,她已经朝着门口跑了过来。

  就在所有警察疑惑的时候,幕雨涵的身后出现了陈扬。

  虽然很多警察表面上都没有说出来,但是大多数警察都认为,刚才银行里面的枪声,肯定是毒贩将陈扬射杀了,按照这些毒贩的个性,他们不会允许一个警察留在他们的身旁。

  可是当陈扬出现的时候,这些人失望了。更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是,陈扬这个家伙,竟然双手按在了幕雨涵的胸上。

  不少警察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幕雨涵的称号是冰山美人。

  多少人拜倒在幕雨涵的石榴裙下,想要一亲芳泽,但是幕雨涵清冷的个性,让很多人敬而远之。

  更夸张的是,两个人还在地上面滚了几下?

  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很多警察都想要知道,但是此刻这些警察更想知道的是,陈扬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幕雨涵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哼,等着看吧,麒麟县的一个镇长只是语言上面骚扰了幕县长,幕县长就把他告到了市政府那里,最后这个镇长还不是滚了吗?”

  “就是,陈扬以为他是在英雄救美吗?一会等幕县长出来,肯定会狠狠收拾陈扬的,这个废物早就应该滚出刑警队了。”

  “听说幕县长有洁癖,现在陈扬摸了她那里,我看她肯定不会放过陈扬的。不过如果我能够摸一下,让我死了都值。”

  几名警察轻声的议论了起来,在他们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后,他们立即停止了议论,神情紧张的看着银行。

  叶浩宇第一时间来到了市局领导的面前,将市局领导按了下去。

  市局领导有些恼怒,但是发现叶浩宇的目光看着四周的高处,市局领导随即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批的特警立即开始寻找了起来,显然他们也已经发现了四周高处有毒贩的狙击手在埋伏!

  “马上排查四周高处!”

  叶浩宇看到银行里面陈扬打出的手势,迅速的下达了命令。

  刑警中队的人随即执行了命令,而那些特警则是一脸轻蔑的看着这些刑警。

  “你们的人不要乱动,银行里面的毒贩会射击的。”

  一名武警军官朝着叶浩宇这里大声喊了过来。

  “银行里面已经安全了,现在最危险的是那名狙击手!”

  叶浩宇大声的回答了一声,拿出了自己的手枪,带着几名刑警,快速的朝着一旁跑了过去。

  几名武警轻声的议论了起来,他们脸上充满了质疑。银行里面唯一能够解决那名毒贩的,就是刚才的那名刑警。

  只是看着那名很是清瘦的刑警,特警们摇摇头,他们不会认为这名清瘦的刑警,能够解决里面的毒贩,那些毒贩可不同地痞混混,即便是他们最出色的特警战士,也不能保证一个人完成解决全部的毒贩。

  “放开我。”

  幕雨涵轻声的喊着,虽然她知道外面还有毒贩的人,但是被陈扬这样的抱着,幕雨涵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年前的事情,那是她心里永远的伤疤。

  现在陈扬这样抱着她,无异于是揭开了她那道人生之中最痛苦的伤疤。

  陈扬不是不想放开幕雨涵,而是他不敢动。

  虽然现在他恢复了之前天阶C级的实力,但是面对一名出色的狙击手,陈扬是不敢轻敌的,尤其是看到那颗子弹准确的着落点,更是让陈扬确定,这名毒贩的狙击手,肯定是个高手,即便是之前自己止战特种部队里面狙击手,想要解决这名狙击手,都要花费一些时间的。

  想到了止战特种部队,陈扬的情绪有些低落了起来。

  此刻陈扬在坐在了地上,他身后靠着一根柱子上面,幕雨涵则是坐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陈扬自己都知道这个姿势有些暧.昧,但是他不敢乱动。

  幕雨涵虽然知道他是在保护自己来,可是想到一年前的陈扬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幕雨涵的牙齿,对准了陈扬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下去。

  鲜血顺着陈扬的手臂流淌了出来,陈扬皱了皱眉头。

  虽然他怀疑那次与幕雨涵睡在一起,肯定是别人陷害的,但是毕竟陈扬无情剥夺了幕雨涵的第一次。

  “大家都不要动,全部在原地不要动。”

  看到人质之中有人行动了起来,陈扬急忙的喊着,这也是他皱眉头的原因。

  一名脖子上面带着很粗金项链,穿着一身国外名牌范思哲服装的男子,却是依然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你这个废物警察,在这里借机揩油就算了,凭什么让我们继续在这里看你表演,难道你们还想在这里上演一副活春宫吗?告诉你,你和这个婊子不要脸去演,老子还没时间看呢。”男子凶狠的说着。

  陈扬能够理解这名男子此刻的情绪,是谁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难免都会有些火气的。他们的发泄对象,自然是警察的身上.了,当然这名男子显然是有所依靠,否则他也不敢这样的咒骂陈扬。

  “这位先生,你说话注意点,对面高处很有可能有……”陈扬一脸严肃的说着。

  但是陈扬的话却被男子粗暴的打断了:“别和老子废话了。”

  一些人质冷漠的目光看着陈扬,显然对陈扬的话表示怀疑。

  有的人,你对他好,人家未必会领情。

  有的人,你对他在好,他始终都不会相信你的,哪怕你刚刚救了他的性命。

  说着,男子大步的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男子刚刚接近门口,一颗子弹精准的击中了他的头部。

  这名男子的身躯倒在了地上,陈扬急忙的捂住了幕雨涵的眼睛。

  听到男子身躯倒地的声音后,幕雨涵的身躯明显颤.抖了一下。

  一些想要跟随男子身后离开银行的人质,立即尖叫了起来。

  “别怕,我在这里。你不要动,我会保护你的。”陈扬轻声在幕雨涵身旁说着。

  幕雨涵的身躯紧紧的贴着陈扬的身体,可是陈扬却轻轻的推开了幕雨涵。

  陈扬利用这个机会,迅速的朝着大厅里面跑了过去。

  他随手将地上的自动步枪捡了起来,同时检查了一下光头毒贩的情况。

  在这五名毒贩里面,光头毒贩是陈扬唯一留下的活口。

  幕雨涵不敢相信的看着陈扬将自己丢在了这么危险的地方,而他自己却朝着里面走了过去,她眼睛里面满是失落。

  陈扬看着两名特警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银行,急忙的朝着他们打出了一个安全的手势。

  看到特警将信将疑的前进,陈扬也不去管他们了。

  幕雨涵那里是安全的,陈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紧急为受伤人质进行治疗。

  拿起了药箱,陈扬最先跑到小女孩那里。

  小女孩已经昏迷了过去,陈扬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他急忙的替小女孩包扎了一下胳膊上面的伤口,左手直接将小女孩抱在了怀里,右手端着自动步枪。不顾狙击手的危险,陈扬迅速的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小女孩的母亲始终是呆滞的,等到陈扬抱走她的女儿后,她急忙的站了起来。

  一旁的性.感美女自然知道危险,她急忙的拉住了小女孩的母亲。小女孩的母亲蹲在了地上,目光却仍然没有离开陈扬。

  “不要动。”

  看到幕雨涵想要行动,陈扬大喝一声。

  陈扬的双目有些威严,竟然吓得幕雨涵不敢在乱动了。

  而此刻的陈扬,已经接近了门口,接近了那道不可逾越的死亡生死线!

第4章 误打误撞

  阳光火辣辣的照射在大地上,此刻的大地如同烤炉一样炎热。

  楼顶上面的中年人端着狙击步枪,聚精会神的通过狙击镜看着银行。

  在世界神枪手的排行榜上面,中年人是可以进.入到前二十名的。而且中年人自身也有地阶A级的实力。

  目前世界上面有地阶,天阶,古武者,异能者,圣者,王者的划分,每个级别又分为CBA三个等级,能够在中年人枪下逃脱的,也只有天阶A级以上的人物了。

  此刻银行内的同伙完全的失去了联系,中年人不用想就知道,那个很年轻的警察,应该将自己的同伙全部解决了。

  那个年轻的警察,竟然可以在自己的枪下救走那个女人,这是中年人没有预料到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中年人也不相信那个年轻的警察,会是天阶A级以上的人物。

  “终于来了吗?”看到了脚尖出现在狙击镜里面,中年人有些兴.奋的说着。

  他的手指握在了扳机上面,等待着目标的出现。

  虽然他察觉到了警察已经在四周搜索,但是中年人却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在击杀年轻警察与那名女子之后撤离这里。

  只要将这两个人击杀了,中年人会得到一笔不菲的酬劳。

  当然如果任务失败了,中年人不会得到一分钱。

  “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毫无预兆的打在了中年人的狙击镜上面。

  中年人震惊的看着狙击镜里面的男子离开了银行,他很想要扣动扳机,但是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中年人额头上面出现了一个血洞,身躯倒在了阳台上面。

  “陈扬,你这个废物,你为什么要擅自行动。”

  陈扬刚刚将小女孩送到救护车上面,后面就传来了刑警队长的咆哮声。

  四周的警察纷纷看了过去,他们的目光之中有幸灾乐祸的,也有一些同情的,更有一些嘲讽的。

  市局领导在不远处部署,正准备让特警冲到银行里面。

  直到陈扬出来后,他们这才渐渐的相信,银行里面的毒贩大概被解决了。

  “我为什么擅自行动?难道我要像你们一样躲在警车后面,看着那些人质一个个被杀死吗?”陈扬冷漠的回答着说。

  对于这些刑警的表现,陈扬有莫名的火气。

  刑警队长面色铁青,对于陈扬的指责,让他十分的难堪。

  不过银行里面暂时是安全了,可是刑警队长却不会认为那些毒贩是陈扬解决的。

  “你这个废物,这件事情是因为你引起的,你是要负责任的。”刑警队长大声的咒骂着,将自己的怒火全部的发泄了出来。

  银行里面的大批人质已经被救了出来,伤者全部被送到了救护车上面。

  几名特警也将毒贩的尸体抬了出来,而陈扬故意留下活口的光头毒贩,则是直接被押送到了一辆警车上面。

  “至少他们都安全了,如果像你那样的躲在警车后面,他们未必能够安全的走出来。”陈扬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

  刑警队长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平常看着陈扬有点清高的样子,而且很不合群,所以出了事情之后,刑警队长认为陈扬是最好的替罪羔羊。

  只是刑警队长没有想到,陈扬会做出一系列的反应,而且还保证了人质的安全。

  刑警队长还想要说什么,市局领导在特警军官的陪同下来到了陈扬这里。

  “同志,你身手不错啊,五个毒贩竟然被你解决了四个。”特警军官一脸赞许的说着,这样的身手即便是在特警部队里面,也是很难找到的。

  市局领导也把所有的功劳记在了陈扬的头上,表扬了陈扬几句,又拍了拍陈扬的肩膀,随后急忙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急忙的向市政府汇报情况。

  毒贩被解决了,是被以往这些刑警看不起,刚刚还称他为废物的陈扬解决了。

  每一个警察都愧疚的低着头,这样的结果,无异于是他们狗眼看人低了。

  但是一些与陈扬关系不好的刑警,仍然是冷漠的看着陈扬。

  尤其是在穿着深色职业装的幕雨涵走过来的时候,这些刑警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冷笑,他们认为幕雨涵是来找陈扬麻烦的。

  不要说是这些刑警会这样认为,即便是陈扬也是这样认为的。

  陈扬想要转身离开这里,现在他可不想和幕雨涵说话。

  平常幕雨涵就是一副清冷的样子,偶尔冒出来的一句话能够把人气死。

  要是在这些警察面前幕雨涵不给陈扬面子,陈扬也没有任何办法。

  “陈扬,你没事吧。”幕雨涵冷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陈扬的脚步停止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幕雨涵,摇了摇头。

  幕雨涵看着陈扬的表情,心里有些后悔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陈扬是怎么发现那个狙击手的,但是幕雨涵后来才明白,当时陈扬将自己扑到,是在救自己的性命,而且刚才很多人质在接受询问的时候,都说陈扬误打误撞杀了三个毒贩,幕雨涵杀了一个毒贩。

  但是幕雨涵却十分的清楚,这四个毒贩都是陈扬击杀的,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只不过陈扬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如果不是幕雨涵与陈扬很近,幕雨涵说不定都会被陈扬这些假象所欺骗了。

  有一年前那件不愉快的事情在,幕雨涵心里始终对陈扬是有着怨恨的。

  可是陈扬救了她的性命,她就应该和他说一句谢谢!

  四周的警察目瞪口呆了起来,甚至距离远一些的警察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他们真怀疑自己是看错了,性格冷淡的幕雨涵,在被陈扬摸了胸部之后,竟然跑过来关心陈扬?

  “谢谢你。”幕雨涵庄重的说着。

  这些警察还在疑惑的时候,幕雨涵竟然又说谢谢了。

  与陈扬关系不好的刑警完全的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刑警队长嘴巴张开几次,可是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即便是陈扬从银行里面安全的跑了出来,他们也不相信陈扬击毙了毒贩!

  不过现在幕雨涵的这一番话,等于间接的承认了里面的毒贩全部是陈扬击毙的。

  一层层的报告迅速的被提交到市领导里面了,这样的结果让市局领导哭笑不得。

  一个年轻的刑警误打误撞的击杀了三名毒贩,而麒麟县的女县长则是亲手枪毙了一名毒贩,另外一名毒贩意外昏迷,还有就是狙击手也意外死亡了。这样的报告自然是不能够直接刊登出去的。

  经过市局领导的仔细研究之后,在这件事情上面,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

  等到报纸上面刊登出来的时候,就成了两名年轻刑警不惧危险,深入到银行里面与毒贩英勇搏斗,被当成人质的女县长幕雨涵积极配合,一举击毙了四名毒贩,生擒一名毒贩,另外在警方的大力搜索下,击毙了另外一名在逃的毒贩。

  这一类的事情,陈扬自然是不会关心的。

  陈扬解决了毒贩的问题后,原本想要找个机会把银行卡给幕雨涵的。

  可是幕雨涵却一直都在与市局领导在一起,陈扬自然不好走过去的。

  看着个个精神抖擞的警察们,陈扬脸上露出了苦笑,他将一根香烟叼在了嘴里,刚刚想要点燃的时候,神情有些低落,随即把香烟放在了烟盒里面。

  刑警中队长叶明宇来到了陈扬的面前,一脸讨好的掏出了自己的中华香烟。

  陈扬并没有接过去,而是继续的朝着前面行走。

  “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一枪命中额头,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老大,你真是我偶像,你什么时候能教教我。”叶明宇讨好的说着。

  陈扬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朝着四周看了过去。

  发现没有人之后,陈扬冷冷的说着:“我说过了,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叶明宇听到陈扬的话,脚步停止了下来。想当初作为预备队员进.入到止战,叶明宇对陈扬是十分崇拜的,只不过自己不到一周的时间就被淘汰了。

  靠着家里的关系,叶明宇来到了明靖市担任了刑警中队长的职务,并且成为了明靖市警界之中的高手。但是叶明宇却是知道,自己在陈扬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

  虽然不知道陈扬为什么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步,但是叶明宇还是一心想要从陈扬这里学到一些本事,因为他清楚止战特种部队的厉害之处。

  “我不会放弃的。”叶明宇严肃的说着。

  陈扬却是连头都没有回,直接离开了这里。

  只不过陈扬并没有发现,在不远处的一辆警车旁。

  市局刑侦刑警大队长徐天雷看着报告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他的目光放在了误打误撞四个字上面。

  徐天雷的目光朝着银行里面看了过去,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尤其是当他脑海里面出现陈扬迅速的将幕雨涵抱住,躲过狙击手射击的那一幕。

  “真是误打误撞嘛?”徐天雷喃喃自语的说着。

  一群群的警察满脸骄傲的暴露在媒体的长.枪短炮下,而真正的英雄,却早已经离去,他留下的,只是一个落寞的背影。

第5章 炼制续命丹

  幕雨涵忙碌了一天,拖着异常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里。

  虽然县里给幕雨涵分配了房子,但是幕雨涵不想让人知道她与陈扬的关系,所以特意在外面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当然如果不是幕雨涵担心母亲多想,她才不会与陈扬住在一起。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幕雨涵才没有把她和陈扬的实际情况告诉自己的母亲。

  最近几天幕雨涵的母亲病了,而且十分的严重,现在已经是昏迷不醒了。

  虽然医院看在幕雨涵是县长的份上,没有收费就进行治疗了,但是幕雨涵不想落下一个以权谋私的名声,所以特意赶到银行取钱。

  当时陈扬负责那一片的安全,看到幕雨涵去银行取钱,自然明白了什么意思。

  幕雨涵的母亲平常对陈扬很刻薄,但是这个时候陈扬一个晚辈,自然应该要表示一番的,于是陈扬跑回家将银行卡拿了出来,等赶回去的时候,就发生了毒贩控制银行的事情。

  听到外面的动静,陈扬知道幕雨涵回来了。

  不过两个人很少会说话,陈扬也没有在意,而是继续的看着面前的砂锅。

  自从陈扬意外吞食项链之后,陈扬脑袋里面就出现了很多东西。就好像那枚项链是U盘资料,而陈扬的大脑则是电脑一样接受了很多无法想象的资料。

  例如让陈扬恢复了天阶C级实力的太极破天功法。

  陈扬在修炼太极破天功法的时候,突然的想到了丹药的知识,他认为自己炼制丹药或许可以救治幕雨涵的母亲,而陈扬想要炼制的,就是续命丹。

  不过想要炼制续命丹,是需要购买大批昂贵药材的。

  陈扬不会傻乎乎的没有验证过丹药的成效,就随意的去购买。

  所以他陈扬做了一个实验,先试验了一种用最廉价药了炼制的丹药效果。如果这个丹药有效果的话,陈扬就会去购买那些昂贵的药材,炼制续命丹。

  砂锅里面已经散发出阵阵的清香,陈扬拿出了砂锅里面三颗黑乎乎的小圆球。

  与自己平常吃的小药丸一样,不过却是带着一股香味。

  陈扬拿起了菜刀,轻轻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下。

  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陈扬急忙的将丹药捣碎,涂抹在伤口上面了。

  按照陈扬的记忆,这种最普通的丹药是治疗普通创伤的。

  在陈扬的视线下,伤口以肉眼可以观看的速度迅速的愈合了。

  如果不是陈扬的手上还有血迹,陈扬几乎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陈扬疯狂的朝着外面跑了出去,急忙将桌子上面的一叠钱拿了起来。

  幕雨涵看到陈扬的动.作后,脸上露出了冷笑。

  在幕雨涵看来,陈扬是担心自己去动他的钱。但是幕雨涵哪里知道,这些钱原本是陈扬给幕雨涵母亲治病的,不过现在看到丹药有效果后,陈扬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这笔钱去购买那些药材,为幕雨涵的母亲炼制一枚续命丹!

  陈扬的心思幕雨涵不懂,而幕雨涵的想法陈扬也不清楚。

  此刻两个人的感觉就如同外面朦胧的月色,谁也看不清谁。

  躺在沙发上面,陈扬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

  止战特种部队全军覆没的那一幕,始终在陈扬的脑海之中出现。

  尤其是今天解决那些毒贩之后,陈扬越加的想到当初的情景了。

  当初他幸存之后,职务被免,实力全失,他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才会沉醉与酒精之中,现在陈扬的情况不一样了,他恢复了天阶C级的实力,甚至可以依靠太极破天功法来达到以前陈扬不敢想的境界。

  他要找到那些杀死自己十一名袍泽手足生命的凶手,他要为这十一名袍泽手足报仇,他要恢复止战这个番号的荣誉!

  “啊!”

  就在这个时候,幕雨涵的房间里面传来了一声惊叫。

  陈扬立即朝着幕雨涵的房间跑了过去,他迅速的打开了房门。

  借助淡淡的光芒,陈扬看到幕雨涵坐在了床.上,身体在发抖。

  陈扬急忙的走了过去,幕雨涵一下子就扑到了陈扬的怀抱里面,就如同落水的人拼命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

  幕雨涵穿着一件淡紫色的睡衣,V领稍低,轻轻的摩擦着陈扬的胸膛,如果幕雨涵母亲没有住院的话,陈扬是要与她睡在一个房间的。

  当然虽然两个人睡在一个房间里面,陈扬无论春夏秋冬都是睡在地板上面的,而且陈扬在的时候,幕雨涵从来都不会穿睡衣。

  幕雨涵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她嘴里轻轻的说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陈扬轻轻的拍着幕雨涵的后背,幕雨涵的情绪这才渐渐冷静了下来。

  即便是一向理智的幕雨涵,在遇到白天那样的事情后,难免会有些心理负担的。

  渐渐的,幕雨涵的眼睛闭上.了。

  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她是在梦游一样。

  陈扬轻轻的抱起幕雨涵,将她放在了床.上。

  可是等到陈扬要离开的时候,幕雨涵下意识的却抓住了陈扬的双手。

  陈扬无奈的坐在了一旁,他知道幕雨涵潜意识里面,将这双手臂当成了依靠。

  靠在墙壁上面,陈扬渐渐的沉睡了过去。

  早上陈扬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幕雨涵的叫喊声。

  陈扬睁开了眼镜,发现幕雨涵愤怒的看着自己。

  “昨晚你……”陈扬想要解释。

  幕雨涵冷冷的喊着:“你给我滚出去。”

  陈扬知道幕雨涵的个性,也不再解释,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洗漱之后,陈扬穿好了警服,准备离开家门的时候,穿着职业装的幕雨涵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陈扬。

  显然她回忆起昨晚的事情了,陈扬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离开了家门。

  五名毒贩被击毙,一名毒贩被生擒。

  这样的战果是很了不起的,虽然内部都清楚陈扬是误打误撞,但是陈扬还是有功劳的,更何况报纸上面已经刊登了相关的报道。

  虽然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名“勇敢的刑警”,但是谁都清楚里面的门道,这名“勇敢的刑警”肯定是个有后台的人,他现在已经调任到明靖市其它县城里面担任刑警队长了。

  而陈扬这个真正做出贡献的人物,却是没有改变任何的职务。

  也许是上面领导觉得不好意思了,市局里面已经传出流言了,陈扬即将要升任刑警队长了。

  这样的事情对于陈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原本他的顶头上司就对他有所不满了,现在传出这样的流言,陈扬的日子更不好过了,来到刑警队之后,刑警队长压根就没有给陈扬任何好脸色。

  “大家也都清楚,毒贩虽然被击毙了,但是毒品却已经流传了下去。市局已经下达了命令,要求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这批流传下去的毒品,重点盘查各个酒店,酒吧,宾馆,KTV,夜店等娱乐场所,务必要找到这批毒品。”刑警队长苏云山一本正经的说着。

  说完这些话之后,苏云山又像模像样的把市局领导的传达的文件念了一边。

  苏云山是明靖市本地人,是从底层爬上去的,已经四十岁了,为人尖酸刻薄,典型的老油条,经常针对陈扬。

  “队长,那名生擒的毒贩呢?”陈扬虽然不愿意和苏云山说话,但是对于这个他故意留下的活口,陈扬还是很在意的。

  如果不是当时人多眼杂,陈扬早就进行审问了。

  “已经死了。”苏云山冷淡的回答着。

  紧接着苏云山又开始部署了任务,但是他后面的话陈扬一句都没有听下去。

  生擒的毒贩死了,这件事情越来越引起了陈扬注意。

  那伙毒贩看似恰好进.入到银行里面的,但是实际上面他们是有选择的。

  无论是幕雨涵给毒贩医治,还是毒贩将枪支对准幕雨涵,显然他们早已经知道了幕雨涵的身份。

  陈扬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所以故意留下一个活口。但是现在这个活口死了,这更让陈扬警觉了起来。

  “队长,我能不能更换一下啊。”

  一道憨厚的声音打破了陈扬的思考。

  距离陈扬不远处的一名强壮的刑警站了起来,一脸哀求的说着。

  “林晓峰,你和陈扬一组,到摇滚酒吧去检查,这是命令。”苏云山一脸严肃的说着。

  原本林晓峰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看到其它刑警幸灾乐祸的样子,只好坐在了椅子上面。

  随着苏云山的一句出发,刑警两个为一组,离开了这里。

  所有人在离开的时候,都看了一眼陈扬,瞬间轻声的安慰了一句林晓峰。

  苏云山则是露出了冷笑,看了一眼陈扬后,离开了会议室。

  林晓峰是毕业不久的,人虽然长得很强壮,不过胆子却是小了一点,而且人还憨厚懦弱,其它的刑警经常戏弄他。

  可以说整个刑警队,陈扬和林晓峰是很受排斥的两个人。

  而他们要去的摇滚酒吧,自然不是什么好地方了,否则林晓峰也不会要求换组。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