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叶步凡与苗翠翠小说-非凡小仙医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9 14:03

《非凡小仙医》的主人公是叶步凡苗翠翠,是作者“花间刀”所著,讲述了叶步凡是村里一个普通小农名,然而一次偶然他成了一个非凡小仙医,从此生活百变,美女相拥......

非凡小仙医叶步凡苗翠翠小说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咣当!

叶步凡一脚踹开了漏风的破门,搀扶着哼唧个不停的郭淑珍进了屋。

“小凡,你就住这地方?”郭淑珍打量着四处漏风的房间,惊诧的道。

“还不是拜你男人跟村长所赐!”叶步凡冷笑道。

“小凡,村长挤兑你,无非就是想把你逼走,给他儿子刘一祯那个废物腾地儿开诊所。”郭淑珍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辜的道,“婶儿可是从来都没参与这件事儿……”

“行了,说这些有啥用,你不是尾巴根疼吗,手扶着床,把屁股撅起来,也好方便我给你检查。”叶步凡没好气的道。

“是这样嘛?”

闻言,郭淑珍显然也不想再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双手杵在床板子上,撅起了屁股。

噗!

叶步凡打眼一瞧,只觉鼻孔一热,差点儿喷出两道血色毛毛虫,直到此时,他才留意到,这熊娘们儿居然穿了一条近乎半透明的紧身裤。

因那紧身裤绷在身上的缘故,叶步凡能够清晰的看到下边的风景。

抛开对郭淑珍打心底的厌恶,单单说这骚娘们儿此时摆出的姿势,是真他娘的惹火诱人呐!

刚熄灭的邪火,蹭的一下又蹿了上来,叶步凡急忙收敛心神,移开目光道:“裤子脱喽。”

“哎哟,小凡,检查一下而已,干啥还要让婶儿脱裤子嘞?”

郭淑珍回头,媚眼连抛,嗲声道,“坏小子,你该不会是对婶儿,也有啥非分之想吧?”

“没错,小爷想整你了,行了吧!”叶步凡虽然知道这熊娘们儿尖酸刻薄的很,但,嘴上便宜,不占白不占,一边说着一边打了盆水,迅速洗净了手,来到了床边。

“想整婶儿的人多了,你先脱了裤子,让婶儿瞧瞧你够不够格。”

“淑珍婶儿,你这会儿发骚,尾巴根儿不疼了是吧?不疼的话,就赶紧闪人,小爷这儿庙小,容不得你这座大神。”

“疼、疼的很呢,婶儿这会儿疼的没力气脱裤子了,你帮我婶儿脱呗。”郭淑珍扭着稍显丰满的腰肢,语气中竟然充满了哀求。

靠!

叶步凡闻言,不仅皱了皱眉,今个这已经是他脱第二个女人的衣服了,只是,相较于脱李玉梅裤子时的激动而言,此时,面对如猫发春的郭淑珍,心里更多的是警惕。

“矫情!”叶步凡嘀咕了一句,双手攀上郭淑珍的裤腰,简单粗暴的直接往下就是一扯,看着眼下的风景。

妈的,这女人虽然人品不咋地,但,这皮肤保养的确实不赖,看上去确实有种油光水嫩的感觉。

啪!

叶步凡恶作剧似的拍了一巴掌,居然颇有弹性。

“哎哟……”郭淑珍立马发出一声娇呼,非但没有责怪叶步凡无礼的举动,反而身子向叶步凡靠了过去。

“别动!”叶步凡断喝。

郭淑珍身子一颤,果真不敢在动弹半分,嘴上却不闲着,催促道:“小凡,婶儿疼的厉害,你还不赶紧给婶儿检查,等啥呢?”

“你这么动来动去的,我怎么给你检查?”看着那两片摇曳抖动不止的丰臀,叶步凡不禁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随手将她的裤子往下拽了拽,紧接着检查了起来,边摁边问道,“这儿疼吗?”

“嗯……”郭淑珍浑身一哆嗦,口中情不自禁的吁出一口长气,很是骚媚,也不知是疼的还是舒服的。

叶步凡手指沿尾椎骨而上,以他精湛的摸骨手法,很快便发现,这骚娘们儿压根就没摔伤,反而在他手指的按压下,媚态十足。

“淑珍婶儿,骨头没啥事儿,你可以提上裤子了,回头去让刘一祯给你开两片止疼药,吃完就好了。”

叶步凡深吸一口气,知道在他么的看下去的话,指不定真就把这骚娘们儿给骑了,忙移开目光,准备去洗手。

“才不去他那儿。”

“为啥?”

“哼,他不老实……”

“咋?”

闻言,叶步凡脚下一顿,打趣道,“你是他本家婶子,难不成他还敢整了你?”

“你以为他不想呢?刘一祯个废物,每次见到我的时候,那贼眼珠子不是盯着我的胸、就是瞪着我的屁股看……”

郭淑珍啐道,“像刚才你这样给婶儿检查,要换成他,早耐不住把婶儿扒的精光,往死里整了,你信不?”

凑,若不是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就你丫这搔首弄姿的样儿,你以为小爷不敢整了你?

叶步凡心中冷笑,嘴上却继续打趣道:“那敢情好,还能顺便给你修理草坪,省的刺挠了。”

“死滚!”郭淑珍嗔骂一声,摇晃着屁蛋子,哼唧道,“小凡,婶儿真没啥事儿?”

“真没事儿!”

“那我咋感觉这么疼呢,是不是婶儿穿着裤衩碍事,你没摸准呢?”

叶步凡愣神的功夫,郭淑珍居然麻溜的将小裤衩儿褪到了腿弯处,回头看着叶步凡道,“小凡,婶儿这身子虽不说是金枝玉叶,却也娇贵的很,可不能因小失大,落下啥病根儿。”

“来,快给婶儿再好好摸摸。”

叶步凡凌乱了。

作为一名准初哥,面对一个熟透了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褪掉了最后的遮羞物,这样的诱惑,除非是先天太监,否则,根本就无法抵挡。

刘大海你个老王八蛋,这可是你婆娘自找的,怪不得小爷啊!

叶步凡一咬牙,返身来到郭淑珍身后,双手十指以尾椎骨为中心,轻轻按压了起来。

郭淑珍一对儿屁蛋子极为丰满多肉,那一摔,压根儿就没碰到尾巴根儿,只不过是屁股被地上的石子儿硌疼了而已。

此时,随着叶步凡有韵律的揉弄,郭淑珍只觉得一道道的冰凉凉的气息,覆盖着雪臀,顷刻间,痛楚居然全消。

然而,还没等她舒服的哼唧出声,那一道道冰凉凉的气息,突然转化为一波波温热的气流。

“唔——”

郭淑珍忍不住扬起雪白的脖颈,长吟出声,身子轻轻颤抖。

“淑珍婶儿,你尿裤子了……”叶步凡急忙往后退了一步,满脸戏谑地惊呼道。

尝到了小爷的‘神仙指’,爽死你!

第一章

“对,就这样,再往下褪点儿。”

“还褪?”

“当然了,你不把裤子褪下来,我咋给你打针?”

“刘一祯,谁家打针要把裤子褪到腿弯儿呀,你是不是欺负俺没见过世面,想趁机占俺便宜?”

三伏天,热死狗。

刚从山上下来的叶步凡,手里拎着一只野兔,正准备去村里的小卖部整两瓶冰镇啤酒,再把野兔炖了,晚上好好的打打牙祭。

路边新开没多久的诊所里,突然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叶步凡脚下一停,看着诊所门楣上挂着的崭新招牌,恨得牙根直痒痒,眉头一拧,悄然凑了过去。

“占便宜?”

男人拔高了音调,愠怒道,“翠儿,你把我刘一祯当什么人了,当初在医专读书的时候,比你漂亮年轻几十倍的女孩子,躺床上让我睡,我都不睡,会占你的便宜?”

“还有,你这得的是不孕不育症,去大医院的话,少说也得十几万的治疗费用,而且,医院的男医生检查的时候,不但会让你脱光了衣服,还会检查一下你下边……”

“妈的,刘一祯这货又借着看病的由头,趁机占村里年轻小媳妇儿的便宜了。”叶步凡溜到诊所窗户外,透过窗帘的缝隙往里一瞧,就见身材瘦小的刘一祯,身上穿着一件明显大两号的白大褂,正站在一个女人面前,可劲儿的忽悠着。

这身材娇小,却前凸后翘,身材很是火爆的女人,叶步凡认识,正是‘白头村’村东头老李家的儿媳妇——苗翠翠。

苗翠翠结婚两年,一直没有孩子,这在思想封建的山里人眼里,可是堪比天塌了还大的事儿,是要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骂做是‘不下蛋的母鸡’的。

也不知是碍于那十几万的治疗费用,还是听到大医院的医生检查的时候,要看她下边。

总之,被刘一祯这么一忽悠,苗翠翠马上妥协了,满脸委屈的道:“留一针,你别生气,俺听你的还不成?可是俺晕针,一看着那尖细尖细的针头,头就晕乎的厉害……”

“喏,我这有药,专治头晕。”

刘一祯见苗翠翠上钩,随手丢给她一粒胶囊,语气虽然凶巴巴的,却难掩心中的兴奋道,“翠儿,这药虽然专治头晕,但药效发挥的慢。待会儿我打针的时候,你还是趴在床上的好。

要实在晕的厉害,就用双手捂住耳朵,大口的喘气,不管听到啥声音,有啥感觉,千万不要往后看,要不突然受到惊吓,心脏承受不住的话,会炸开的……”

“俺保证不回头。”苗翠翠娇呼一声,吃了药后一下趴到床上,脸朝下双眼紧闭,双手则死死的捂住了耳朵,却不忘小声叮嘱一句,“你把窗帘拉严实喽,要被人看到俺这样子,俺可就没脸活下去了。”

刷!

苗翠翠已经解开的裤子,一下便滑落到了脚踝,浑圆结实的大腿,迷人的风景,顿时毫无遮拦的显露了出来。

乖乖滴个隆冬呛。

刘一祯眼都直了,差点儿没一针头扎在手上,迅速把药液抽进针管子里,来到苗翠翠身后,却并没有马上给她打针,反而口干舌燥的咽了口吐沫,拉开裤子的前门,开始捣弄了起来。

屮!

苗翠翠你个傻女人,再被刘一祯这渣渣忽悠下去,肚子是见起了,可未必就是你男人李二壮洒在地里的种子了啊!

早就料到刘一祯会趁机占便宜,可没想到竟然胆大包天到这种地步,叶步凡恨不得蹿进屋里,一巴掌拍死刘一祯,可想到爷爷临终前的叮嘱,不得不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可难道就这么看着苗翠翠被视奸?

甚至,是被刘一祯这人渣糟蹋了?

绝不!

眼见屋里的刘一祯,已经慢慢朝苗翠翠的身子贴了过去,叶步凡急忙在街上扫了一眼,见没什么人,忙伸手在窗户上用力一敲,随着捏着嗓子尖声细气的喊道:“哎哟,二壮媳妇儿,你脱了裤子趴在床上干啥呢,一祯呐,你咋也把裤子脱了?

哎哟,你俩这光天化整的,该不会是……伤风败俗、真是伤风败俗呀!”

活生生的一副碎嘴皮老太太的腔调。

叶步凡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极有穿透力,清晰无比的传进了刘一祯和趴在床上的苗翠翠耳朵里。

刘一祯浪费了不少吐沫星子,终于让苗翠翠就范,眼瞅着就要得手,被叶步凡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得浑身顿时一激灵。

苗翠翠则惊呼一声,直接从木床上弹了起来,弯腰提裤子的时候,透过腿缝也不知看到了啥,陡然一脚踢在刘一祯胯下。

“哎哟,疼死我了——”刘一祯猝不及防,要害遭到重击,身子顿时弯成了虾米状。

“刘一祯,你个臭流氓居然敢骗俺,看俺不回家告诉二壮,让他打折你的第三条腿。”苗翠翠穿好裤子,边骂边朝诊所外跑。

“走也!”

看着刘一祯的惨样儿,叶步凡感觉憋在心里的怒气,总算是消了一些,脚底板子下边安了风火轮似的,眨眼跑的没了影儿。

……

第二章

“啧啧,真没看出来,翠儿嫂柔柔弱弱的,居然下脚那么狠,这下够刘一祯那家伙喝一壶的了。”坏了刘一祯的好事儿,更让他挨了一记断子绝孙脚,叶步凡心里爽翻了天。

一溜小跑,来到村里的小卖部,隔着老远便喊道,“玉梅嫂子,来两瓶冰镇啤酒,不,来三瓶!”

咦?

以往,叶步凡只要一哟呵,小卖部的老板娘便会扭着水蛇似的腰肢,晃荡着胸脯,一脸风骚妩媚的迎出来,今个喊了半天,这骚味儿十足的俏寡妇,咋愣是不见个人影呢?

“玉梅嫂子……”

疑惑间,叶步凡走进小卖部,溜了一圈,依旧没瞧见人,随手把野兔往柜台上一扔,边朝通往后院的屋门口走去,边嘀咕道,“怪了,这人到底去哪儿了,就不怕贼入户,搬空了她的小店儿?”

嘭!

叶步凡刚掀起挂在屋门上的门帘,冷不防一道窈窕的身影冲了过来,过道狭窄,闪躲不及,俩人顿时撞了个满怀。

“哎呀——”那身影被撞的踉跄后退,手抚着身口痛呼不止,头也不抬地便骂道,“走路不长眼啊,可疼死我啦!”

“嘿嘿,要不我给你揉揉?”刚刚那一撞,叶步凡感觉到胸膛上传来一阵极为强悍的弹性,差点儿没给他弹飞出去,此刻看着那不停揉着胸脯的女人,立马坏笑道。

“滚蛋!”

女人怒叱抬头,狐狸眼、长睫毛、眸中媚波闪、秀挺瑶鼻下、樱桃小嘴一点点,并不是太出众的五官,搭配在一起,却给人一种妖艳若狐的惊艳感。

她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短衫,却丝毫掩盖不住那挺拔傲然的两座山峰,以叶步凡的角度看去,从那宽松无比的领口处,看到在她轻揉之下,那一片变换形状的美景。

下边,则是一条山里女人鲜少穿的牛仔短裤,短到大腿根儿,紧绷绷的裹着小腹、翘臀,勾勒的极为惹火。

尤其是那牛仔短裤下两条修长莹润的美腿,一眼看去,更是让人有种将其扛在肩上,奋力耕耘她那片荒芜已久的土地的冲动。

这妖艳若狐的女人,便是小卖部的老板娘——李玉梅。

——这女人,说起来也是可怜的紧,前两年从外村嫁给了‘白头村’的教书先生田文才,没想到洞房当晚,饮酒过度的田文才整了一次,突然就蹬腿死在了李玉梅的肚皮上,村里人说她克夫,便背地里送了她一个‘黑寡妇’的外号!

“玉梅嫂子,我来买两瓶啤酒,在外边喊了半天没瞧见人,估摸你在后院,这才……”没等叶步凡把话说完,李玉梅突然上前两步,满脸痛苦的拽着叶步凡就往北屋跑,“小凡,你来的正是时候,快帮嫂子个忙。”

叶步凡被拽的一个趔趄,右手下意识的往前一伸,想扶住什么东西,突然便感觉掌心传来一阵软绵绵的感觉,五指一握,弹性惊人……

“嗯哼,疼……”

耳边传来李玉梅的痛呼声,叶步凡抬头一瞧,却见自己右手正死死的握住她傲然的玉峰,那软弹的感觉不由得令他心神一阵旖旎,小腹顿时蹿起一股邪火。

“小坏蛋,还不松手,想疼死嫂子啊!”李玉梅娇嗔道。

“嘿嘿——”

见李玉梅并没生气,叶步凡傻笑两声,忍不住又捏了两把之后,这才缩回了手。

当手离开的瞬间,这才想起,田文才虽然洞房当晚就挂了,但那一炮却在李玉梅的地里撒了种,十月怀胎后生下了一个胖小子,如今她还在哺乳期,自己刚刚那一抓,竟然将她的奶水挤了出来。

浪费可耻!

叶步凡摊开散发着阵阵奶香的手掌,犹如酒鬼遇到了珍酿般,毫不犹豫的把手上沾的吃掉了。

“德性!”李玉梅脸颊微红,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随后拽着叶步凡进了屋。

“玉梅嫂子,你这火急火燎的到底咋了,难不成小宝生病了?可你也知道,村长不允许我再帮村里人瞧病,要不然就以无证行医为名,把我关进派出所,蹲一辈子的大牢……”

提起这茬,叶步凡的好心情,顿时便破坏殆尽,眼前浮现出村长那张老脸,怒从心起,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不是小宝儿——”李玉梅稍一犹豫,红着脸道,“是、是嫂子身体不舒服……”

“那你应该去找刘一祯……”

“胡说!”

李玉梅忽然发火,随之便将傲人的胸脯一挺,看着叶步凡气呼呼的道,“嫂子昨个喝多了鲫鱼汤,今天涨奶涨的简直快要疼死了,你让我去找刘一祯,是想让他趁机占我便宜喽?”

“玉梅嫂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刚把苗翠翠那小娘们儿从刘一祯手里解救出来,怎么可能转头把李玉梅送进火坑呢,叶步凡摇了摇头,故作为难的道,“可是,涨奶这事儿,你应该找女人来帮你,我一大小伙子,怕是不方便啊。”

“装、再装,刚刚在院里的时候,是哪个王八犊子抓着,舍不得松手的,现在倒装起清高来了,平时嘴里说的那些医者无性别的话,成放屁了?”

李玉梅泼辣的本色,此时尽显无疑,那架势,仿佛叶步凡敢说一个不字,马上张嘴咬死他似的,凶巴的紧。

“呃——”

叶步凡蛋疼的搓了搓手,目光灼灼的瞄了瞄李玉梅的胸脯,心说这可是你逼我呐,并非小爷故意占你的便宜,干咳两声道,“玉梅嫂子,我试试看,这个、这个你的短衫……”

“别墨迹了,你快点儿的吧,嫂子快要被疼死了。”叶步凡终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更别说是帮李玉梅这个妖艳如狐的女人了,难免会有些紧张。

孰料,李玉梅或许是疼的受不了了,火急火燎的催促了一句,双手抓住短衫的下摆,随后一扬手。

刷!

一片诱人的美景,瞬间便跳脱了出来。

第三章

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股醉人的乳香。

被眼前景象惊呆了的叶步凡,突然一弯腰,几次推揉后,松了口气,邀功般站起身,笑道:“玉梅嫂子,总算没有……”

话没说完,脑袋上突然挨了一巴掌。

就听李玉梅恨铁不成钢,似嗔似怨地指着叶步凡的脑壳道:“你是真傻还是跟嫂子装呢,嫂子是涨奶,这样就能止痛的话,我还用得着把衣服脱了给你看?”

“你诚心让嫂子难堪是不?”

“嫂子,我没……”

“那你还不赶紧弄!”

“咋弄啊?”

天地良心,叶步凡虽然偷看过村里的小媳妇奶娃儿,却从来没有给人解决涨奶的问题,就算有医学常识,如今真到了亲自上阵的时候,就俩字:晕乃!

别犟啊,晕奶其实跟晕针差不多,谁晕谁知道。

“你……”李玉梅气的不行,伸手揪着叶步凡的耳朵,气鼓鼓地道,“张嘴,像小宝儿那样吃,这总会吧?”

叶步凡突然抬头,神色悲凉凄楚的道:“玉梅嫂子,我打小就没吃过乃。”

闻言。

李玉梅一怔,不禁暗骂自己糊涂,叶步凡襁褓中的时候,便随他爷爷来到了‘白头村’,举目无亲又是外来户,能活下来,全靠着一口米汤,这事儿人尽皆知,偏偏她给忘了。

这哪儿是有求于人,分明就是在叶步凡伤口上撒盐巴啊!

“小凡,嫂子不是有意……”

“没事儿……”

“来,跟嫂子进屋,嫂子让你尝尝。”李玉梅懊悔不已,同时母性泛滥,拽着叶步凡进了里屋,往炕上一躺,妖艳的脸颊上妩媚与痛苦并存,红润的樱口中低吟阵阵:“小凡,快来……”

叶步凡蹿到了炕上,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李玉梅却等不及了,越来越强烈的胀痛,几乎令她失去了理智,只想解决这胀痛感……

啧——

不用触类旁通,只凭借本能,叶步凡一咂吧嘴,充盈甘甜的汁水,满嘴余香。

靠!难怪有些小屁娃儿们,七八岁还不肯断奶,即便是抹上辣椒,还照吃不误了,这味道压根儿不是米汤能比的!

听着李玉梅的低吟声,咦,这声音不对啊!

叶步凡心头闪过一丝疑惑,但,好容易逮住一个让他“帮忙”解决胀痛问题的女人,总得占个够哇,更何况,他最终还是为了给她减轻痛苦,自己这么卖力,玉梅嫂子应该是感觉没那么痛了,这才忍不住叫出来的吧。

一念及此,倒也没往歪处想,越发卖力地干起活来。

“玉梅嫂子,看来以后得多来几次才成,你瞧,这颜色都变好看了。”叶步凡抬起头,笑呵呵地说道。

“嗯,那以后嫂子再不舒服了,就找你……”李玉梅扭动着腰,撒娇似的哼哼道,随后死死地拽着他的衣服,娇哼着道:“小凡,别、别把手拿开,嫂子感觉还有点不舒服,你再给嫂子看看……”

“哎——”

叶步凡松了口气,正准备继续解决问题,却愕然发现,此时的李玉梅青丝散乱,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半眯着的凤眼中有些迷离,妖艳的脸蛋儿上泛起无边红潮,樱口微启,声声娇吟不绝于耳……

更要命的是,她那时不时扭动的双腿。

靠!

哪怕叶步凡还是个小处男,在看到李玉梅这幅模样时,也不禁心中一动,大叫一声:我屮艸芔茻,玉梅嫂子这是动了春心?

看着扭动不止、娇吟不绝,脸上表情似痛苦又似欢愉的李玉梅,叶步凡只觉得身体里蹭的一下,蹿起一股邪火儿,明知故问的道:“玉梅嫂子,你怎么了?”

“小凡,能帮嫂子挠挠腿嘛,被蚊子咬了一下……”李玉梅面红如火,气息如兰。

第四章

挠挠?!可,哪有蚊子啊!

怔怔的看着那两条雪白的大腿,叶步凡脑中一片空白,他忽然发觉,自己不仅晕乃,在听到李玉梅这番话后,竟然又懵逼了!

咋办?

直接上手?

李玉梅虽然顶着个‘克夫’的名头,但,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儿,对男人而言,都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尤其是她妩媚天成,发自骨子里的那股子骚劲儿,更是让村里的糙汉子们,每每看到她的时候,就按捺不住。

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村里不知有多少糙汉子,想爬到李玉梅这个骚媚成精的小寡妇的炕头上,在她那丰腴却又不失窈窕的娇躯之上,尽情耕耘一番,却始终未曾听说有人得手。

以往,叶步凡也没少幻想着李玉梅,甚至还做梦梦见过他。

可,想归想,当这个天大的馅饼儿,砸在自己脑袋上的时候,身为小处男的叶步凡,却变得有些踌躇起来,倒不是被李玉梅‘黑寡妇’克夫的恶名吓到了,而是,叶步凡深谙人心不足蛇吞象,最后没有好下场的道理。

能够这样,叶步凡已经很知足了,再趁机耕了她的良田的话,自己跟刘一祯那王八犊子又有什么区别了?!

殊不知,对守身如玉的李玉梅而言,叶步凡早已将她隐藏在心底深处的那道门打开,说到底,逃不过‘食髓知味’四个字啊!

假如,李玉梅没有嫁人,没有被田文才那个短命货开了苞,以她的年纪,顶多想想,时不时幻想一下做那事儿时候的美好,可偏偏,她尝到了肉味儿,且,还是那种欲品其味而不得,比少年开始对女人身体感兴趣,还要更高一层的境界。

空旷已久的身子,期待着被填充,渴望那种朦朦胧胧的脚踩不早地的感觉。

“小凡……”

久不见林飞有所动作,李玉梅起身贴了过来,在他耳边呵气如兰,软声软语的道:“浑小子,嫂子只是让你给挠挠痒,又不是让你做别的,你脸红个啥劲儿?”

“瞎扯,小爷哪儿有脸红,不就是挠痒痒么,你都不在乎,小爷怕个球儿。”叶步凡缩了缩脖子,暗暗咽了口吐沫,伸出了手。

霎时,叶步凡只觉一股热烘烘的气息,穿透薄薄的牛仔短裤,烘在了掌心之中。

李玉梅娇躯轻颤,性感的唇边挂着一抹媚笑,重新躺在炕上,轻吟道,“小凡,快点儿……”

咔嚓嚓!

隔着牛仔短裤那薄薄的布料,叶步凡麻利的轻挠了起来,一时间,忙活的不可开交。

“傻蛋,把手伸进去,隔着裤子挠,不解痒……”

轰!

李玉梅话一出口,叶步凡脑袋直接炸了,任由他再怎么理智,此时,也失去了方寸,只是稍稍一愣神儿,手指便轻盈的挑开了牛仔短裤上的纽扣……

就在此时,李玉梅单手撑起身子,有些娇喘吁吁的道,“小凡,你有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儿?”

“没、没有……”

“那你想不想尝尝?”李玉梅仰着修长的脖颈,青丝飞舞。

叶步凡脸上全然是一副震惊之色,无暇顾忌李玉梅的问话,他没想到李玉梅竟然是传说中的白虎之身。

“你发现了嫂子的秘密,是不是觉得嫂子也是个不祥的女人?”李玉梅妖艳若狐的脸颊上,忽然浮上一抹苦楚。

白虎克夫!

古代相阴术中便有提及,更是被封建思想禁锢的山里人,所熟稔,李玉梅洞房当晚,丈夫便死在了她的肚皮上,再加上白虎之身,似乎更加坐实了她‘克夫’的名头。

这,或许也是李玉梅自己的心结所在。

“玉梅嫂子,谁告诉你白虎之身的女人就不祥了,相反,白虎之身的女人,各个都是极品,只有亲身体会过的男人,才能知道个中的妙处。”叶步凡抬起头,目光灼灼盯着李玉梅道。

“真的?”

“嗯,小爷要骗你的话,这辈子都睡不了女人。”叶步凡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

只见李玉梅粲然一笑,眼中媚意怏然,骤然伸手,语气急促的喘息道,“浑小子,既然你不怕,那嫂子就让你尝尝女人的滋味儿……”

……

第五章

“小凡,你个驴崽子哦!咋长的,咋的那么大……”李玉梅抖了抖,半嗔怪的说道,她不是没见过男人,可比起死去的丈夫田文才,叶步凡足足大了几倍不止。

叶步凡嘿然一笑想着,李玉梅洞房花烛夜只挨了一炮,男人便一命归西,想来炕头上的经验,比他这个初哥也多不到哪儿去,当即眼珠一转,牛皮哄哄的道:“玉梅嫂子,我打小就泡药浴,所以天赋异禀,我一旦亮出来,不知道要迷死村里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儿,你今个算是捡到大便宜了。”

“再者说了,够大,你才舒服啊。”

李玉梅涨红着脸,啐道:“臭小子,你居然敢拐着弯儿埋汰嫂子,信不信待会儿嫂子把你给整坏掉?”

说着,咯咯娇笑不止,软弹的胸脯随之欢快的蹦跳起来,宛若两只调皮的雪精灵。

“嘿,那行,今个咱俩就较量较量,看看谁先败下阵来。”话落,叶步凡突然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又嗷呜低吼着朝李玉梅扑了过去。

“唔——”

阵阵浓烈充满阳刚的男子气息传来,李玉梅双眼一阵迷离,整个人如同一只八爪鱼紧紧抱着叶步凡。

叶步凡自认不是柳下惠,面对尤物一般的李玉梅,自然心动不已。

当颤抖着双手,将李玉梅身上仅剩的小裤衩儿甩飞后,叶步凡浑身的血液彻底沸腾起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作势便要破城而入。

“小凡……”此时,预感到即将要和叶步凡短兵相接的李月梅,突然睁开了双眼,一脸惶然的看着他,颤声道,“小凡,你、你真的太大了,嫂子有点怕……”

怕?

闻言,叶步凡顿时一阵无语,箭在弦上还不得不发,更何况他威力十足的火炮了,这要就地刹车,炮管子非炸膛不可。

为了缓解李玉梅的情绪,也顺便让自己不过于紧张,叶步凡苦笑着道:“玉梅嫂子,说实话,我比你还怕嘞。”

“你怕啥?”李玉梅疑惑道,在她仅有的一次经历中,男人就是不管不顾的往哪里乱整一通,能有啥好怕的?

“我怕找不着门儿,进不去……”

“咯咯,混小子,真是笨死了,这种事情难道还要嫂子教你么?”李玉梅被逗得咯咯一笑,娇嗔着翻了个白眼儿,转念一想,叶步凡虽然本钱雄厚,终究还是个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

是以,李玉梅强忍着心头的羞涩,满心羞涩的引导着……

哇——

叶步凡正学习着,里屋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李玉梅一个激灵,连忙下床,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便朝里屋跑去,边跑边歉意十足的对叶步凡道:“小凡,小宝醒了,你先回去,嫂子回头再好好补偿你。”

说完,人已进了里屋,很快响起一阵阵哄娃儿的声音。

擦!

火拱起来了,却没了灭火器,叶步凡这个蛋疼,早知小宝儿会在这节骨眼上醒过来,就不该那么多顾忌,一犁扎进去,先尝尝女人下边的那张嘴到底什么滋味儿该多好。

懊恼归懊恼,叶步凡听着里屋传来的婴儿哭声,也没了再继续搞下去的心思,小宝儿虽然还只是个嘤嘤学语的娃儿,可总也不能当着人家娃儿的面整他娘吧。

耷拉着脑袋穿衣服的功夫,蓦地发现炕头上李玉梅的小裤衩儿,叶步凡这货心里兴奋的嗷嗷叫了两声,随手将其揣在了兜里,临走时不忘打声招呼:“玉梅嫂子,那我先回去了,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哈,对了,我待会儿拿两瓶啤酒,钱给你放炕头了……”

不等李玉梅回话,一溜烟跑进了小卖部,自顾拿了两瓶冰镇啤酒后,却发现放在柜台上的野兔不知被哪个龟孙子顺走了。

暗骂了一声倒霉,随手抄起一张报纸,转身出了小卖部。

……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