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诺尉迟渊大结局是什么?主角文小诺尉迟渊的小说《爱情如影随行》是一部很好看的现

发布时间:2018-12-29 11:06

爱情如影随行文小诺尉迟渊

爱情如影随行全文阅读

  文小诺尉迟渊大结局是什么?主角文小诺尉迟渊的小说《爱情如影随行》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木鱼落所写,全文讲述尉迟渊说话间就已经将文小诺压在了身下,密密麻麻的吻便侵袭而下,他今天异常的有耐心,一步步的引导着文小诺沉沦。
  她问他:“尉迟渊,为什么?我爱你五年,跟了你三年,难道就比不上那些所谓的恩情吗?还是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恩情,是你看上方家大小姐了。”
  一字一句,充满着绝望和讽刺。
  尉迟渊皱眉,将她的手拿下。“你不要这样。”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你都要跟别人结婚了,我为什么不能。尉迟渊你不能这么残忍的。”你说过的,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
  为什么你还要骗我?!
  手被抓得生疼,尉迟渊一根一根的将她掰开。看着一圈圈的红痕,眉头更紧了:“你先冷静一下。”说完就往楼上走。
  手心空空,明明温热才离开,文小诺却抓不住一丝的温暖。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笑。
  笑着笑着,眼泪啪啪的便往下掉。
  “你要当爸爸了。”

第一章 你要当爸爸了

  “我,我怕痛。”

  “别怕,乖,我会轻点的。”尉迟渊说话间就已经将文小诺压在了身下,密密麻麻的吻便侵袭而下。

  他今天异常的有耐心,一步步的引导着文小诺沉沦。

  文小诺从一开始的害怕颤抖,慢慢的迷失在了他织造的情欲中,直到。。。。。

  “痛,你骗人,你骗我!”

  “乖,我错了,宝贝,不哭。”他一边亲吻一遍安慰道:“真的,很快就过去的。听我的。”

  “好。。。”文小诺忍着痛,呼吸急促,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恍惚着:“你,以后不要骗我了。我现在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

  “不会的,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的。”

  最后情潮扑面而来,文小诺连好,都没有力气回答。或者她自己也知道,永远这个词,对于她来说,真的奢侈了。。。。。

  。。。。。。

  “嘶!”心突然悸动不安,文小诺一不小心碰到了玫瑰花刺,刺痛将她从二十岁的那个夜晚拉回。

  她茫然的看向窗外,窗外的院子,因为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只有风吹过的细微声响,显得格外的凄凉。

  文小诺转头看向墙壁上的时钟,正指向九点。

  尉迟渊不是说回来吃饭的么?

  念头才起,外面就传来了熟悉的车声。

  几分钟过去,大门就打开。伴随着的是她这几年来熟悉入骨的男声:“抱歉,今天有点事,晚了。你吃饭了?”

  “还没。”文小诺跑过去,帮他拿出拖鞋,然后接过他手里的外套,说:“我想等你一起。”

  “好。”磁性的声音突至,人就已经被尉迟渊抱在了怀里。文小诺习惯性的蹭了蹭。“以后我会尽量早点回来。”

  “嗯!”文小诺转身,正当她想回抱,拥吻他时,衣领上的一抹鲜红,刺入眼眸。

  尉迟渊从来都爱干净,更不要说让自己染上其他污垢了。而且这颜色,很像女人的。。。。。口红。。。。。。

  文小诺下意识想闭眼,却发现眼睛疼痛得根本无法眨动。

  她抓着他的衣摆,喃喃道:“我们还有以后吗?”声音小得,不知道在问谁。

  “当然。”他轻啄她的额头,“我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刺痛,瞬间沿着体内神经,撞击心脏,文小诺下意识的抿紧了双唇。

  为什么,到了现在还想骗她?!

  “我听说,你要跟方家大小姐结婚了。”

  尉迟渊更近一步的动作,猛然顿住。

  他看着她,她也回视着他。

  灯光下的两人,都变得不真实。

  “你要结婚了是么?”她问。

  尉迟渊放开她,眼睛却不敢与她对视。“这是爷爷决定的。方家对尉迟家有恩。”

  所以,又要骗她了,是么?

  “为什么?”她拉下他的衣领,努力的让自己不那么的狼狈,可是眼里悲戚却怎么也无法忽视。

  她问他:“尉迟渊,为什么?我爱你五年,跟了你三年,难道就比不上那些所谓的恩情吗?还是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恩情,是你看上方家大小姐了。”

  一字一句,充满着绝望和讽刺。

  尉迟渊皱眉,将她的手拿下。“你不要这样。”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你都要跟别人结婚了,我为什么不能。尉迟渊你不能这么残忍的。”你说过的,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

  为什么你还要骗我?!

  手被抓得生疼,尉迟渊一根一根的将她掰开。看着一圈圈的红痕,眉头更紧了:“你先冷静一下。”说完就往楼上走。

  手心空空,明明温热才离开,文小诺却抓不住一丝的温暖。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笑。

  笑着笑着,眼泪啪啪的便往下掉。

  “你要当爸爸了。”

第二章 我们分手吧

  她声音很小,甚至还含着哽咽,但却让尉迟渊震惊的定格在了那里。

  当爸爸了?

  文小诺怀孕了?

  他转身,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怎么?难道你以为我会骗你?”文小诺大力的擦掉眼里的泪水,讽刺的回视他。

  “你不会。”他疾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抱住了文小诺,想要说些什么,却在最后,呆呆了说了句:“我要当爸爸了!!”

  “对啊!”文小诺抓过他的手,放在小腹。刚才哭过的小脸再一次的绽放笑花:“你要当爸爸了。你多摸一下他吧,过会,他就会不见了的。”

  闻言,尉迟渊眸色一沉,反抓文小诺的手:“你什么意思?”

  “字面的意思啊!这个孩子不该出现的。”

  “你再说一遍。”他猛的将她拉进,强迫文小诺与之对视,入目的是他们初见时的冰冷:“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才是该?嗯!”

  “什么时候都不该,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现。因为他没有爸爸,没有名正言顺的爸爸。我给不了他,你,更给不了。”

  说到最后,文小诺更是失控大吼,她双眼刺红,拼命的挣开尉迟渊。

  “所以,尉迟渊,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

  “胡说!小诺,乖,除了尉迟家的身份,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要他活。”尉迟渊紧紧的拥住文小诺,试图想将她安静下来。“他是我们的孩子。。。。。。”

  “不可能!”

  “难道对你来说尉迟太太这个称号比我还重要?”

  “你就让我一辈子都见不得光?”

  她眼底的决断,如同利剑刺般刺入了他的心。

  尉迟渊松开她,站在她眼前。浑身散发出冰冷。

  文小诺以为他在犹豫,心里悲戚又侥幸的想,他会不会因为孩子,而不要娶芳菲月了。

  曾几何时,骄傲飞扬的文家千金,竟然变成了她最厌恶的那种女人——用生命去威胁,去捆绑一个男人。

  可是,如果要她放弃所爱,看着她娶了别人,她真的做不到!

  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她爱了整整他五年,为他抛弃所有,甚至连父母都断绝了关系。现在,她除了他,什么都没有了。

  她在逼他,又何尝不是再逼自己,她比他更想留住这个孩子啊!

  “名分可以让人光明正大,不管是我,还是这个孩子。没有名分,只会让让人嘲笑讽刺,永远活在黑暗、泥泞里。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他抬不起头。”

  听完,尉迟渊久久没有说话。

  灯光落在他身上,将阴影拉得老长老长。他脸上藏在阴影下,没有一丝的表情,更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就在文小诺以为他拒绝时,他猛的将她拉入怀里,狠狠的吻了下来。

  他的吻来势汹汹,带着野蛮的凶残,瞬间就啃伤了她的唇。

  她拒绝,他碾压,她反抗,却被他强势打开双唇去迎合。

  文小诺抗拒不了,恨恨的咬上他的舌。

  鲜血,瞬间在两人的口腔蔓延。。。。。

  可他却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依旧强迫与她深吻,直到她呼吸不能,眼前发黑,才将她抱起,带到了二楼,两人的房间里。

  坐在床上,他修长的手指轻抚她的脸:“我不能给你名分,但我说过,文小诺,我会永远跟你在一起的。所以,乖,别闹!”

  呵!

  原来到现在,他都以为她在闹!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自从选择跟他在一起,她就失去了闹的权利。

  她不会闹了。

  她是在卑微的祈求,在恳求他。可他却将这一切都无视掉,认为她在无理取闹。

  文小诺疲惫的闭上了双眼。刚才一直疼痛不已的心,仿佛在这一刻,麻木,死掉了。

  “尉迟渊,我们分手吧!我不想再要永远了。。。。。”

第三章 绝不可能

  话音未落,尉迟渊的眼神立刻冷如寒冰,“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我建议你先去冷静一下。”

  文小诺抬起下颌直直地盯着他的双眼,绝决地说:“尉迟渊,我从来没有这样冷静过。我是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分手吧。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我不会做你的小三,这是我原则你明白吗!等我们分开以后,我会忘了你。再也不会让你出现在我的世界里面。”

  “我看你是怀孕之后就爱胡思乱想。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

  他几乎咬牙切齿地说。声音一个字比一个冷,让文小诺冷得后背发凉。

  她冷笑着,推开了他,“我休息几天又怎么样?休息几天就能改变你要和别人结婚的事实?我爱了你这么多年,得到的就是一个小三的名分?尉迟渊,你怎么能这么贪心。家里一个,外面一个,这样心安理得享受齐人之福。”

  他既然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娶她,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她的心不断地下沉,只觉得这个男人陌生得好可怕。

  可怕得让她想要逃开,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

  他愤怒地摔伤房门。房间被震得巨天响动。

  只留下她一个人趴在床上不住地哭着。

  她气得将枕头撕得粉碎,枕芯里面的羽毛不住地飞荡在空气中。

  第二梯文小诺就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全部装进了行李箱里面。她的东西很少,里面有的东西也是她自己出钱买的,但凡和尉迟渊沾了半点关系她都全部不要了。

  她走下楼正撞见坐在客厅里面吃着早餐的他。

  瞬间他脸色笼上了一层阴霾,他大步走到她的面前,将她的手扣住,“行李都打包好了。你要去哪里?”

  “不管你的事情。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不管我去什么地方都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他大怒,直接将她手上的行李强行夺走。结实有力的胳臂不由分说地将她扔到肩上。在她尖叫中带回了房间里面。

  她被扔到了床上,接着他压了上来。粗糙的手指抚过她的脸颊,一寸又一寸得好似爱恋,却又带着威胁的味道。

  她想起了20岁那年。她爱上了一个危险的男人。所有人都劝说她,这个男人有着强大的野心,在他的眼里爱情不过是生活的调味品。她爱上这个男人,将来是注定会心碎的。

  可是她不管,陷入爱情的她。痴迷得把所有的人话当成了耳旁风。为了能和他在一起。她和家里面的人决裂了,父亲指着她鼻子骂她不孝女,母亲难受得掩面哭泣。

  往事一幕幕地涌上心头。

  她只觉得自己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你还记得,你曾经跟我说的话吗?”

  她看着他,双眼不带一点的色彩,平静无波得好似一滩死水。

  “我说的话很多。你要问的是哪一句?”

  他咬着她的唇,用力地侵占她的气息。

  “你曾经说过,只要我想要你。你什么都会给我!现在我只想要自由!你放过我吧···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

  她脸色变得苍白,声音一点点低了下去。

  ‘小诺,我会给你所有,你想要的。’

  ‘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我都摘下来给你。’

  那些曾经的誓言言犹在耳,可他在已经不是那个他了。

  “不可能。要我放手!绝不可能!”

  他摔下门,再次走了。

  小诺看着他的背影,眼泪从眼角滑落。她抱着膝盖喃喃低语:“爸爸妈妈,我错了。”

第四章 家破人亡

  接下来的几天,尉迟渊都没有回来。别墅里面变得冷冷清清的毫无人气。

  文小诺的胃口开始越来越不好了。因为怀孕的原因,她每天吃的东西都吐得差不多。

  不止没有半点孕妇丰盈的状态,反而瘦削了下来。

  她对尉迟渊爱到骨子里,也恨到骨子里。

  可她真的把他忘得一干二净吗?

  她在房间里面煎熬了几天,因为身体实在受不了,打算出去走走。

  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但她却还是舍不得对这个孩子冷酷无情。

  听着家里保姆说的知味轩的菜品非常可口,还有孕妇的套餐。她打算过去试试。

  却没想到隔着一层玻璃,却见到了尉迟渊和方菲月。他亲手为她布菜,为了她擦嘴。

  他们两人这样的亲密,举手投足之间一派亲密夫妇的模样。

  她不由得想到这些天他没有回来,想必是跟着这个女人在一起吧。

  他是不是也如同亲吻她一样,去亲吻那个女人的唇,是不是也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叫着这个女人的名字。

  甚至···

  有一天他和他的妻子也会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孩子。等到那一天他带着他的妻子儿女走到她的面前说:“你看,我现在有儿又女,还有娇妻在侧。你和这个私人子已经不重要了。”

  她不过是想要一份完完整整的爱情,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折磨她。难道她真的错了吗?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男人,或许她从一开始就爱错了人,走错了路。问一个没有心的男人要真心,她真是又愚蠢又可笑。

  心脏剧烈地疼痛着,忽然感觉到脸上一湿,她伸手想要擦干净,却发现无论怎么擦脸上的泪水总是不住地流下。

  就在尉迟渊朝她这边看过来时,她连忙朝马路另外一边逃跑了。

  文小诺狼狈地蹲在墙角,她抱着膝盖无助地哭泣着。

  忽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被铃声惊得惶恐不安,战战兢兢地拿出手机。

  “文小诺小姐吗?这里是xx殡仪馆。您父亲今天早晨跳楼自杀了,现在他···”

  父亲?

  跳楼?

  还不等电话里的人说完,文小诺神情恍惚的立刻朝殡仪馆冲了去。

  ···

  当文小诺赶到殡仪馆的时候,父亲已经被送去火化了。她站在医院的走廊里面,失魂落魄地好似一直孤单的幽魂。

  她的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她的人,可她却为了一个男人跟家里断绝了关系。

  等她后悔的时候,却连见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她不想敢相信,想要冲进去亲自见他。她不信那个无所不能的男人就会这样这样死去。

  可是,她妈妈拦在她的面前。

  刹那间,她才发现妈妈头顶已经有白头发了。妈妈苍老的脸不会骗人的。

  这一切不是为了做戏,而是真的···

  “妈。”

  她走到文妈的面前,想拉她的手。

  “你还有脸过来!”

  文妈一个用力推开了她,接着一个无情的耳光落到了文小诺的脸上。

  打得她身体都晃动了,不到片刻她左边的脸颊就肿了起来了。

  “你现在回来干什么?你说我们老文家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所以才会生了你这么个讨命鬼!给我滚!我看到你就恶心!都是你害死了老头子,如果不是你,老头子也不会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文妈妈眼圈红红的,声音很大却带着无比的哀痛。

  这些话让文小诺,明白了。

  她的爸爸,是真的离开了。

  ‘噗通’一声。

  她跪在了文妈妈的身边,抱着她的腿,哀求道:“妈妈。我错了。我当初不该不听话的。你让我回家好不好?我想亲自送爸爸走。”

  “送他走?”文妈妈冷笑着掰开了她的手,“你知道老头子是怎么死的吗?他是被要债的活活逼死的!而你知道文家为什么会破产吗?”

  文小诺不断摇着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可是她心里却陡然浮现出一个想法。文家有着几十年的历史又怎么会?

  他不会那样做的。他明明知道就算她和家里断绝了关系,但是她心里一直有这个家的。

  可是···

  “文小诺,你自己心里都明白的对不对!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个男人把家都给出卖了!你还是人吗!”

第五章 我答应你的要求

  “不是的。妈妈,不是的。我没有想害死爸爸啊。”

  小诺哭喊着,可是文妈妈不会再相信她,反倒因为她的哭喊让她更加火大了。

  她忽然朝小诺冲了过来,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你不是要看你爸爸吗?我让你看个够,看看他是死后的模样究竟有多么的凄惨。让你看看他是有多么不幸才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

  文妈妈在暴怒中下手没了轻重,她手上的力道让文小诺的头发都痛得发麻。

  在她用力地拖了进去,见到到父亲的遗体时,她眼眶一下子通红了起来。

  “妈妈,让我再跟爸爸说一会儿话,好不好?妈妈,我求求你。”

  她双腿一软,立刻跪在了地上。她想要伸手去拉爸爸的手,想他告别。跟他说她错了。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听爸爸的话,去招惹了尉迟渊。

  她现在真的知道错了。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爸爸还能站起来。

  文妈妈更加用力地扯住小诺的头发,她冷笑道:“你现在应该很得意吧。你爸爸当初那样反对你和尉迟渊在一起。现在他死了,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你了你现在应该开心啊!”

  “妈妈,我没有。没有……”她哭得泣不成声。

  在哭泣声中,文妈妈忽然揪住了她的头发,用力地朝文爸爸的遗体旁撞上去。

  “我不要你道歉,你现在就去陪你的爸爸好不好?他那么爱你,你怎么舍得让你爸爸一个人在地下?你如果心有歉意现在就去地底下陪你爸爸好不好?”

  文小诺的脑袋一下子撞到了床架上,鲜血从额头上冒了出来。然而文妈妈置若罔闻继续残暴地对待她,“文小诺,你去死吧!死了就一了百了了。你欠你爸爸的东西只有你的死才能偿还!”

  文妈妈的绝望哭泣声让小诺忘记了反抗。或许真的只有死才能平息文妈妈的怒火。既然这样她就去死好了。

  眼见着小诺的脑袋要撞上床角最尖锐的地方时,忽然殡仪馆里面闯进来了十个人。

  他们露在短袖外面的胳臂上纹着各式青龙白虎的纹身。一个个目光狠毒,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他们冲过来在殡仪馆内乱砸,让文妈妈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见着文小诺满脸的鲜血,她眼神里闪过一丝后悔,但很快消散不见。

  “你们是什么人?”

  “文氏企业欠了我们老板五千万!我们今天自然是来收钱的。你儿子现在跑了,我当然只有让你来还。”

  几个男人挥动着手上的大铁棍,笑得十分凶狠。

  就算文家欠了钱,可现在文爸爸的头七都还没有过。这些人真的冷血无情。

  “我看你们是不是还不起钱?那我们就在这殡仪馆里面住下来。一天不还钱,一天不许文昊天的尸体下葬。随你们便吧。听说这人要下不了葬,就只能当一个孤魂野鬼,连畜生都做不了呢。”

  他们越说越无理取闹,气得文妈妈浑身发抖,她一下子冲了过去,“我跟你们拼了!”

  “老贱人还敢反抗!打!”

  随着带头的男人一声临下。十个人纷纷围了上来,一棍又一棍地朝文妈妈身上打去。打了人还不满足,他们开始砸殡仪馆。

  殡仪馆里面的人闻声赶来,却看到对方人多势众,竟一下子都不敢上千来劝架,只好在旁边得看着。

  文小诺见着那些人打文妈妈再也顾不得自己脑袋上的眩晕疼痛,冲着那些人大喊道:“你们都给我住手!给我住手!”

  然而那些人根本不听,还下手更重了。

  想向前阻止的文小诺被推倒在了地面上,愤恨不已。

  再这样下去,妈妈会死的。

  不可以,不可以!

  文小诺茫然无措,突然想到了某个她现在痛恨的身影,再一次的冲上了那些恶人堆里,指着他们怒喊:“住手,都给我住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带头的男人终于将实现放到了文小诺的身上,不屑道:“你是谁?就凭你也敢管文家的事情?文家欠了五千万,不是五千块。就算把你给卖了,你也还不清。”

  小诺单手捂着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忽然大笑:“是啊。我当然还不了。可有人能帮我还。我是尉迟渊的小三,只要我在他床上吹吹枕头风,不要说五千万,一亿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笑得自己的脸都疼了。

  她终于说出这样的话。

  她不过是尉迟渊的一个情人,一个小三。

  就算她曾经不止一次地幻想过自己能成为他的妻子,可如今,所有美好的幻想都破灭了。

  “哈哈,你当我们哥几个是傻x呢。他尉迟渊现在马上就跟未婚妻结婚了,还敢在外面偷吃养小三?我说你还不如到我们老板的夜总会来卖呢。一晚上卖个一万块钱,卖五千个晚上就行了。”

  男人说完,所有人都用着邪恶的目光看着她。好似下一刻就要扑上来。

  “我马上就给他打电话!”

  她挥动着手机,点开了尉迟渊的电话。很快电话接通。

  “我答应你的要求。但是现在马上来殡仪馆!立刻马上!”

  她尖叫着发出嘶吼的声音。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