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巅峰小农医赵八两-巅峰小农医免费阅读全文 by炊饼哥哥

发布时间:2018-12-29 11:06

巅峰小农医赵八两

巅峰小农医全文阅读

  主角赵八两和周婷的小说名字是《巅峰小农医》,这是一本很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由网络作者炊饼哥哥所著。巅峰小农医小说又名《神医小农民》,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赵八两因为偷看美女周婷换衣服而被逼进了水里,没想到他在水底竟有一番奇遇!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成为了一个超级大神医!
  周婷身上的衣服全部紧紧的贴在身上,比紧身衣还贴身,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全部展现了出来。刚刚还只是能看到胸前的轮廓,现在周婷可是整个人都展现在了赵八两面前。
  而现在又是盛夏,周婷穿的本来就单薄,现在整个人跟没穿衣服一般展现在了赵八两面前。不由得让赵八两想入非非……周婷自然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春光外泄了,她还在为刚刚赵八两的话生气,自己什么时候亲他了!
  “放屁!”周婷气的俏脸通红,“我那是给你做急救,事急从权!”
  “啥事急从权啊,你就说你亲没亲我吧?”赵八两心中暗爽,这周婷可是村里一朵花啊,没想到就这么让自己给俘获了芳心。
  “你滚蛋!”周婷说着,直接使劲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子,然后气鼓鼓的跑开了。
  “过两天我就让我娘去你家提亲哈!”冲着周婷的背影,赵八两大声的喊道。要是母亲刘翠花知道自己儿子能娶到周婷,那该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用手擦了擦嘴,赵八两闻了一下,似乎还有周婷身上的香味。咦,怎么这么香?好像不是周婷身上的香味。

第1章 归乡

  “终于回来了!”

  周游翻过翻过最后一座大山,站在山顶看着山脚的灵泉村,忍不住长啸一声!

  五年前,周游高中毕业就参军。从小修炼祖传《神农医经》的周游,身体素质远超常人。不到半年的功夫就被特招进特种部队。在执行任务中,周游更是以《神农医经》中的秘方,不知道救活了多少战友!

  有过一个不完整的统计:只要有周游参加,不管多么危险的任务,成功率提高10%,队友存活率提高50%!

  才五年不到的时间,周游便是军中默认的无冕之王!甚至有人断言周游将成为年纪最轻的将官!

  所以当周游忽然退役的消息一传开,整个军方都震动了,甚至有不少的大佬亲自挽留周游,但周游退意已决,不做那军中第一人,一定要回到这鸟不拉屎的故乡!

  ……

  “也不知道父亲母亲身体怎么样了,小妹今年刚好参加高考,应该考上了一所好大学吧?”周游一想起这些,心中激动,飞快的从山上冲向灵泉村,背着十几公斤中的行李,只用了十几分钟便冲下了山,面不红气不喘!

  才晚上七点,整个灵泉村一片寂静,没有人发现周游回来。周游飞快的朝着自家方向走去。

  “周慧,快点给我滚出来!要是你今天再不同意当我的情人,我就让我这帮兄弟轮了你!”

  周游刚靠近家门,就听见一声嚣张的声音在自家楼下大声喊叫。

  “周慧?”周游听到这个名字,脸色顿时一变:“这不是自己妹妹的名字吗?”

  几个混混堵在门口,为首的周游认识,叫做懒三,灵泉村最大的无赖。

  只见这獐头鼠目的懒三,正不断的踹着自家的木门,几脚下去,门轰然倒塌。懒三为首的混混一股脑的冲了进去。

  “放开我!”一声娇怒的声音传来。

  懒三将一个妙龄女孩从屋子里强行拖了出来:“周慧,我看你这次往哪里逃!今天老子就办了你,再给我那些兄弟想用!”

  “三哥英明!”懒三身后的那群小弟顿时一阵淫笑。

  “懒三,你休想!”周慧被懒三抓住了小手,抬起小脚就朝着懒三裆部踢了过去。

  懒三连忙躲开,大怒:“臭三八,还敢踹我?”说着就抬起手要扇周慧。

  “啊!”周慧尖叫一声,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脑袋。

  懒三的耳光迟迟没有落下,周慧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身前有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一把抓住了懒三的手腕!

  懒三觉得自己的手腕要被捏碎了,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小子,你他妈是谁?敢多管闲事,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懒三看着眼前不知何时出现的一个青年男子,模样有些秀气,一副奶油小生的模样。懒三甚至都未多想,张口便大骂道。

  “刚才是用这猪蹄碰我妹妹的吧?”周游一回家就看到妹妹受如此大的欺负,心中怒火中烧,抓着懒三的手腕猛力往后一掰。

  “咔擦!”

  “啊!”

  一声骨头碎裂的清脆声,在场每个人都能清楚的听到。下一刻,懒三便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其他的混混看着懒三手腕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眼神中流露出几丝惊恐。他们也就欺负欺负懦弱的村民,什么时候见过周游这么狠的手段。

  “你们几个,还不宰了这臭小子!”懒三捂着被扭断的胳膊痛吼道。

  懒三的小弟尽管被方长的狠劲给吓住,但听到懒三的命令,只能硬着头皮朝周游一拥而上。

  周游在枪林弹雨中穿梭了不知道多少回,哪里会把这么几个混混放在眼中?

  五个混混手持钢棍朝着冲过来,周游不仅不退,反而主动迎了上去。

  冲在最前面的小混混举着钢棍就朝着周游砸了过来,周游双眼微微一眯,身体微微一侧钢管恰好擦着方长的脸庞扫过。下一刻,方长双手犹如猛虎一般探出,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右手迅速攀上对方肩肘,五根手指微微一用力,对方这一条手臂直接被方长给卸下。

  “砰!”紧接着,周游一脚狠狠的踹在对方小腹下三寸位置,这里乃是人体小腹最为薄弱的地方,一旦受伤,在一个时辰之内几乎无法动弹。

  眨眼的功夫,几个小混混全部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正当周游将这些小混混全部解决掉的时候,身后的周慧忽然尖叫一声:“后面!”

  周游感觉到后脑一股劲风袭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懒三想要来偷袭自己。双眼忍不住露出几分森冷的杀机:“不知死活!”

  周游双脚轻轻一点,整个人瞬间腾空翻转了一圈,然后稳稳落在懒三身后,懒三甚至都未反应过来,方长一脚便狠狠落在懒三裆部位置。

  “啊……”命根子受到重创,懒三整个人疼的在地上不停的翻滚,两只手死死捂住裆部,叫声像杀猪一样。

  周游缓缓来到在地上痛苦翻滚的懒三跟前,一脚猛力踩在懒三脸上,想要将懒三的整个脑袋都陷入坚硬的地面之中。

  “大哥……大爷,对不起,我懒三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求求你了……”此时的懒三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脸上混杂着鼻涕和眼泪,强忍着命根子和手腕上的疼痛,对周游哀求道。

  周游尽管愤怒,不愿当着妹妹的面杀人,强忍着心中的杀意,怒喝一声:“滚,如果下次让我还见到你们的话,到时候就不仅仅只是受点皮肉之苦了!”

  半条命都没了,还只是皮肉之苦?懒三眼角的余光扫视到周游那充满杀意的眼神,心神一颤,连忙点头道:“是是是……”

  懒三带着一帮小弟,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周家院子。周游这才转过头看着一边受到不小惊吓的周慧:“小妹,你没事吧?”

  “你叫我什么?”周慧一双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周游,在黑暗中都能闪烁出光芒。

  “傻丫头,不认识我了?”周游微笑着说道。

  “你是大哥?”周慧又惊又喜,见到周游点点头,周慧一下子扑到了周幽的怀里,死死的抱着周游,哇哇大哭了起来:“大哥,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第2章 采药

  “别哭,别哭。”周游连忙说道,“都这么大了,还和小时候一样,一不小心就哭成了小花猫。”

  “你才小花猫呢。”周慧破涕为笑,擦了擦眼泪,白了周游一眼。

  周游这才发现当年那个整天跟在自己身后满山乱逛的小尾巴,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就算身上穿着一件到处都是补丁的不合身衣服,也没法掩盖周慧的气质。

  “小慧,这些混混是怎么回事?”周游问道,“父亲和母亲呢,怎么没见他们出来?”

  好不容易止住哭泣的周慧,听到这话双眼又红了,鼻子一抽一抽的对周游说道:“大哥,父亲和母亲都死了!”

  周游听到这话,整个人如遭雷击:“父亲母亲都死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周慧轻声抽泣,断断续续的和周游讲了事情的经过,这件事还能追溯到五年前:

  五年前,周游刚好高三,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想要考一个好大学不是难事。但周家清苦,如果周游上了大学,周慧就不得不辍学去打工了。周游和父母商议,决定自己不参加高考,把机会让给小妹周慧。

  而这个时候灵泉村的村长周路带着他的儿子周文忽然上门。

  周文和周游是同班同学,但以周文的成绩想要考上个专科都困难。周路听闻周游要放弃高考,就和周家提出一个条件:让周游代替周文去高考,到时候周慧要是考上大学,学费全部由周路家承担。

  周游答应了这条件,顺利帮周文考上了华夏首屈一指的京都大学,然后自己就去参军了。

  今年刚好是周慧高考,小丫头倒也争气,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但村长估计是不想给周慧出四年几万块的学费,故意躲到了县城的新居之中。

  马上就是交学费的最后期限,周父和周母不得不去县城找村长。就是在路上发生了车祸,周父和周母当场身亡。

  “大哥,都是我的错。”周慧抽泣着说道,“要不是因为我,爸妈他们就不会……我不要上什么大学了!”

  “胡说!”周游虎目一瞪,“你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怎么能不去?学费的事情不用你担心,给我两三天时间,一定给你凑齐了!”

  老实说,周家祖传的《神农医经》中可是记载了不少的绝密古方,随便拿出一个,卖个几亿简直轻而易举。只可惜周家有祖训,治病救人,天经地义,不许以《神农医经》中的古方赚钱。否则周家世代行医,活人无数,自家也不会清苦成这样子。

  “我治病救人不收钱,但卖一些养生的丹药总可以吧?”周游在心中想道,“《神农医经》中那么多养生方子,我就不信还赚不回小妹的学费!”

  ……

  灵泉村地处偏僻,和县城隔着九座大山。但也正因为如此,山里中长满了各种草药。周游小时候就经常跟着爷爷去深山采药,也正是那个时候爷爷口述着将《神农医经》一字一句教给周游。

  第二天一大早,周游给妹妹留了一个纸条,就背着竹篓,前往深山去采药。

  才进入深山半个小时,竹篓就快要放满了。

  “嗯?这是寒玉花?”周游忽然停下脚步,看着路边的一丛小白花,眼睛顿时一亮!

  这寒玉花性凉,能够缓解痛疼。只可惜比较罕见,也不是什么名贵的草药,所以市面上很少能够找到。

  但周游却知道这寒玉花的其他用途:“寒玉花配合天阳花,可是配置健阳酒的关键药引子啊!”

  如今不少男人床上的能力越来越不行,靠着健阳药才能金枪不倒,但吃多了对人体有害。但周游要是能够根据《神农医经》中的古方配置出健阳酒,不仅能够让人重振雄风,而且长期服用不仅无害,还能彻底改善能力。

  周游连忙将这寒玉花小心翼翼的连根挖出,心中想道:“太好了,现在只需要再找到天阳草,我就能立刻开始配置健阳酒了!便用这健阳药酒来赚第一桶金吧!”

  只可惜周游又在深山中逛了两三个小时,始终没有发现天阳草。

  “奇怪了。”周游奇怪的自语道,“最难找的寒玉花都找到了,这天阳草怎么一株都没发现?当年我跟着爷爷进入深山,可是经常采到的。”

  周游又找了好久,始终没有发现天阳草的踪迹,眼看太阳就快要下山了,周游只好准备回去。

  “算了,这天阳草可以用其他药材代替。只是配置出来的药酒会大打折扣。”周游想道,“不过就算如此,半成品的健阳酒也不是什么万艾可能够比拟的!不用担忧销路!”

  周游背着一竹篓的草药,飞快的下山。刚走进村子,就看到在家门口围着一伙人。周游脸色顿时一变:难道是昨天晚上打那懒三还不够狠,又来找麻烦了?

  周游飞快的冲了过去,走进一看才发现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

  只见自家院子里躺着一个女孩,穿着一身紧身运动服,将玲珑有致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五官完美,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

  只可惜这美女面色发黑,气若游丝。周游一看就知道这美女损失都有可能香消玉损。

  “多俊的一个女娃啊,年纪轻轻就要死了。”围观的村民忍不住感叹道。

  “你说什么!”一个保镖打扮的冷艳女孩秀目一瞪。

  村民被吓退了一步,连忙说道:“这可不是我胡说!咬伤你家小姐的,可是灵泉村特有的黑白蝮蛇。就算立刻送往医院,也没有相应的血清能够救她。天底下也只有周慧的爷爷能够医治,只可惜周老头七八年前就死了!”

第3章 救人

  冷艳的女保镖听到这话,立刻看向周慧:“你家爷爷的医术不可能带进棺材。只要你能够救我家小姐一命,我可以给你丰厚的报酬!”

  周慧怯生生的说道:“不是我不想救这位姐姐,只是当年爷爷说过,周家的医术有缘人才能够学。别说是我,就连我父亲都没有学会啊。”

  女保镖眉头一皱:“你怕我赖账?那你报个价格吧!”

  “这位姐姐,我说的是真的……”

  “哼!”女保镖忽然怒哼一声,“小姑娘,你可别太贪心啊。医好我家小姐,一切都好说,否则因为你的贪心导致我家小姐出事,我要你陪葬!”

  女保镖说着就想过来强行把周慧拉过去给女孩治蛇毒。一只手忽然紧紧的握住了女保镖的手腕。女保镖挣扎了几下,却发现抓住自己的手如同铁钳一样。

  女保镖的脸色顿时一变,这才发现抓住自己的周游,看起来清秀的像一个奶油小生,眼神中却含着一丝血腥的戾气。

  这是杀过人才有的气势!

  “大哥,你回来了!”周慧见到周游回来,连忙躲到了周游的身后。

  “给我妹妹道歉!”周游冷冷的看着这女保镖。

  “不用,不用!”周慧连忙说道,“这位姐姐也是心急而已。大哥,我记得小时候爷爷教过你医术,你快看一下能不能救昏迷的那位姐姐吧。”

  女保镖听到周慧的话,眼睛顿时一亮:“快点救我家小姐,我可以给你一百万!”

  “一百万?”围观的村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对这些村民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周游却是冷笑一声:“我说了,给我妹妹道歉。”

  “唔……”躺在地上的美女忽然痛苦的轻声叫了一声。有经验的村民立刻说道:“不好了,蛇毒攻心,活不了多久了!”

  “哥哥……”周慧拉了拉周游的衣角。

  “先道歉,否则什么都免谈。”周游坚持的说道。

  女保镖连忙来到周慧面前鞠躬道:“小妹妹,刚才是我不对,这里给你道歉。”

  周游这才对周慧说道:“帮我把爷爷的银针拿过来。”

  “好!”周慧小跑着就进了屋子。

  周游来到这美女身前蹲下,脸上的黑气越来越重,再晚上半分钟,神仙都难救。周游连忙从竹篓里拿出几株草药,嚼碎了之后塞入女孩的嘴巴中。

  “哟,这不是离家多年的周游吗?当年没考上大学,现在又来装神医?这些杂草可是村子里用来喂猪,你还能用来治病救人不成?”

  围观的人中忽然传来了一声阴阳怪气,周游顺声望去,看到一个膀大腰粗的中年妇女,咧着一口大黄牙满口喷粪。周游认得这家伙,叫做钱婶,灵泉村最有名的泼妇,最各种说三道四。

  “闭嘴!”周游说道,“没眼力的傻婆娘,这是救人的草药,你懂个屁!”

  “你……”钱婶大怒,正想要对周游破口大骂。女保镖狠狠的瞪了一眼钱婶,才镇住这泼妇。

  女保镖仔细打量着自家小姐,见到嘴巴里含着这些草药,发黑的脸色忽然好了一些,就知道周游说的没错。

  片刻之后,周慧拿着爷爷生前的银针过来。周游一把就将女孩的上衣给撕开,露出光洁的小腹。

  “你要做什么!”女保镖连忙问道。

  “施针,逼毒。”

  “可小姐被毒蛇要到的地方又不是这里……”

  “我知道是在左脚背上,可哪有医生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周游没好气的说道,“你给我闭嘴,否则出事了我拿你是问!”

  女保镖忍不住捏了捏拳头,不敢对周游怎么样,对着一边围观的村民怒道:“都看什么,再看着我家小姐信不信把你们眼珠子都挖出来!”

  周游飞快的将银针刺入女孩的腹部的要穴,在场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所有的银针全部都刺入完毕了。

  银针刺穴半个半个小时之后,女孩脸上的黑气慢慢的褪去,脸蛋恢复成光洁如玉的样子,周游开始将银针收回来。从光洁的小腹上拔出最后一根银针的时候,昏迷的女孩忽然“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乌黑的血。

  “小姐!”女保镖下意识的想要去扶起女孩。

  “别动。”周游说道,“体中还有余毒,随便乱动,扩散就麻烦了!”

  周游说着,将女孩左边的运动鞋给脱了下来,如同羊脂一般的脚背上,果然有两个乌黑的血孔。

  “我去,光是这双脚就足以让那些恋足癖的人疯狂了。”周游忍不住想道,“就算是我,都忍不住把玩一番了。”

  “咳、咳!”周游连忙干咳了一声,将这些无聊的念头给压了下去,附身就想要去吸那脚背。

  “你做什么!”女保镖连忙阻止周游。

  “吸毒啊。”周游没好气的说道,“她都快死了,我还能非礼她?”

  “哟!”女保镖还没有说话,那钱婶有来添乱了,“当年周老头给老娘医治蛇毒的时候,可没见他来帮我吸毒啊。周游,你不会是见这女娃长得漂亮,想要占她便宜吧?”

  “占谁便宜都不占你的,看你那内分泌失调的德行,都快长胡子了。”周游看了眼钱婶,就发现了她身体的问题,直言不讳的说道。

  “你……”钱婶被周游这么说,顿时暴怒。

  女保镖瞪了一眼钱婶,然后对周游说道:“吸毒的事情就让我来吧。”

  “好啊。”周游毫不犹豫的让开。女保镖刚蹲下了身,就听周游淡淡的说道:“别说我没提醒你,先不说你有没有口腔溃疡之类的问题,现在刚好来月事了,别吸毒没吸干净,自己反而也中毒了。”

  女保镖听到周游的话,脸色顿时一红,显然周游说对了,都不敢看周游一眼:“你是怎么知道我……”

  “闪边。”周游没好气的说道,“就知道碍事。”

  周游再次蹲下了身子,嘴唇碰到羊脂脚背的瞬间,心中忍不住一荡:“这皮肤,好滑好嫩……”

  周游连忙收敛心神,专心吸毒。直到吸出来的血都变成鲜红色之后,才停了下来。

  “已经没事了,回去之后调养几天就能恢复过来。”周游从竹篓里拿出几株草药递给女保镖,“每七天换一次药,捣碎之后敷在伤口就行,保证脚背上没有任何伤口……这么美的脚背留下瑕疵,那是暴遣天物。”

  女保镖瞪了一眼口花花的周游,接过草药,轻声道了声谢。从怀里递过一张银行卡:“密码是六个八,差不多有一百万,多谢救了我家小姐。”

  周游没有接过银行卡:“走吧。周家祖训,治病救人,天经地义。我要是收了你的卡,我怕祖先托梦来骂我。”

  “奇怪的小子。”女保镖看了一眼周游和周慧的穿着,一眼就看出这家人生活条件不富裕,却能够面对这么一笔巨款不动心。也没有坚持,转而递给周游一张名片:“这是我家小姐的名片,有事情可以打电话。”

  周游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名字:慕雪。

  周游随手便收了起来,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了。”

第4章 进城

  “第一批健阳酒算是制作完成了,今天就去县城看一下销量吧。”

  两天之后,周游挖出埋在院子里的药酒,给妹妹留了一张纸条,一大早便往县城出发。

  灵泉村和县城隔着九座大山,只有一条土路,只能靠步行和牛车。周游现在身无分文,连个牛车都坐不起,只能徒步二十几公里的土路。

  不过这些运动量对曾经军中无冕之王的周游来说简直小菜一碟,两个小时不到便已经来到了县城。

  帝王宫是县城最大的一家风月场所,周游打听到具体位置之后,便直奔帝王宫。

  “周游?”

  周游刚来到帝王宫门口,忽然听到一个惊讶的声音。顺声望去,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惊讶的看着自己;而这女人的身边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搂着女人的腰肢,一双小眼睛不断的打量着周游。

  没想到会遇到他们!

  这女的叫卫惠,周游的高中同学;男的叫周文……灵泉村村长周路的儿子!

  “周游,你不是去参军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周文看到周游身上穿的那身破旧的迷彩服,一脸的不屑,“看你这穷酸样,在军队混不下才退役的吧?看样子当初卫惠甩了你,跟我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卫惠是高中时期的班花,周游和周文两人都追求过她。尽管周文家中富裕,但周游长得清秀,学习体育无一不精,最后卫惠选择了周游。

  可没想到周游帮周文考上大学之后,卫惠毫不犹豫的甩了周游,和周文好上了。周游后来去参军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周文,我早就听说了,我好不容易帮你考上京都大学,不到两年你就被开除了?”周游不屑的哼了一声,“真是一个付不起的阿斗,本质上永远都是白痴,别在我面前瞎逼逼,我怕白痴病会传染。”

  周文脸色立刻变得铁青:大学期间因为挂科太多而被劝退,这件事情好像时刻都在提醒周文永远比不上周游。这是周文最大的心结,所以刚才看到周游这落魄的样子,才忍不住出言讽刺,想要借机满足自己内心最阴暗的爽感。

  周文顿时暴怒的说道:“周游,你还以为现在是在学校呢?现在你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屁,就连你当初的初恋,现在也成为我的身下之臣!”

  周文说着,还狠狠的在卫惠胸部上狠狠的抓了一把,一脸炫耀的看着周游。

  周游不屑的说道:“不过是我高中时期玩过的坏鞋,你捡去穿有什么好炫耀的?”

  这下周文彻底被激怒了,破口大骂:“周游我弄你老母!一个死穷鬼而已,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周文说着就卷起袖子想要朝着周游冲过来。

  周游看着周文这差不多被挖空的身子骨,估计都禁不住自己的一小手指头,强忍着笑意说道:“来啊。高中时期就没少揍你,现在让你好好回忆一下。”

  “周文。不要啊!”卫惠连忙一把拉住周文。

  “臭三八,你心疼这小白脸了是不是!”周文被卫惠拉住,毫不犹豫的一耳光扇了过去,怒吼道,“上了老子的床,心里还敢想着这小白脸?”

  卫惠捂着红肿脸颊,心中无限委屈,但周文可是自己好不容易钓上的“金龟婿”,只能小心翼翼的说道:“周文,我是怕你打不过周游吃亏啊……”

  卫惠说的是大实话,但这更加刺痛了周文本来就脆弱不堪的自尊。周文的耳光一记又一记的落在卫惠的脸上,打的啪啪直响。

  卫惠被打的抱住头,下意识的大喊:“周游,快救我!”

  “你和这小白脸果然有一腿!”周文听到这话,更加暴怒,连打带踹的把卫惠打到在地上。

  周游看着这场闹剧,面无表情,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这卫惠和周游已经没有一点关系,就算被打死在自己面前,也不会有一点同情了。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候,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人走了出来,看着快失去理智的周文,皱着眉头说道,“小文,你在帝王宫门口这么胡闹,算是怎么回事?”

  周文立刻冷静了下来,眼珠子一转,指着周游说道:“大舅,这家伙非礼我女朋友卫惠!”

  刚才分明见到周文在使劲的殴打卫惠,张力一听就知道周文在说胡话,但谁让这小子是自己的亲侄子?张力打量了一眼周游穷酸的打扮,毫不犹豫的说道:“保安,将这穷小子带出去,哪只手不干净,打断哪只!”

  周文见到张力替自己出面,顿时大喜,狞笑着说道:“他两只手都摸了!”说着还给卫惠使了个眼色,卫惠尽管被打成了猪头,但还是附和周文。

  一群保安立刻围了上来,周游被团团包围,眼神冷冷的看着张力:“你确定要这么做?我怕你等一下就会后悔!”

  张力身为帝王宫的经理,哪里把周游的威胁放在眼中:“给我拖下,别打死就行!”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爆喝声从楼梯处传来。只见一个穿着西服的胖子快步走过来,在室内都还带着一副墨镜,鼻孔朝天的嚣张德行。

  张力见到这胖子,连忙弯着腰迎上去,卑躬屈膝的说道:只不过教训一个不知好歹的穷小子,怎么惊动宋少你了?”

  “啪!”

  被称为宋少的胖子一耳光狠狠甩在张力的脸上。张力一脸懵逼的看着宋少。

  宋少摘下墨镜,一双小眼睛却是阴沉的盯着张力:“你可知道刚才你口中的那个不知好歹的穷小子,是我宋福最好的兄弟!”

  张力听到这话,整个人差点当机。宋福还不解气,拿过一瓶红酒狠狠的砸在张力的头上,张力握着头痛苦的倒在地上,宋少还不依不饶的往张力身上狠狠的踹去,嘴里还大骂道:“他吗的!还敢打断我兄弟的双手,看老子今天踹不死你!”

  张力心里那个拔凉拔凉的!自己只是帝王宫的一个经理,这宋福可是帝王宫第二大股东,没想到这穷酸小子是宋福的好兄弟。早知道就不帮这个败家的侄子,否则也不至于自身难保啊!

  一边的周文听到这话,也是当场呆住了:张力还不容易给自己在帝王宫找了份体面的工作,这宋福想来是只闻其名,总共也没见过几面。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怎么会和周游这样的穷小子成为兄弟的?

第5章 卖酒

  周游见张力被打的进气多出气少,便开口道:“胖子,住手。”

  一边的周文听到周游这话,脸色顿时巨变:他可是听闻曾经有一个县城的富二代开玩笑当面喊了宋福一声胖子,宋福当场就翻脸了,抄起身边的凳子就一阵狂殴,旁人没一个敢上前拉着的。

  这富二代左腿膝盖被打碎,肋骨断了三根,轻微脑震荡,现在都还没有出院。

  事后再也没有人敢当着宋福的面喊他胖子。除了周游……

  周文甚至在心中期待宋福听到这称呼当场翻脸,把周游打的不成人形。但没想到宋福听到周游的话,一张胖脸笑的跟朵小菊一样,快步走过来一把抱住周游,激动的说道:“老大,你终于肯主动联系我了!当年只收下了我的联系方式,却不告诉我怎么联系你!”

  “这也是为你好。”周游淡淡的说道。当年周游执行一个任务,顺手救过宋福一命。但当初自己的一切行动都是极度保密的,不能告诉胖子自己的联系方式。

  宋福无奈之下,便来到周游家乡的县城投资,足足等了三年,终于等到周游的电话!

  “老大,我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宋福激动的对周游说道,“这小子不长眼睛,老大你说该怎么收拾!”

  宋福说着,一双小眼睛如同刀子一样看向周文。

  周文整个人如同坠入冰窟,他还想着宋福不会注意到自己,没想到立刻就要来找自己秋后算账了。

  周游完全不把周文放在眼中,淡淡的说道:“你看着办吧。”

  宋福听到这话,顿时阴森的一笑,对一边的保安说道:“拖下去,不打死随便你们弄!以后要是让我在县城看到你一次就打一次,打死为止!”

  这是周文刚才对周游的威胁,没想到眨眼间就报应在自己身上。

  解决完周文之后,宋福立刻对周游说道:“老大,昨天接到你的电话,今天已经把帝王宫大部分的VIP客户给叫了过来,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宋福带着周游来到一个包厢,甚至还抢了礼仪小姐的活,亲自给周游开门,惊的一边的礼仪小姐微微张开了嘴巴,思量这打扮穷酸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能让宋福这么卑躬屈膝。

  周游看到包厢里面坐了不少人,一个个都大腹便便的。周游一看就知道这些老家伙快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干得不错。”周游对宋福说道。

  宋福听到周游的夸奖,就想像个狗腿子一样,笑的要有多谄媚就有多谄媚。

  宋福紧跟在周游身后,为他介绍在座的身份:“这位是大建地产的陈总;这位是锋速建筑公司的李总……”

  宋福给周游介绍的时候,在座的那些人也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穷小子:一个能够宋福这嚣张小子那么郑重对待的人,就算穿的再寒酸,也足以让这些江湖前辈重视的。

  地产公司的陈总笑着对宋福说道:“小宋啊,你大白天的就把我们都叫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宋福接到周游的电话之后就立刻将这些老总全部叫过来,哪里知道周游要做什么?

  周游站出来说道:“是我让胖子叫你们过来的……有一件生意和你们谈。”

  “什么生意?”在座的各位脸上都露出好奇的神情,但周游哪里看不出来这只是表面功夫而已。

  周游也不废话,在桌上摆了一排酒杯,从双肩包里拿出一个矿泉水瓶,每杯酒杯中都倒上一些,说道:“尝尝吧。”

  在座的立刻闻到了一股劣质白酒的味道,喝惯了各种高档酒的各位老总哪里愿意喝从矿泉水瓶里倒出来的垃圾玩意。

  宋福见在座的没有一个试一下的意思,一咬牙,笑着说道:“那我就先干为敬了!”

  宋福说着随手拿过一杯,一扬脖子就喝了下去。

  在场的各位老总碍于宋福的面子,正想要拿过来意思意思的时候,宋福一张胖脸顿时涨得通红,酒杯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刚要拿过酒的诸位立刻又缩回了手,急忙问道:“宋福,你没事吧?”

  宋福没空搭理这些人,叫来妈妈桑猴急的说道:“去把三十八号叫到我私人房间!”

  妈妈桑为难的说道:“宋少,今天三十八号休息,不过刚来了一批大学生……”

  “就她们了!”宋福说着立刻冲了出去,“立刻叫两人……不,叫三人过来!”

  在场的老总哪里不知道宋福这是要去做什么?面面相觑,眼神中充满了惊讶:这死胖子对女人的要求可是高的很呢,什么时候怎么饥不择食,还一次要三个?

  各位老总的眼神看着那一排酒杯,飞快的抢过一杯喝了下去。片刻之后,每个人都想狼一样嗷嗷叫,让人给自己安排私人包厢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去了。

  偌大的包厢只剩下周游一个人,老神在在的座下吃着桌上的饭菜打发时间。

  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陆续有人回来,衣衫不整,但神光满面,见到周游就想看到神仙一样:“这位周游小兄弟,你这酒实在是太神奇了!”

  这些被酒色掏空的老头子,不知道吃了多少健阳药,但能力依旧是每况愈下,没想到一杯看似劣质的白酒,就能让自己重振雄风,想起刚才床上小姐那讨饶的模样,自尊心不知道有多满足。

  最先进来的陈总看到还有一半的白酒,也不询问到底是什么名堂,立刻对周游说道:“周游,这笔生意我独家赞助了。你那半瓶酒,我出五十万!”

  “老陈,你也太贪心了吧?”有人立刻不满,“才五十万?还想独吞?也太欺负小周了,我出七十万!”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样的仙酒,我出一百万!”

  “好了。”周游打断他们的竞价,“这是我独家配置的药酒,现在只有这么半瓶了,不过以后还有。这半瓶你们就平分了吧,每个人二十万。每周一小杯,足够你们喝一个月了,到时候第二批酒也能酿出来了。”

  “才一小杯啊……”有人有些不满意。

  周游闻言,淡淡的说道:“我这里先说明,这药酒不同于其他的健阳药,长期服用不仅无害,而且还能彻底改善你们的能力。但有一点,一次性不能喝太多,否则身体吸收不了,而且还容易过犹不及。”

  所有人听到周游的话,眼神顿时一亮:那长期服用无害,还能彻底改善能力,这让他们太动心了,连忙对周游说道:“小周,那就说定了,一个月后的第二批酒一定要给我们留着!”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