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叫沈朦男主叫尹柏的小说名字是《春色撩人》,这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都市小说,三

发布时间:2018-12-05 17:39

春色撩人沈朦尹柏

春色撩人全文阅读

  女主叫沈朦男主叫尹柏的小说名字是《春色撩人》,这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都市小说,三女是此书的作者。沈朦是一个强奸犯的女儿,在她十七岁的时候,母亲带着她改嫁到了曹家,曹家还有一个儿子叫曹林,从沈朦第一次进入曹家曹林就非常的看不起她,后来曹林更是让人绑架她欲行不轨,幸好那个时候尹柏出现了。
  “我就这么说话的,怎么了?!曹庆云,你在外面怎么乱来都没事,可你不能把外面的脏女人带回家来,这句话,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少年就像是火药,一点就着。
  ‘啪!’他把肩上的书包重重摔在地上,与曹叔叔对视着。我分明看到一向温和的曹叔叔攥紧了拳头,眼神也变的凶狠起来。
  这时候,我把目光投向我妈,我妈的脸色也是难看的很,却还是强颜欢笑地走过来亲昵地挽过曹叔叔的胳膊,声音又软又温柔。
  “好了庆云,小林他年少气盛,说话也是有口无心,你不要跟他计较了。”
  “这孩子,被我惯的一塌糊涂,一点都没有教养!”曹叔叔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可对曹林还是冷言冷语的。
  “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欢欢阿姨和你妹妹沈朦正式搬到这个家,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她们也是你的继母和妹妹,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
  曹林冷哼一声,往地上啐了一口,恨恨地盯着我和我妈:“别以为你替我说了两句好话我就会感激你,我们家从来都不欢迎一些又脏又贱的女人!”

第1章 人性阴暗

  我叫沈朦,出生在一个贫瘠的农村,我10岁的那一年,我爸因为在外打工的时候醉酒强了一位女大学生,并致那位女大学生羞愧自杀,因为认错态度良好,我爸被判了十年,蹲了局子。

  家里的顶梁柱没了,我妈就出去打工,早出晚归,脸上抹的很白,穿的衣服也都是花枝招展的,每天回来都很疲惫的样子。

  从此,我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在学校里我没有一个朋友,大家都会在我背后指指点点,骂我是罪犯的女儿,还说我妈是去城里做那种不干净的勾当了,甚至,他们说我跟我娘一样,都是不要脸的女人。我气不过就和他们打架,每次都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然后回家躲在被窝里哭。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我十七岁的时候。

  那一天,我家门口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我妈从里面下来,兴冲冲地对我说给我找了个后爸,要带着我去城里过好日子。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曹庆云,也是他让我知道了什么是人性的阴暗。

  我不在乎什么好日子坏日子,我想的是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城里,才是罪恶的深渊,我痛苦一生的源头。

  曹庆云的家里又整洁又宽敞,还是个小别墅,他长的很白很斯文,带着一个黑框眼镜,他说他已经三十五岁了,可我看着还不到三十。

  “朦朦,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他把我带到楼上的一间屋子里,对我和颜悦色。

  他笑的很好看,很温柔。

  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爸爸从没这样对我笑过。

  就这样,我第一次拥有了我自己的房间。

  “爸,你又把野女人带回家了。”忽然一道带着敌意的声音响起,我转过头去,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正在上楼,肩上挎着书包,他的眉眼跟曹叔叔有几分相像,唯一不同的是,他对上我的眼神时,我从里面看到了一股轻蔑与鄙夷。

  这种目光,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小林,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这么没有礼貌!”曹叔叔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低声呵斥。

  “我就这么说话的,怎么了?!曹庆云,你在外面怎么乱来都没事,可你不能把外面的脏女人带回家来,这句话,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少年就像是火药,一点就着。

  ‘啪!’

  他把肩上的书包重重摔在地上,与曹叔叔对视着。

  我分明看到一向温和的曹叔叔攥紧了拳头,眼神也变的凶狠起来。

  这时候,我把目光投向我妈,我妈的脸色也是难看的很,却还是强颜欢笑地走过来亲昵地挽过曹叔叔的胳膊,声音又软又温柔。

  “好了庆云,小林他年少气盛,说话也是有口无心,你不要跟他计较了。”

  “这孩子,被我惯的一塌糊涂,一点都没有教养!”曹叔叔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可对曹林还是冷言冷语的。

  “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欢欢阿姨和你妹妹沈朦正式搬到这个家,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她们也是你的继母和妹妹,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

  曹林冷哼一声,往地上啐了一口,恨恨地盯着我和我妈:“别以为你替我说了两句好话我就会感激你,我们家从来都不欢迎一些又脏又贱的女人!”

  “啪!”

  曹叔叔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我看到他白皙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五个手印。

  “给我滚!”曹叔叔怒吼了一声,那个少年才背起书包跑了出去。

第2章 脏货

  我整个心都揪了起来,从没有见过曹叔叔竟然变得这么可怕。

  我妈喊了一声“小林”就要追出去,曹叔叔喝道:“不许管他!让他滚,滚的越远越好!”

  “庆云,你消消气,小林他还是个孩子,比朦朦也不过才大两岁,你这么打他,他自尊心肯定受不住,他一时接受不了我们也情有可原,我不放心,还是我去找找吧。”

  “不用找!这孩子现在被我惯的一点礼数都没有,这次也是让他长个教训。”曹叔叔摆摆手,脸色仍然铁青不已,只是看到我妈的时候,目光又温柔了许多。

  “他的话难听了一些,你也别往心里去。”

  “我知道。”我妈低下头,也不提要出去找曹林的事了。

  “行了,你跟朦朦先睡吧,我去处理一下工作的事儿,今晚不回来了。”

  “好,路上小心。”

  我妈在他跟前乖巧的像个小绵羊一样,对他的话言听计从。

  我也是在很久之后才明白,我妈当时,也只是这一条路可以选。

  曹叔叔走了之后,我妈就安慰我说没事,让我早点睡觉,嘱咐了我之后她也下去睡了。

  因为今天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我有些心绪不宁,一直到半夜两点多才睡着,可当我睡着后不久,忽然感觉身上有些动静,我睁开眼,只见曹林不知道什么时候翻进我屋子的,正用绳索绑住我的手脚。

  我惊恐地望着他,刚要开口呼叫,他一个箭步窜了过来,也不知道用什么塞住了我的嘴巴,我只能呜呜地发出呜咽声,浑身被他制住不能动弹,他狠狠往我脸上扇了一巴掌,低低地吼我:“闭嘴!”

  这是……绑架!

  我脸上火.辣辣的疼,不住地摇着头,近乎乞求地望着他,希望他发发慈悲放过我。

  我不知道他要对我怎么样,但我知道,我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他对我的乞求视若无睹,捆好我的手脚后,又在我的身上狠狠捏了一把,骂我:“贱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那做鸡的妈就是看上我们家的钱了,迷惑我爸,勾.引我爸就是为了我们家产,我爸他被你们欺骗,我曹林不可能,我这就让你知道知道,想当我们曹家人,要付出多大代价!”

  他阴森森地看了我一眼,唇角的笑意诡异不已,让我背后打了个寒颤。

  他掀开窗户,对下面招了招手,随后从窗户外面翻进来两个青年,年纪跟曹林差不多,一胖一瘦。

  两个人扫了我一眼,也没多话,直接给我抬了起来,从窗户那儿扔了下去。

  我在二楼,他们还事先在下面给我铺了层垫子,所以也没摔出事来。

  他们三个也从窗户跳了下来,我看的心惊胆战,这群人,他们都是学生吗?这分明就是社会青年啊!

  他们把我抬着扔到了一辆轿车的后座上,曹林跟我坐在一起,负责看管我。

  副驾驶坐着那个瘦高的青年,开车的则是那个胖子。

  车被拧了好一会儿才打开火,瘦子有些担忧地说:“你行不行啊,本子你都没拿到手就把你爸的车偷出来了,这要路上出了事可咋办。”

  “你怕什么,我既然能开着来就能开着走,这大晚上的,路上也没几个人,能出啥事?”

  胖子不耐烦地说了一声,一脚油门就轰了出去。

  副驾驶上的那瘦子往后看了一眼,贼兮兮地笑了出来:“林子,这就是你说的那小脏货?我瞧着生的还挺标致。”

  曹林扫了我一眼,不屑道:“要是不标致,怎么会学她娘一样魅惑男人?这种骨子里的贱,就是遗传的!”

第3章 混蛋

  妈的,混蛋!

  原来我只以为他对我们母女是有误会的,可现在看来,他跟以前我们村里那些背后嘲笑我的人没有两样。

  曹叔叔打的他那一巴掌真是活该!

  我想骂他,可我嘴里被塞着东西,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曹林没搭理我,他看向我的眼神就跟看只猫狗一样。

  “哥儿几个,咱们可是先说好了,我把这贱人让你们玩玩,你们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儿。”

  “放心,答应给你的东西当然会给你。”

  车子越走越偏僻,已经远离了闹区,我心里更慌了,他们要把我带去哪儿。

  我手脚乱蹬着,嘴里呜呜声更大了,曹林直接一个嘴巴扇在了我脸上:“给老子安静点!在特么乱动老子弄死你!”

  迫于他的淫威,我安静了下来,泪水不住地往外涌,心里越发绝望,希望有哪个好人出现把我救出去。

  “呦,林子,怎么这么不怜香惜玉,对一个女人还打这么重。”那个瘦子笑着说道,可语气却没半分同情,反而幸灾乐祸更多。

  “对这种贱人,没必要怜香惜玉。”

  曹林咬牙切齿地说,显然对我恨到了骨子里。

  不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他们把车门打开,把我拽了出去,摔在地上,咯的我头生疼。

  我这才发现,他们把车停到了路上,这四周都是一片树林,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几个人把我拉到树林里头,然后解开了我的脚上的绳子,那个胖子先冲我扑了过来,压在了我的身上,他满脸的色.欲让我看了直犯恶心。

  “你们赶紧弄,弄完了,这贱人对我还有别的用处。”曹林冷冷说完这句,就点上一根烟去了别处。

  为了保护自己,我的脚不断乱蹬,让那两个家伙不能靠近。

  “嘿,这贱人还装清高呢。”瘦子往地上啐了一口,又骂了一句,过来就按住我的脚,对那胖子说:“你先弄,弄完了你过来按着她。”

  那胖子急不可耐地就要扒我身上的裤子,我被压制的不能动弹,心里满是屈辱。

  我恨他们,更恨曹林。

  胖子没费多大力气就把我的裤子扒了下来,然后急不可耐地开始解裤腰带,我闭着眼把头偏到别处,泪水不住地往外涌,双手紧紧攥住,指甲都陷进了肉里。

  正在我无助绝望的时候,“砰”地一声,不远处传来巨响。

  那胖子一哆嗦,手就从他裤子里面抽了出来,与瘦子面面相觑,愣了一会儿。

  “不好!”曹林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就快步奔了出去。

  胖子也从我身上起来,骂了声:“真他妈晦气!”

  说完就和瘦子说让他在这里看着我,然后他就跟了过去。

  我惊魂未定地舒了口气,那瘦子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一直在探着头往外看,自然也就对我放松了警惕。

  我现在也不管羞不羞耻了,就趁他不备的时候,把身子蜷在一起,靠着胳膊的力量把嘴里的破布拿掉。

  然后撒腿就往外边跑,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大喊:“救命,救命啊!”

  我的裤子被那挨千刀的胖子扒了,只能穿着光着腿,下面仅有一个内裤包裹着春光,可这些对我来说,远远没有保命更加重要。

  “草!给老子站住!”瘦子反应过来了,起身就冲我追过来。

  这是我唯一得救的机会,我要把握住,不能再被他们抓住!

  由于我的双手还被绳子绑着,所以我跑的猛了,惯力使然,我直直地摔了出去,好巧不巧,我摔到了一个男人的脚下。

第4章 救救我

  正在这时,瘦子也追了上来,狠狠瞪了我一眼就要把我拉过去,我吓的不住后缩。

  此时另一个男人踏到了我跟前,像一堵墙一样,把我跟那瘦子隔开。

  我这才抬头看向我面前的男人,皮鞋擦的噌亮,一身笔直的西装,身材挺拔,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只是那双锐利深邃的眸子泛着亮光,令人窥不得其中。

  而挡在瘦子面前的男人魁梧雄壮,应该是这个人的保镖。

  “好狗不挡道,那女的是我们的人,还给我们。”瘦子可能也迫于这保镖的气势,故意把小身板挺了挺。

  “先生,救命,救救我……”我抓住这个男人的衣服,把他当成唯一的救命稻草,抬着头盯着他,眼中带着乞求和期盼。

  他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我一遍,然后把我的手掰开,我又滑到了地上,而我所有的期盼,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抱歉,我对你们的事情不感兴趣。”

  他的声音清清冷冷,带着无情和漠然。

  他顺手抄了抄被我抓过的衣服,昂起头,对曹林他们说道:“怎么样?考虑好了吗?是私下解决还是报警处理?”

  那胖子哇哇叫道:“你他.妈会不会说话?是你们的车撞了老子我的车,要赔钱也是你们赔给老子。”

  我这才借着月光看到,一辆suv撞上了胖子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

  轿车后备箱都被撞开了,损伤惨重,而那辆suv只是车头凹了一块,后视镜被撞歪,掉了几块漆而已。

  刚才关键时刻的那一声巨响,应该就是这桩车祸。

  “首先,你的车没有按照交通规则停放,而且看你年纪不算大,应该还没有驾驶证吧?无证驾驶,这出了事故,就是你们全责懂不懂?”保镖五大三粗的,条理却甚是清楚。

  “林子,这可怎么办?”胖子开始慌了:“这事儿要是闹大让我爸知道,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

  曹林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看了我一眼,气急败坏,眼神里满是警告。

  要是我再落到他手上,一定不会好过。

  绝望蔓延了我的全身,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也不准备伸出援手,曹林不会放过我的。

  “还有,你的车是大众,就算赔款也不过几万,而我们的车是路虎,要是放到4s店去修,最少也要五六十万,这笔钱对于你们来说,应该不是个小数目吧?怎么样,要不要把你们家长找来?”保镖往那一站,气势十足。

  听了这话,胖子腿一软,差点载地上。

  “卧槽,五六十万,你他妈讹人呢!”胖子气的大叫。

  这时,那个好看的男人拍了拍保镖的肩膀,低下声音跟他说了几句话。

  保镖点点头,说:“尹总,我这就去。”

  于是拿着手机走到了一旁。

  这位尹总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忽而轻笑出声,却是凉薄的很。

  “那这事,你们是打算私了还是报警?”

  “当然是私了。”胖子急忙喊道,又转头看向曹林和瘦子:“对吧?”

  曹林铁青着脸没说话。

  瘦子却是往后躲了躲,说:“胖子,这是你开的车,跟我没关系。”

  “你还是不是兄弟,出了事就不认账了?”胖子又急又气。

  “实在对不住啊胖子,这么多钱,我们根本就拿不出来。”瘦子眼珠子转了转,说:“要不然给你爸打电话,让你爸把这事儿给担了。”

  “不能让我爸知道!”

  他们两个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忽然一直没说话的曹林开口了,指着我对尹总说:“我把她卖给你,就当是赔偿了。”

  我心里一惊。

第5章 一个都不许走

  “她?”尹总看了我一眼,语气带着轻蔑:“你凭什么会认为她值这么多钱?”

  我咬着牙暗暗地想:曹林是个小畜生,这个尹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胖子恼羞成怒:“看你穿的人模人样的,为什么一定要为难我们!”

  “我不想为难你们,不过我得保障自己的利益。”

  他云淡风轻地说完这句话,远远就传来一阵警车的鸣笛声,越来越近。

  “不好,警察来了。”瘦子大叫一声,转身就要溜走。

  尹总冲那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一把过去就像老鹰提小鸡一样轻松地把他提了回来,气沉丹田,沉声喝道:“跑什么?!一个都不许走。”

  曹林眯了眼,看着他们二人:“是你们报的警。”

  “既然私下协商不了,那只能请警察出面了。”尹总摊摊手,一副实属无奈的表情。

  “我是个生意人,不是做慈善的,我也不想再跟你们继续浪费时间,不如就让警察过来解决,不是么?”

  我松了口气,至少现在,我安全了。

  我不禁又看了这男人几眼,虽说他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但也算间接帮了我。

  不一会儿警车过来,从上面下来了几个警察,出示了警官证就把我们全都带到了警局。当然,在警察到来之前,那瘦子进树林里把我的裤子拿过来扔给了我并把我手上的绳索解开,让我赶紧麻利地把衣服穿好。

  还不忘在我耳畔恶狠狠地威胁道:“一会儿你最好给我把嘴巴闭严实点,否则老子饶不了你!”

  我没说话,只三下五除二把裤子穿好,等警察来了就跟着一起去了警局。

  做了笔录又录了口供后,因为他们三个没有能力偿还,再加上这车是胖子开的,所以把他老爹找了来,他爹的身材跟他差不多,挺着大肚腩,也是个中年油腻男,过来听警察把这事儿一说,直接把那胖子揍了一顿,又跟尹总协商了一下,最终赔了十几万。

  事情解决,尹总就带着保镖离开。

  走之前又看了我一眼,他的眸子一如之前的深邃,让我看不透里面装的是什么。

  直到好久之后,我才知道,原本他是不必报警的,是为了救我才故意让那保镖报了警。

  当然这些,暂且不提。

  车祸的事情解决,胖子的老爸就准备把胖子带走。

  “等一下。”我趁此机会急忙开口,也不看他们三个人的脸色,急匆匆地对警察说:“我要报案。”

  “报案?你报什么案?”警察打了个哈欠,神色恹恹,有些不耐烦。

  大晚上的出警对他们来说应该也是够折磨的。

  我故意看了曹林一眼,虽然他没有任何动作,甚至对我的恨意更大,可我从他的眼中却看出了一丝慌乱。

  这就足以让我心里痛快一点。

  “他们设计绑架我,甚至要对我欲行不轨。”我指着曹林说:“他是主谋。”

  以后我还要在曹叔叔家里,要天天跟这个恶魔朝夕相对,而他既然能设计我一次,也就能设计我二次,我要是这次不给他送监狱里,我以后的日子都是噩梦。

  听了我这话,几个警察顿时来了精神,赶紧让我出示证据。

  我被他们绑架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而且家里也不会安装摄像头,哪里会有证据,至于那小树林,更不可能有摄像头。

  所以他这么一说,我蒙了。

  “我没说谎,我真的是被他们从家里绑架过来的,他们把我拉到偏僻的地方,要……”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