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苏凤趋南》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5:41

《苏凤趋南》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苏凤趋南角色是苏晚夏慕南宸,苏凤趋南主要讲述:结束通话,何驰又将苏晚夏绑在了椅子上,不过这一次,他的脾气好了许多,还好心地拿了瓶水给她喝。

苏凤趋南
推荐指数:★★★★★
>>《苏凤趋南》在线阅读>>

《苏凤趋南》精选章节

第4章 王者归来

结束通话,何驰又将苏晚夏绑在了椅子上,不过这一次,他的脾气好了许多,还好心地拿了瓶水给她喝。

苏晚夏没多想,低头就着他的手便喝了,只是她没发现,何驰的眸底划过诡异的暗芒。

……

半小时后,一辆摩托车轰然撞开了厂房的大铁门。

苏晚夏与何驰同时转头望过去。

摩托车上坐着阿三,黑衣黑裤黑外套,苍劲的短发下,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宛如模特大片那么立体鲜明。

他将摩托车停在厂房门口,长腿一抬便跳了下来,左手拎着一只黑色的皮箱,右手取下了头上的钢盔。

身材匀称,挺拔如松,一米八七的身高,令他自然俯视矮他半头的何驰。

他面色清寒,淡静地向前走了几步,“砰”的一声将皮箱扔在了地上,“一百万,自己来取,放人。”

他那样镇定,那样不显山不露水,苏晚夏都觉得那皮箱里果真有一百万。

不过,她此刻的关注点不在皮箱上,而是在阿三的身上,她看着他,脑海闪过一个词:王者归来。

她家阿三,像骑士一样来救落难的公主。

呵,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正在她抿着唇眯着眼睛臆想的时候,一把冰冷的水果刀抵在了她的脖颈上,何驰浸了酒精的声音自头顶传来,“你特么以为我傻?把皮箱打开,我要验货。”

苏晚夏一动不敢动,脖颈上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口子,余痛还未消,她可不想再挨一刀。

阿三抿着唇沉默了两秒,俯身打开了皮箱。

满满一箱子的钱币,一片飘红。

何驰眼睛蓦然一亮,苏晚夏却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阿三哪里弄来那么多钱?

阿三认识她半年,前三个月在医院治疗,后三个月给她做助理,这半年她为他治疗花去了所有积蓄,又一心为嫁给薄昕岸做准备,根本都没接什么戏,哪里来的一百万?

况且,她一个十八线的小演员,也根本存不下一百万。

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阿三不会去打劫了吧?

当初在江边将他救起的时候,他一身普通的衣料,却偏偏戴着一块看似很值钱的翡翠吊坠,所以她曾意淫他是江洋大盗,被追捕的时候掉进了江里。

何驰激动地命令阿三,“把皮箱踢过来,我要亲自验。”

阿三凉凉的眼神瞥过何驰的脸,一脚将皮箱踢了过去。

看着脚下红彤彤的纸币,何驰两眼绽放光芒,迅速将匕首塞进腰间的皮带里,蹲下来检查,却在手指刚刚碰触到纸币的那一瞬间,一只钢盔轰然砸在了他的头上。

闷哼一声倒地,不待拔出腰间的匕首,阿三已经像飓风一样袭至眼前,抓起他的手腕将他反摁在了地板上。

“阿三,好样的!”苏晚夏由衷赞美,可阿三看也没看她一眼。

苏晚夏嘟嘟嘴,阿三很傲,明明她是他的恩人,可他每天都拽得好像她欠着他八百万。

阿三抽出何驰的皮带,将他的手反绑在背后,再将他踢到一边,转身低眸看着苏晚夏。

那眼神犀利得苏晚夏不禁向后缩了缩,“对不起。”她不该动不动就赶他走的。

她仰头看着他,“哪里弄来那么多钱?”

阿三一边给她解绑绳,一边轻描淡写地回答,“冥品店买的。”

“啊?”苏晚夏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随即低头看去,那一箱子全是冥币。

此时,已经趴在地上认命的何驰,突然不淡定了,奋力翻过身来,看着阿三破口大骂,“阿三你个兔崽子,敢给老子上冥币,你今天最好弄死老子,不然哪天老子一定报复你!”

阿三面无表情,还是沉稳清俊的模样。

可是终于获得了自由的苏晚夏,却异常愤怒起来,抬起长腿就要踢过去,但因为长时间坐着,双腿发麻,刚站起来就轻飘飘地向一边倒去。

在落地的前一秒,被一双遒劲的大手捞了去,下一秒就被抱起。

公主抱。

阿三很有力量,随时随地都能轻易将她抱起。

闻着阿三身上干净清凛的男性气息,那种从死亡线上回归人间的感觉,令苏晚夏的内心暖暖的。

她伸手抓着阿三的衣领,像公主一样高高在上,命令她的骑士,“教训他!”

可是阿三,全当她的话是耳边风,抱着她直接放在了摩托车后座,脚踩油门绝尘而去。

苏晚夏突然惯性失恒,吓得本能地抱住了阿三的腰。

车子飞出厂房的那一刻,她隐约听见何驰带着几分醉意和邪肆的声音,“晚夏,我给了你一件特别的礼物,一会你就好好享用吧。”

苏晚夏直觉得后颈生寒,她想到了他给她喝的那瓶水。

……

苏晚夏和阿三走后,厂房外驶来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薄昕岸下了车,手里也提着一个黑色的皮箱。

他望着苏晚夏和阿三的身影,沉默了片刻,之后走进厂房,在何驰面前蹲下来,唇角噙着阴冷的笑意,“以后滚得远远的,再别让我看见你。”

何驰咬牙切齿地睨着他,“薄昕岸,你真是卑鄙!”

薄昕岸冷笑,“我是睡了洛茜,但是是她主动沟引我的。”

说完,他转身便走,走到门口时又停下脚步,语气薄凉地开口,“别再打晚夏的主意,否则我保证让你有钱没命拿。”

何驰看着薄昕岸的背影冷笑,“你特么还真是忘恩负义,连为你付出那么多的女人都抛弃,你还是个人吗?”

……

晚风很凉,苏晚夏虽然穿着大风衣,却还是冻得不住地哆嗦,本能地贴着阿三取暖。似是感觉到了她的冷意,阿三停下来,脱下黑色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

他的衣服很宽大,裹在她娇小的身子上,松松暖暖的,还带着薄荷般清凛好闻的气息。

苏晚夏冰冷了一晚的心,渐渐地找回了温度。

月色下,他挺拔俊逸,似踏着清辉的神祇。

她仰起俏脸看着他,“谢谢你,阿三。”

明明眼底蓄着温柔,他却吝啬说一个字,面无表情再次踏上车子载着她离开。

苏晚夏嘟嘟嘴,无趣的男人!

心里虽然这么骂着,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贴上了他的后背,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再睁眼时,被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带进了医务大楼。

苏晚夏紧张地拍打阿三的肩膀,“这点伤不要紧的,我们就剩几百块钱了,包扎完伤口就得喝西北风。”

“我有。”

苏晚夏倏尔抬头,视线落在他弧形俊美的下巴上,“阿三,你是不是藏了私坊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