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心瞳沈悦全文阅读哪里有?主人公是赵心瞳沈悦的小说名字是《欠债还情:偷心甜妻很呆

发布时间:2018-12-05 14:05

赵心瞳沈悦小说

欠债还情:偷心甜妻很呆萌全文阅读

  赵心瞳沈悦全文阅读哪里有?主人公是赵心瞳沈悦的小说名字是《欠债还情:偷心甜妻很呆萌》,这是由网络作者洛羽创作的一本现代总裁文,非常的好看。赵心瞳沈悦小说讲述的是三年前的一场错案使得两条平行线相交,可是也是让赵心瞳欠了沈悦。她想还,可沈悦的要求却是要她成为他的妻子!
  赵心瞳站起身,一步一步向沈悦走去:“我身为记者,有责任还大众一个真相,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义务。”
  “三年前的报道,我自问做得没有错,我历经千辛万苦取得的证言证词,也都没有任何纰漏。”
  “只是因此间接伤害了令堂,我对此深表遗憾。”
  赵心瞳停在沈悦三步之遥,目光掠过森冷的枪口:“如果你要杀我报仇,我无怨无悔。如果你要我推翻我当年的报道,恕难从命!”
  赵心瞳说毕,闭上眼高高抬起头颅。山风猎猎,吹拂起她海藻一般浓密的长发,她身姿挺拔,面容沉静淡然,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
  绰约风姿,宛若一个即将乘风而去的仙人。沈悦禁不住挑眉,难道是自己错了?
  这三年在狱中,他不是没有调查过当年的事情,然而一切都那么完美,使得他不得不将突破口放在了赵心瞳的身上。
  可这个女人今晚执着到顽固的态度却让他起了疑心。身为商人,沈悦相信任何人都可能被收买,只要价格合适。
  然而,当一个人面对死亡时还能保守秘密,要么是秘密牵扯过大,要么就是,这女人真的不知道当年案件的真相。

第一章 浩业制药

  “咚咚”

  轻巧的敲门声打破早晨办公室的宁静。

  赵心瞳依旧紧盯电脑,手指噼里啪啦的打着字,只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请进。”

  房门打开,助理脚步有些仓惶,赵心瞳不由得笑道:“怎么了?大白天遇到鬼了?”

  “你还有心思说笑?”

  助理将一份报纸递到赵心瞳跟前:“出大事了!”

  “这世间除了生死还能有什么大事?”

  听着助理夸张的语调,赵心瞳终于拿起报纸。

  头版头条红色字体赫然映入眼帘:《三年前华商报不实报道是如何毁掉浩业药业》。

  赵心瞳慵懒好看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她认认真真逐字逐句读完报道最后一个字,心头却好像早已千里跋涉,汗流浃背。

  “主编已经知道这事儿了,你自求多福啊。”

  房门关起,赵心瞳靠进椅背,取下眼镜揉了揉发痛的额角。

  三年前,她怀揣对新闻媒体的向往,怀着获得普利策奖的美好愿景,毅然决然的投身到了《华商报》。

  而对当时正如日中天的浩业制药公司,制造售卖假药的新闻报道,更让她一夜之间跻身于本市记者的尖端行列,甚至因此获得本市当年度最佳新闻记者奖。

  之后几年,她拼命坚持着真相重于一切,连续报道了不少公司的黑幕,也因此称为S市新闻含金量最高的记者。

  想到当年她正气凛然拒绝了浩业制药的贿赂收买,坚持将真相公诸于众的过程,赵心瞳自认自己不会有错。

  然而……

  她目光落在眼前的报纸上,如今这篇报道却说得有鼻子有眼,似乎都在将自己过往的证言证词一一推翻。

  是谁在操控一切?

  真相究竟是怎样?

  工作三年,赵心瞳第一次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内线电话突然响起,赵心瞳想起助理离开时的话,整了整情绪这才接了电话。

  不出所料,主编传召。

  赵心瞳对着电脑屏幕整了整凌乱的发丝,这才叩响了主编办公室。

  主编是个五十岁出头的男子,没有一般中年男人的油腻,相反十分斯文儒雅。

  他示意赵心瞳坐下,一边道:“心瞳,今天经融报的报道你看了吗?”

  赵心瞳微微颔首:“可我自认三年前没有任何纰漏。”

  “我不是怀疑你。”

  主编道:“只是如今报道出来了,多少都会影响我们。”

  赵心瞳沉默了,从业三年,报道被翻案的影响会有多大,她不是不知道。或许,她会因此丢了饭碗也不一定。

  主编似乎看出她的担忧,继续道:“你放心,报社绝对会支持你。这一次虽然是报社危机,可也算是一次契机,如果我们能够洗脱这些莫须有的嫌疑,反败为胜,那么《华商报》与现在就更不可同日而语了。”

  赵心瞳眉角一挑,起身道:“主编,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倾尽全力。”

  “很好,我就知道我们华商的顶梁柱,不会那么轻易被打垮。”

  回到办公室,赵心瞳立刻将三年前的档案都翻了出来。

  浩业制药公司的案子,是她第一个轰动性的报道,个中曲折凶险无数,她极为珍视,故而所有资料都留有一套完整的档案备份。

  吹了吹盒子上的灰尘,赵心瞳心潮起伏的翻开了尘封的旧案。

第二章 绑架

  一页一页的研究资料,收集现有新材料,赵心瞳不知不觉间就忙到了深夜。

  直到公司吊钟响起12点的钟声,赵心瞳才伸了个懒腰。

  揉了揉干瘪的肚皮,赵心瞳带了少许资料准备回家。

  午夜时分,街上早已人迹寥寥,为了方便工作,赵心瞳租住了办公楼附近的公寓,倒也不远。

  她一边低头准备叫外卖,一边朝家走去。

  过街的时候,一道炫目的灯光豁然开启,将她整个人都笼在了灯光之中。

  一股不好的预感迅速在赵心瞳心底升腾而起,她下意识伸手拦在眼前,却感觉到对方已极快的速度朝自己冲过来。

  她心底一凉,本能的就往前扑,可对方好似已经洞悉她的动向,车头一转,稳稳的还是朝她冲过来。

  眼看越来越近的灯光,赵心瞳只觉得如坠冰窟,浑身冰凉。

  “吱!”

  尖锐的刹车声带起一阵橡胶的臭味,车牌贴着赵心瞳的鼻尖惊险的停了下来。

  赵心瞳迅速跳开,还未站稳对面已经走过来两个彪形大汉。

  “你们,你们干什么?我报警了!”

  赵心瞳慌乱的按开电话,心底不是不慌的,虽然这三年间她也受了不少威胁恐吓,因此也学了高强度的防身术。

  可如今夜半三更面对两个大汉,换做谁也会心里没底。

  对方沉默悍然,一把夺过赵心瞳的手机,顺势就往她头上套了个头套,不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粽子一样被丢进车里。

  “唔,唔唔!”

  赵心瞳拼命挣扎中,被人一个手刀砍在后颈,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赵心瞳没有冒然乱动,只安静的查探着周围的情况。

  头部被罩住,嗅觉和听觉就越发灵敏,周围山风猎猎,一股淡淡的烟草气息却萦绕鼻端,而对方呼吸沉稳幽长,似乎是个男人。

  男人?

  赵心瞳头皮一乍,职业反应的想起前阵子被害空姐的案子,第一时间觉得自己遇到了变态杀手。

  可转念一想又不对啊,对方绑自己的架势,看起来不像是为了先那啥再那啥。

  思及此,赵心瞳壮了胆道:“你想要什么?”

  空寂的四野回荡着她的声音,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这样的沉默,让赵心瞳越发心惊:“要钱吗?”

  她道:“我只是一个穷记者,没有太多……”

  “穷记者?”

  对方终于开口,语调轻蔑鄙夷,声音却低沉磁性,带着说不出的诱惑滋味。

  赵心瞳迅速在脑海里搜索这个声音的主人,然而,一无所获。

  “光是对浩业制药的不实报道,你就该收了不少好处吧?”

  浩业?

  赵心瞳心底咯噔一声:“你是浩业的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过什么。”

  “我只是报道了真相!”

  赵心瞳笃定的道:“那些调查资料还在我的公文包里,你可以拿出来看。”

  “我还用看?!”

  对方似乎恼了,拔高的语调让赵心瞳不由得微微抖了抖。

  虽然看不见,可对方强大的威压和气势,还是让赵心瞳感觉到压迫。

  “我今晚也在查看我以前的资料,也在找是否有遗漏,也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

  “然后?”

  赵心瞳吞了口唾沫:“然后,我发现我的资料并没有任何漏洞。”

  “胡说!”

第三章 沈悦

  对方一把按住赵心瞳,似乎终于忍受不了她的死不认账,狠狠扯下了她罩头的头巾,将她一按到地。

  “你拿了林氏制药多少好处?死到临头都不肯承认你做的脏事吗?”

  脸颊被狠狠压在地上,冰冷磨砺的触感让人头皮发麻,然而,眼前男子冷肃的面容,赤红的双眼却更让赵心瞳心惊。

  这人,好眼熟!

  “我告诉你,今天你不把真相说出来,我就让你下去陪家母解闷!”

  赵心瞳顺着对方的手指看去,赫然是一块黝黑的墓碑,而立墓人竟然是,沈悦!

  赵心瞳头皮一炸。

  沈悦,浩业制药公司的总裁,S市最天才的金融家,一路扶摇直上,不过短短几年已经成为了S市制药市场的龙头企业,都传他手腕狠辣,作风利落,可三年前他却因为自己的报道而获狱三年,次年,沈悦的母亲就因为不堪打击而一病不起……“看看,看看你做的好事!”

  沈悦拎小鸡一样将赵心瞳拎到墓碑前:“她素来待人诚恳有和蔼,热心助人,她有什么错,要遭受这些痛苦?她有什么错,要不及甲子早逝?”

  沈悦字字诛心,赵心瞳也禁不住哽咽。

  墓碑上照片素雅,大家闺秀一般的气质,温婉的眉眼看起来令人想要亲近。

  想到自己温婉和蔼的母亲,赵心瞳的心底也泛起苦涩:“我,我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

  沈悦气急败坏的将赵心瞳砸在地上:“三年前,你到底为什么那么报道?今天你要不说实话,就等着以死谢罪吧!”

  枪弹上膛的声音响起,赵心瞳回眸,看见森冷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而沈悦面容冷肃,一身杀气外溢,似将山风都削弱了几分,此时此刻他眉头紧皱,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一双赤红的双眼宛若修罗。

  难道,自己真的错了?

  赵心瞳心底闪过一霎的犹豫,可想到自己刚才复核的资料,她又觉得所做之事毫无破绽。

  “我数三声……”

  “不用了。”

  赵心瞳站起身,一步一步向沈悦走去:“我身为记者,有责任还大众一个真相,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义务。”

  “三年前的报道,我自问做得没有错,我历经千辛万苦取得的证言证词,也都没有任何纰漏。”

  “只是因此间接伤害了令堂,我对此深表遗憾。”

  赵心瞳停在沈悦三步之遥,目光掠过森冷的枪口:“如果你要杀我报仇,我无怨无悔。如果你要我推翻我当年的报道,恕难从命!”

  赵心瞳说毕,闭上眼高高抬起头颅。

  山风猎猎,吹拂起她海藻一般浓密的长发,她身姿挺拔,面容沉静淡然,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

  绰约风姿,宛若一个即将乘风而去的仙人。

  沈悦禁不住挑眉,难道是自己错了?

  这三年在狱中,他不是没有调查过当年的事情,然而一切都那么完美,使得他不得不将突破口放在了赵心瞳的身上。

  可这个女人今晚执着到顽固的态度却让他起了疑心。

  身为商人,沈悦相信任何人都可能被收买,只要价格合适。

  然而,当一个人面对死亡时还能保守秘密,要么是秘密牵扯过大,要么就是,这女人真的不知道当年案件的真相。

第四章 心中怀疑

  沈悦眉头微皱,思量的目光里,他将枪收起,冷声道:“我暂时不杀你。”

  赵心瞳闻言睁开眼,疑惑的看向沈悦。

  沈悦冰冷的目光对上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那样纯澈的眼神不像作奸犯科之人。

  这样的认知,让沈悦心底的怀疑越发浓烈起来,或许,这个女人也是被蒙骗在其中的?

  “证明给我看,你今晚所说,没有作假。”

  沈悦说毕,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凝视着他背影瘦而直,却透着一股坚定的背影,赵心瞳忽然觉得心底升腾起一股苍凉之意。

  想到这三年,这个曾经的天之骄子所遭受的境遇,想到他早亡的母亲,想到自己或许被蒙骗做了虚假报道……赵心瞳转头凝视着墓碑上那张和蔼的面容,渐渐握紧双拳。

  她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从公墓下来,已快接近凌晨三点。

  快车申请取消了一个又一个,想想也是,夜半三更哪个司机敢来公墓拉人?

  看着导航里显示离家三十多公里的路,赵心瞳无奈的拨通了张嬴的电话,不过半个小时,银色的凯迪拉克停在了赵心瞳的身边。

  “心瞳,出什么事了?”

  英俊斯文的张嬴是编辑部的律师,对赵心瞳一向也是照顾有加,他的心思赵心瞳不是不懂,可她却一直努力维持着彼此间的距离。

  若非实在走投无路,今晚赵心瞳也不会打电话给他。

  而此时此刻,看见张嬴溢于言表的担心,赵心瞳心底却无端升腾起一股暖意,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在见到家长关切的笑容时,立刻丢盔弃甲,眼泪汪汪。

  借着拢了拢张嬴披上肩头的外套,赵心瞳将眼眶里的泪水逼了回去。

  “我好累,先送我回去吧。”

  赵心瞳坐进副驾驶,张嬴已经贴心的递了保温杯过来:“喝口热水,吃点儿巧克力,你脸色很差。”

  赵心瞳努力扯出一抹笑意,闭目靠进了车座。

  脑海里走马灯一样转动着三年前那些资料,转动着沈悦愤怒的质问,还有沈悦母亲那张黑白色的照片……赵心瞳觉得自己脑袋都快爆炸了,她想不通问题到底出在了那里。

  直到张嬴将车子停到家门口,赵心瞳才虚弱的呼了一口气:“张嬴,谢谢你。”

  下车的时候,张嬴一把拽住了赵心瞳的手腕,在赵心瞳疑惑的目光里,他终究只是道:“有什么事,不要一个人扛,我随叫随到。”

  赵心瞳颔首,抽回手径直朝自己的小公寓走去。

  刚打开门,赵心瞳就被眼前的画面震惊得不能自已。

  凌乱的客厅、散落一地的各种资料、桌子倒在一旁,狼狈混乱得不像是自己的家。

  短暂的震惊后,赵心瞳立刻发现了坐在自己懒人椅上的人。

  那人逆光而坐,只露出两条修长的腿,悠闲的晃动着,可对方强大冷冽的气场,还是让赵心瞳一瞬间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沈总夜闯民宅,就不怕我报警?”

  沈悦闻言轻轻一笑,似嘲讽又似是赞许:“赵小姐习惯在门脚贴胶布,是防贼,还是做贼心虚?”

第五章 当年漏洞

  从业三年,因为自己耿直真实的报道,也曾得罪了不少人。

  赵心瞳除了学习了防身术,更习惯性的出门前在门脚贴上胶带,若是胶带断裂,则证明有人进过自己的房间。

  偏偏今晚她身心俱疲,疏忽了这一点。

  “我只防心底有鬼的人。”

  “那么,赵小姐心底有没有鬼?”

  “我自问行得正坐得直,半夜也不怕鬼敲门。”

  赵心瞳一语双关,加重“鬼”字的时候,目光咄咄落在了沈悦身上,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沈悦不以为意,淡淡一笑,转了话题:“刚才送你回来的是谁?男朋友?”

  “这好像和沈总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是吗?”

  沈悦修长的手指敲击着座位扶手:“张嬴,26岁,凌云律师事务所的招牌律师,最擅长打的是商业官司,一直是林氏药业的座上宾,而三年前,他入驻你们编辑部成为兼职的律师顾问……”

  沈悦说着语音一顿:“赵小姐不觉得哪里蹊跷吗?”

  赵心瞳心下一惊,挑眉道:“什么意思?”

  沈悦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立刻将赵心瞳拢在了自己的影子下:“赵小姐是利令智昏,还是色令智昏?”

  随着沈悦嘲讽的语调,一个档案袋已经砸进了赵心瞳的怀里。

  赵心瞳打开档案袋,就着窗外的清亮的月色翻了几页,脸色骤变。

  “这么明显的纰漏,赵小姐刚才居然说没有漏洞?”

  沈悦道:“你这样的说法,让我不得不怀疑,三年前的事,你也是始作俑者之一!”

  骤然拔高的声线,叫赵心瞳心底一跳。

  她豁然起身,然而满腹怒意在对上沈悦一双冰窟般的眼眸时,脑海里无端就划过沈母那张遗照,赵心瞳怒意而充满攻击性的话顿时说不出口。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个细节,我确实没有注意到,当年我所有精力都围在假药的生产和走向上,所以,我承认这是我的疏忽。”

  她的坦然,倒叫沈悦有些意外。

  他凝视着眼前的女子,没有白领的高傲姿态,她面容澄净,更带着学生般的青涩执着。

  她瘦削、纤细,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儿饰品,整个人也只穿了简单的白T牛仔裤,一双小猫跟的鞋子,将她纤细的脚踝越发衬托得盈盈一握,又多了份女人味儿。

  这样坦然自若的表情,叫沈悦微微皱眉,眼底的疑惑一闪而逝:“那么,三天后,我等你的答案。”

  沈悦起身,与赵心瞳擦肩而过时,赵心瞳忽然道:“沈总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下次你要再不请自入,我一定会报警。”

  沈悦闻言偏过头,冷冽的目光落在赵心瞳毫无惧意的脸上,冷哼一声,不置可否的扬长而去。

  随着沈悦的离开,房间里的气压瞬间回归正常,赵心瞳只觉得心跳加速,双膝一软,跌坐在地。

  手中的资料散开,赫然是张嬴斯文的面容,然而此时此刻,赵心瞳却觉得他金丝眼镜下的眼眸,竟叫自己看不透。

  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赵心瞳干脆顺势躺倒,放空了脑袋。

  楼下,沈悦坐进车内,沉声道:“信都寄出去了?”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