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作家飞翔的猪为大家带来的《小野医》小说又名《乡村小医生》,这是一本内容非常精

发布时间:2018-12-05 10:35

程风潘艳梅小说

小野医全文阅读

  网络作家飞翔的猪为大家带来的《小野医》小说又名《乡村小医生》,这是一本内容非常精彩的都市小说,小野医程风和潘艳梅是书中的主人公。程风在离家六年后终于回来,但一回家面对的不是妹妹的被抢亲就是家里的各种琐事,还好这六年他跟着仙人学了不少的内容,不然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下程风被吓傻了,潘艳梅的为人他是知道的,她已为人妻,可惜她男人在县城一家学校当老师,也不会来到落日村,所以夫妻二人聚少离多,她这是寂寞空虚的节奏啊!
  “艳梅姐,我是来跟你说一件事的,你先穿上衣服吧,要不我还是心走了吧。”
  听到程风来找自己说事情,潘艳梅怨恨起来,不得已压下了自己的欲火,自己已经投怀送抱了,他竟然还跟个木头似得,真是讨厌。
  回卧室穿好衣服,潘艳梅走了出来,看着程风没好气的问道:“什么事大晚上的过来找我?”
  程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递向潘艳梅笑着说道:“艳梅姐,这瓶霜可以美容养颜,你抹在脸上,保证让你的皮肤更加嫩滑白皙,那啥,我觉得是个好东西,这就想着送点儿来给你用。”
  潘艳梅早上在村里遇到上山采药的程风,原来是为了做这个东西。美容霜,潘艳梅看着手里的小瓶子,将信将疑地问道:“你确定有效果啊?”
  “可不敢骗艳梅姐,好着呢。”
  潘艳梅一撅小嘴道:“少唬我了,这药霜怎么可能那么神奇,护肤品我可比你有研究,我用的那些大牌子也没见有多大效果。”

第1章 太欺负人了

  时间已经过去六年,足足六年。

  乌蒙山脚下,有一个叫落日村的小村庄,程风提着行李箱子,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故乡,烈日的照耀下,村庄还是和以前一样落后、破旧。

  离开六年,程风又回到故乡。

  心里着急见到父母,程风加快了脚步,那个总喜欢拉着他上山打野兔的妹妹,他们现在一定过得平安幸福吧,他们肯定也想他这个亲人了。

  “哎呀,这是谁啊?我没眼花吧,程风?是程风回来了。”

  刚刚走进村口,在一户说得上是气的宅子门前,一个穿着艳丽的妖娆女人,对着程风娇呼起来。

  “是我回来了,菊婶。”

  程风记得这个妩媚妖娆的女人,她叫姚菊,是隔壁柳家村的,当年他离开村子时,姚菊才刚刚嫁到村子里半年。

  那时的姚菊很秀气,和别人打个招呼脸都会红。

  如今不知怎么的,她的声音嗲嗲的,说话时体态性感迷人,非常吸引人。

  按照辈分来说,程风需要称呼她一声菊婶,因为程风的堂叔正是他家汉子。

  可惜菊婶刚嫁过来没到半年时间,堂叔就在城里工地上出意外摔死了,所以姚菊现在在村里是一个寡妇。

  “回来了好,你回来的正好,你现在赶紧回家一趟,你家现在估计又闹起来了,姓候的一家前几天占了你家的地,你爹娘不干,就跟他家理论起来,结果你爹被人打了,啧啧……都下不了床了……哎……,我还没说完呢……”

  程风哪还能等她说完,只见他像只野兽般往家里奔去。

  “小子越来越帅了,这么久没回来长成大男人了。”姚菊看着程风的背影,眼睛里闪过一丝光彩,那脸上表情变得更加妖媚了。

  村子里面变化很小,除了有一户盖起了二层小楼,其他家还是原来的样子。

  程风的家在村子的最中间,他刚门口不远,自家石头垒的院墙外围着众多邻居。

  “别吵了,程家嫂子,你们就吃点亏就算了吧。”

  有人在高声劝着。

  程风急忙冲过去,从拥挤的人群中挤进院子。

  那场面让他一下急了,只见他妈往地上一坐,头发被抓乱,他的小妹程小丽正蹲在旁边哭着。

  “敢欺负我娘,你们特么的找死!”

  程风不用问,也看出来侯家是欺负到自家头上来了。

  站在院子里的正是村里姓候的一家,这个候姓是落日村的祖姓,也是落日村的大家族,门户大,兄弟姐妹很多,村长也是姓候的。

  这时外面围观的邻居有人认出来,刚才冲进院子的是程风,离开了村庄多年的程风。

  “哥……”

  程小丽认出是哥哥,当即哽咽的抱住了程风的胳膊,趴在程风肩头就委屈的大哭了起来。

  程风轻轻推开小妹,回过头冷冷盯着姓候的几弟兄,骂道:“你们这群狗东西,趁我不在家,欺负我家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呵呵,小风啊,别这样说,你也别骂我们,你先搞清楚,我们可没欺负你家人。”

  站出来说话的叫候言德,是候家老大,已经六十来岁了,他爹是村长,所以他在村里也被安排了一个小干部的职位。

  “这还用搞清楚?,你们霸占我家的地,打了我爸妈,我妹妹哭成这样,你们在我家耀武扬威,还有什么要说的。”

  程风目光露出凶狠,那拳头攥得啪啪直响。

  但是他没有立即出手,因为这一出手,可能就会出人命,师傅曾经警告过他,让他以忍为上,忍无可忍时,也要理智的解决问题。

  候言德忙笑着说:“你别只看见表面,我们姓候的,可不会欺负咱村里人,你听着,你家的地呢,现在是卖给我家了,你爹三年前就没力气下地干活了,我家给了你们家地的钱,现在你们家又反悔,说不卖地了……”

  “小风,我们怎么会把地卖了啊,这地是留着给你的,当初这块地的事情,一直都和候老三说是租的,是租的……”

  程风娘张翠华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激动着对程风哭喊道。

  程风看着张翠华满脸沧桑的脸,家里这几年肯定不好过,但是病已经好了。

  候老三站出来冷哼道:“别跟我废话了,我们之前说好是租的,我给你家一万,租了三年吧,没想到还没到三年,你又跑来跟我要地,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一手交钱,一手交地,租期没到,地是不可能给你家的,想要的话,就得把三年租金退给我,是不是这么说的,你家男人都说了,你们只要在租期未到时问我要地,那这地就归我了,咱们可是按过指印的了。”

  程风听懂了大概,他看向了自己的妹妹。

  这妹妹程小丽在他离开村子时,正在上初中,现在估计得高中毕业了吧。

  “哥,爹确实按了指印,但是爹不是自愿的,是候老三把他灌醉了,他喝多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到妹妹这么说,程风这才明白,自己的爹是被侯家设计算计了。

  但是现在这事已经说不清楚了,指印在村里那就是有法律效益的。

  “咱爹怎么样了?挨他们打了?”

  程风听姚菊说爹挨揍了,要是真的,他不会轻易放过侯家。

  候言德忙说道:“小风你别误会,前天你老爹要跟我家老三拼命,就在你家院子里,他先扑上来的,老三可没动手,你爹自己把腿摔折了,当时村里人都看着呢。”

  听到这,程风算是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一看妹妹和娘都不说话,还有邻居在那搭话说是,那这件事侯家也没说假话。

  但是自己家的地,说什么也不能让侯家给占去。

  “候大爷,事情我知道了,地的事我们家再商量一下,商量好了,我自然会去找你们谈这件事,你们先回去吧”

  程风这么一说,有的邻居便散了去。

  候言德走到程风面前,笑着问道:“小风,这几年在外面混的不错吧?”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大爷,你们都走吧。”

  程风下了逐客令,这姓候的才在老大候言德的带领下,一起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程风和小妹程小丽搀扶着张翠华进了屋。

  家里还是没有变化,地上还是泥土地,潮湿难闻的霉味充满了整个屋子。

  “爸,我回来了。”

  进了里屋,程风看到了躺在被窝里的老父亲程志清,他竟然已经是满头白发了,程风记得六年前离开村里时,父亲身体还很强壮,可现在,整个人老了几十岁!

  看到这一幕,程风的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他恨自己没有早点回来,让家里人吃这么多苦!

  程风紧紧地握住拳头,暗道:“既然我回来了,那么以后谁也不能欺负你们了!”

  

第2章 抢亲

  “爹,我是小风啊,我回来了。”

  程风记得自己刚离开家时,他爹程志清还是个庄稼汉子,但是现在半躺着,神志已经有些恍惚。

  程志清木讷的看着程风,慢慢的用双手捂起了脸,哭了出来。

  程风从小跟着父亲长大,从未见过自己的爹为什么事哭过,爷爷奶奶去世时,爹也很坚强。

  “爹,你别哭了,不管有什么难事我们一起度过,我这不是回家了嘛,再难的事,交给我解决。”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院子传来了激烈的拍门声和杂乱的叫嚷声。

  “俺叔,俺张大强来咯……”

  一听是张大强,程风呵呵一笑,这张大强是和他从小玩到大的,比程风大了几岁,但是在村里,张大强长得又高又壮,小时候谁要是欺负程风,张大强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为他出头。

  可是听到张大强来了,家里人的反应倒是让程风感到奇怪,小妹程小丽竟然吓得躲进了母亲的怀里,他爹更是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娘张翠华只是摇头叹气,坐在了床边不说一句话。

  家里人的反应让程风感到很奇怪,记得在他离开村子时,还特意拜托张大强,让他帮忙照看一下家里人呢。

  “叔婶……听村里人说程风回来了啦。”

  张大强窜进了屋,后面跟着几个人也进来了,程风一看,这些人他都记得,都是村里和张大强一起玩的,现在他们都改变了造型,染着六颜六色的头发,穿着带洞的牛仔裤。

  “大强哥……”程风站起来忙招呼了一声。

  张大强笑着用拳头锤了下程风胸口,笑道:“你小子,在外面出人头地早就忘了强哥了吧,在外面混的不错吧?”

  程风摇头干笑道:“强哥说笑了,我就是瞎混。”

  说是瞎混,程风可知道,自己熬了六年,换成别人早就受不了了,他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哼,城里打工可不少赚啊,一年少说也得攒到2到3万吧,你不得带个十万块回家啊。”

  听到张大强这么说,看样子村里也有不少去城里打工的,大强也是听别人这么一说。

  程风轻声说:“我没赚到钱,老板让我白打了六年工。”

  他这么一说,张大强和身后的一群人都是大笑了起来。

  张大强突然拉下脸,冷笑道:“你把哥当傻子,白打工这么多年,你脑子进水了?反正今天我过来也不是找你的,通知你一下,今天是我和你妹妹大喜的日子。”

  程风一愣,疑惑道:“你说什么?”

  “娶你妹当媳妇儿啊,这事,我和你爹娘早就说好了。”

  张大强又大声嚷了一遍。

  程风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娘亲张翠华,她竟低下头不看程风,显然张大强没有说谎。

  自己那小妹这么小,正是读书的年纪,这件事也太奇怪了。

  “大强哥,我们去外面说说,我也是刚回家,这件事现在必须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一群人到了屋外,程风看着张大强问道:“大强哥,你说吧,怎么突然要娶我妹?”

  张大强咧嘴笑道:“当年你突然要离开村子,不是让我照顾你家里嘛,哥可是尽心尽力啊,前前后后一共借了2万块钱给你家,你爹娘也写了一个借条,按时还钱,我也不要你家利息了,到时候还不了钱呢,你家妹子就要给我当媳妇儿,白纸黑字的我们写的很清楚,还款期早就过了,你爹娘说没钱还,按照我们的约定,娶你妹子当媳妇儿那是自然咯。”

  这张大强以前人也没这么横行霸道啊,程风之前还很感激他,但是就凭他,还想娶自己妹子程小丽,那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大强哥,你看我妹子才多大呀,嫁人太早了啊,她书还没念完呢,我们家欠你的钱,我一定会还你的。”

  程风直接拒绝了。

  他爹娘糊涂,他程风可看得清楚,这张大强就是个不务正业的主,天天在村里游手好闲,看样子现在比以前更过分了。

  张大强一挥手推开了程风,冷哼道:“这件事没你说话的份,全村都知道了,你们家没钱,欠我那么多钱,你妹子就是我的人了,我可是讲道理的,今天你妹子必须跟我走,晚上就得入洞房,毛子,狗子,别愣着了,进去抢人……”

  一听他们要抢人,程风可是急了,没看见他动手,经过他身边的两个人突然踉跄的向后退开。

  “我看你们谁敢……”

  程风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这时左邻右舍又开始聚集在程风家门口,但是没有谁敢上来劝说一句。

  张大强骂道:“你特么的反了,给我打,打趴下再带我媳妇走。”

  他们人数不少,而且各个都身强力壮,张大强一吹口哨,一群人全都扑向程风,乱拳乱脚就往程风身上招呼了起来。

  “别,别打我哥……”

  程小丽跑了出来,尖声喊了句。

  此时虽然一群人围住了程风,但是那一瞬间,那些拳脚叫好像电影的慢动作一样,一拳打过来,很久才能打到程风身上似得。

  程风眼神变得无比犀利,握紧拳头,闪动身形,朝着周围似乎静止了一样的张大强他们攻击了过去。

  他没有下重手,因为他师傅曾严重警告过他,对付一般人,千万不可使用超过一成的力气。

  “啊……”

  “好痛,我的手……”

  “怎么了这是?”

  一瞬间,院子里鸡飞狗跳,张大强和他带来的人竟然全都像个王八似的躺在了院子里翻滚哀嚎,而程风站在那,好像没有动过一样。

  程小丽和看热闹的村民都吃惊了,这张大强他们是在演戏吧,明明是一群人先动手的,却在下一秒都躺在了地上叫痛。

  “张大强,你们蛮不讲理,我们家可没钱给你们赖。”

  程风的爹娘也出来了,看到院子里的情景也是不敢相信。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连张大强也是目瞪口呆。

  但是程风心里知道,没成想自己运用了那点力量,竟然能瞬间打爆他们,这才发挥了不到一成,要是发挥十成的力量,这张大强他们已经爬不起来了。

  “真是活见鬼……”

  “大强哥,我刚才挨了两脚,都在腿上,都不知道被谁打的……”

  几个人站了起来,看着程风,眼神中充满畏惧。

  程风强忍着没有继续打人,只是盯着张大强一字一句的说道:“欠你的两万块钱,三天之内我一分不少还给你,至于娶我妹妹,想都不要想,你要是还想抢人,就没这次这么好运了!”

  张大强恶狠狠的盯着程风,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骂出什么话来。

  “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三天后我会来拿钱,要是还没有钱怎么办?”

  程风冷声道:“三天后我主动送钱上门,不还钱,我程风随你处置。”

  张大强捂着胸口吼了声好,虽然面子上挂不住,但还是带着人离开了。

  “小风,我们家没钱还他啊……”

  张翠华哽咽的说道。

  程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钱的事我来办,你们不用担心了。”

  没想到离家六年,家里竟然落到这步田地,程风暗恨自己不该离开,但是不离开的话,当年那人根本不会给自己的娘治病,要不然那时他的娘就早已魂归西天了。

  钱,都是因为钱,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快点弄到钱!

  

第3章 往事不堪回首

  傍晚,一家人在一起吃晚饭,谁也没有说话。

  程风看着爹娘在那愁眉苦脸,看着妹妹哭红了眼,心中充满心疼。

  “爹,你和我说说吧,这几年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

  程志清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

  张翠华看了眼程风,小声的说:“小风,你当年走后,我那病虽然有好转,但是后续要需要服药,家里没钱买药啊,谁知张大强主动过来,帮了咱家好多,前前后后借了两万块钱给咱们……”

  听着娘的讲述,程风了解了家里这几年的遭遇。

  原来他的爹也跟人去城里打了工,就是在工地上干活,结果包工头欠钱跑了,不止工钱没给,还挨了打。

  程志清在城里待不下去,又回到村里种地,但是只有那一块地,山里又闹水灾,两年都没有收到多少粮食,小妹程小丽每年的学费还得按时交。

  家里又向村里徐多人借了钱,欠的越来越多,家里的日子就越来越过不下去去了。

  小妹现在已经辍学了,程风知道程小丽在学校表现很好,也很爱读书,自己走的时候妹妹活蹦乱跳的,现在变得闷闷不乐,还一脸的愁容。

  “哥,你们不要为难了,其实我想好了,这钱我们还不起啊,我嫁就嫁了,希望他对我好久行……”

  懂事的程小丽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程风一听,站起来沉声道:“你是不是,就他那条件,配不上你,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

  “哥……”

  “都别说了,我去想办法解决钱的事,你们早点休息吧。”

  程风说完,直接到了院子里。

  他家里就三间屋,一间堂屋,爹娘住一屋,小妹在东屋,以前他都是在堂屋支起个门板睡觉。

  程风拿了凉席在院子里打了地铺,望着漆黑的夜空发呆。

  六年的回忆又涌入脑海,程风感觉像是在做梦,自己是怎么坚持过来的。

  六年前,程风只有十六岁,在这落日村,和别家孩子一样,早早的就辍学在家务农了。

  那时程风每天都上山放牛,他家里情况也不算太差,至少不会吃不上饭。

  但是那一年,张翠华在田间突然晕倒,这一倒下就再也起来。

  一个自称是道姑的女人从门前经过,在门口看见愁眉苦脸的程风,进门讨了点东西吃,眼见张翠华要没命了,她满口说自己可以医好张翠华的命。

  听到有人说能治好娘的病,程风跪在地上就哀求道姑搭救。

  这道姑提出了一个要求,很简单,让程风跟她走,为她打工几年,但是没有工钱。

  程风那时考虑不了太多,根本没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就满口答应。

  结果那道姑不知道施展了什么医术,把他娘硬生生的从黄泉路上给拽了回来。

  一看娘的病好转,程风也说到做到,随着道姑离开了养育了他十六年的村子。

  为了救娘,白打工几年也不打紧,程风心想,管我吃住,几年后自己就可以回来了。

  这一去六年,程风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自己待的是什么地方,只听道姑说那里叫玉虚仙境,在一座深山里,一处幽深奇怪的秘境。

  道姑叫瑞云仙子,程风后来才知道,那是一个修真名宗,仙门之中女弟子众多,瑞云仙子叫他去,只是做一些那些女弟子不方便做的事情。

  程风年纪小,但是也不相信这世上真有神仙。

  在仙宗之中,他每天都只做一件事,就是去深山挖草药。

  将一些药草归类,然后统一放到一处。

  一年后,程风不再只挖药草,而是被安排去药铺分配草药,这一干又是一年。

  在一年后,瑞云仙子竟然让程风啥也不做,每天喝不同的药液。

  是仙门中女弟子们配置出来的药液,第一次程风喝药液时,差点痛死,那种痛感,深入骨髓。

  有一次程风实在受不了了,便问妙云仙子:“仙姑,我要这样喝多久?”

  “一年!”

  “那我岂不是没命了?”

  “不用担心,我有起死回生之法,死了,我也能救回来。”

  那一年,程风才知道,自己完全被当成了一种试验品,并且按照瑞云仙子的交代,要和仙宗内的女弟子划清界限,不得发生任何关系,要保持童男之身。

  程风后来发现自己非但没被毒死,身体却发生了变化,十七岁时,他全身肌肉发达,被那些女弟子看到,引得她们尖叫连连。

  可是六年间,瑞云仙子对程风看管的紧,导致程风六年间,竟然连一个女弟子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只是暗地里给她们编号。

  后来的两年里,程风不再喝药了,而是跟着学起了一种御针术,针法作用在人的身上,可治万病,还学到了一些武艺,就像今天击溃张大强一群人的功夫,那可是仙门中的一种基础拳法,叫做星象拳法。

  这种功法发动之后,程风的速度将得到大幅提升,而张大强那些人的动作,自然在程风的眼里成为了龟速。

  只是瑞云仙子警告过,星象拳法是仙宗前辈观星云所领悟,其中蕴含宇宙奥秘,若是发挥极致,那威力将毁天灭地,惊天地泣鬼神也不为过。

  程风知道师傅瑞云仙子和那些师姐都是修真之人,等到修成正果,可以升天做神仙,这点毋庸置疑。

  就这样过了六年,程风学到了很多东西,就在他沉醉在各种神奇的仙术中时,瑞云仙子硬是将他赶出了仙门,没有瑞云仙子的带领,程风在山中转遍,也没找到他待了六年的仙宗,那么大的一个仙宗,想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大型虚空阵法,程风知道妙云仙子在此中布下了神秘大阵,隔绝了世俗之人,导致后来程风发现不了仙宗的存在。

  没有办法,程风只能回到了落日村,幸亏回来的及时,不然等妹妹嫁给张大强,田又被霸占,程风一定会杀人的。

  “药草?对了!哈哈!”

  一想到六年的往事,程风眼睛一下明亮起来。

  他记得仙门能有现代的商品货物,都是仙门中有人拿炼制好的药材去市场中售卖,一个师姐曾对他说过,一颗精品追魂丹,动辄RMB上百万。

  自己六年之中,从没有亲自练过药,但是配方倒也记得滚瓜烂熟,想到这,程风差点就高兴的冲进屋给爹娘和妹妹分享,但还是停住了,先不去打扰他们,他爹娘听了估计也不会信。

  “先睡觉,明天早点去山上看看,说不定能遇到合适的草药。”程风当即躺下,很快就睡着了。

  

第4章  美颜霜的神奇

  第二天,天边刚泛白,程风就已经起床了。

  爹娘和妹妹都还在睡觉,程风把热水烧好,熬了米粥准备开始做早饭。

  程风把厨房都翻遍了,也没找到可以当早饭的食物,几个快馊掉的馒头和一小碟咸菜,就是小米也只剩下一小袋子了。

  家里就快揭不开锅了啊,程风不禁苦笑一声,当前最先要解决的,就是让这个家摆脱贫困和把债还清。

  程风给自己剩了一小碗小米粥,就急忙扛着锄头和背篓出了门,也没告诉爹娘和小妹。

  天还没有多亮,他出门没走多远,迎面遇到了一个人。

  “这是小风吗?”

  那人主动给程风打起了招呼。

  程风一看,这人他记得,是村里的计生主任,也是村长候德林的堂侄女潘艳梅,这个村子里就她一个大学生,比程风大了七八岁,年纪应该还不到三十。

  这潘艳梅是个读书人,在村子里口碑也挺好。

  “艳梅姐,你好,几年不见了,你越长越好看了。”

  程风笑着说了句。

  潘艳梅脸上一红,嗔道:“哎,都残花败柳了,还好看呢,你这一大早出去有事啊?”

  程风忙说道:“我想上山上采点草药去。”

  “采草药?你还懂这些个?小风,别怪我多嘴,你们家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确实太糟心了,可是我却无能为力,姐真的不好意思……”

  程风摇头笑道:“艳梅姐,我在外面几年啥都没干,就研究这些草药了,我家的事我知道,别人也没办法帮,现在我回来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艳梅姐,你有这个心我很感谢你。”

  潘艳梅靠近了程风,小声地说道:“小风啊,你得注意啊,你家地的事情我昨晚听候言德几个弟兄们商量了,那侯家也不要你们地了,让你们家退给他一万现金,就可以了,要是给不了钱,那地就是侯家的了。”

  “恩,谢谢艳梅姐关心,我会好好解决的,对了,艳梅姐,你嫁人了吧?”

  听到程风突然问起这个,潘艳梅点点头说道:“当然啊。”

  程风笑着问道:“姐夫哪里的?”

  潘艳梅轻声道:“县城里的,现在在一家高中教课。”

  听潘艳梅一说,程风明白了,嫁给了教师,而且是县城的,这是很有面子很光荣的一件事,可是夫妻两个隔这么老远,潘艳梅又不喜欢去城里上班,只想待在落日村,所以这婚结了有什么意义呢。

  告别了潘艳梅,程风来到了乌蒙山上。

  这山叫乌蒙山,山上有徐多奇形怪状的石头,很少有树生长。

  可是在这乱石夹缝之中,程风突然激动地叫出声来,飞奔过去。

  “求仙草,没想到是求仙草!!”

  “这是……”

  程风飞一般的跑到一处石块下面,看着大块石头压着的土地上,长着几株灰色的草,十分不起眼。

  虽然长得不好看,可是这种草药在仙宗内曾经见过,名字很有意思,叫做美人心。

  虽然长得并不起眼,但是药效奇异,把美人心煮烂,制成药霜,涂抹在皮肤上,可以起到美颜的效果,那时候程风在仙宗里面,那些师姐美艳绝色,都是这美人心的功效所致。

  没想到离开仙宗,在他眼里只是乱石居多的破山,竟有他程风认识的药草,数量看起来还挺多。

  程风只采了一些美人心和求仙草放入背篓,急忙下了山,虽然是这草药不假,但是不知道药效怎么样,他需要赶紧下山研制,试试药效怎么样。

  程风回到家,爹娘正在院子里发愁,也是闷闷不乐,默默伤心。

  “爹,娘,小妹,你们不用担心,三天后我会彻底改变家里的状况的。”

  程风这么一说,家里人转过头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怀疑。

  真的不怪他们,欠了好几万,对于这下乡农村家庭,根本就是还不起的啊,从哪能弄到这么些钱呢。

  原本还指望程风回来能带一些钱回来,可是他白打了几年工,哪来的钱?

  “哥,这些草采回来有什么用吗?”

  程小丽帮哥哥卸下身上的背篓,看见有很多乌蒙山上她见过的草。

  心里担心哥哥受了刺激变傻了怎么办,采草回家有什么用呢。

  程风笑了笑说:“傻妹子,这可不是一般的草,作用很大,你们等等,我稍加熬制,让这些一文不值的草,为我们家带来财富。”

  完了,儿子这是被逼傻了啊。

  虽然程风做的事让他们摸不着头脑,程志清和张翠华也没阻止他。

  钻进厨房一整天没出来,等出来的时候,顶着一张被烟熏黑的大黑脸。

  程小丽很好奇,一直在旁边看着哥哥,她觉得哥哥是真的疯了,把草扔进锅里用水煮,到最后煮成了一锅煮一样的东西。

  “爹,娘,喝口水吧。”

  程风从厨房端出两碗熬制的汤药,递到了爹娘面前。

  程志清疑惑道:“小风,你在干什么啊,我们不渴。”

  “是啊,你在厨房待了一天,累了吧,到屋里休息一下吧。”

  张翠华看着程风手里的药并不喝。

  程风微笑道:“这是我特意为你们做的,是求仙草熬制的,很有用的,不光能强身健体,你二老的白头发也能变成黑的,听我的,喝吧。”

  程志清老两口没有再说话,接过来把碗里的药喝了下去。

  这时程风看向了小妹程小丽,笑着说:“小妹,这是美颜霜,你看你脸上这么多痘痘,这个霜抹在脸上,一会就能消除。”

  程小丽容颜秀丽,但是正直青春期,脸上难免冒出一些青春痘。

  听完哥哥的话,程小丽看着黑漆漆的药霜,摇着头说:“跟泥巴一样,我不要。”

  “你不听哥哥的话了是不是,我可跟你说,咱们家能不能脱贫致富,就看它了,你帮哥哥试一下,要是有效果,我明天就拿去县城卖了,家里有钱了,你也不用嫁给那张大强了……”

  程小丽本来是拒绝的,听程风说到这,变得听话起来。

  尽管她怀疑哥哥可能被逼疯了,但是哥哥心里的想法说出来,让她觉得很感动。

  程风给妹妹抹上美颜霜,程小丽瞬间感到整张脸都有股冰凉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舒适。

  过了六分钟,程风打了一盆水,在院子里喊了她出来。

  “小妹,洗掉吧。”

  程小丽乖乖的洗了脸,用毛巾擦了脸。

  程风赶紧拿着一面破镜子递给了她,笑道:“你自己看看吧,我可没骗你!”

  程小丽不在意的拿过镜子一照,登时没抓稳,镜子掉到了地上摔碎了。

  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最在意的那些个痘痘都消失了,而且小脸变得白皙粉红,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

  再看自己院子里的爹娘,一头白发完全变黑了,而且爹和娘脸上的皱纹都不见了,刚才还很衰老的样子,现在看起来精神了,爹年轻了很多。

  “小风,怎么这么神奇,你咋弄的?这些什么药霜和药剂,怎么这么好使?”

  一家人都被程风惊到了,但这是好事,看来他们误会程风了。

  程风没有隐瞒的说道:“娘,当年我和那个道姑走了这么些年,她教了我一些医术和药理知识,咱们这乌蒙山上的草,有很多都是有用的草药,你们也都看到了,我可以把这些药拿去卖,一定能把债还清的。”

  程风也是说出了一部分,还有仙宗内的其他事情,爹娘和小妹肯定不会相信的,估计会以为自己胡乱吹牛呢。

  吃过晚饭,程风把美人心熬制的美颜霜装进了瓶子里,还有求仙草的汤水也装好了,虽然不多,但是相信去了县城,找到识货的买家,肯定能高价脱手。

  忙活了一天,程风本想睡觉,突然想到了潘艳梅,早上刚遇见的,那女人是个好女人,看她虽然保养得还行,但是毕竟快三十岁了,给她送点美容霜吧。

  这么想着,程风带上了一小瓶出了院子,往潘艳梅家走去。

  她家住在村最东头,父母早就不在了,所以潘艳梅是一个人在家里住。

  潘艳梅家没一会儿就到了,程风上走到门前敲了敲门,又喊了一声。

  “艳梅姐在家吗?”

  这一喊,没人说话,但是大门却没有关死,留着一条缝。

  这在农村很普遍,村里人晚上很少锁门,潘艳梅一个人住,这不插上门确实有点危险。

  程风推开木头门,看到屋里有亮光,看来是有人在家了,一边喊着一边走了过去。

  堂屋的门也没有上锁,程风推开门只踏进了一只脚,就愣在了原地。

  眼前确实是潘艳梅,正蹲在地上拿着木瓢往身上浇着水呢。

  重要的是,此时的潘艳梅身无一物,那高耸的胸,还有她雪白的腿全都被程风尽收眼底。

  “啊,艳梅姐,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

  程风当时脑子一片空白,站在那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在洗澡的潘艳梅也是微微一愣,随即她轻声尖叫,双手赶紧捂住胸,可这胸越挤越丰满,潘艳梅是遮了上面遮不住下面,顿时又羞又急,一跺脚,啐道:“你,你快回过头去!”

  

第5章 拒绝美意

  听到潘艳梅那妩媚的怨恨声,程风赶紧扭过头去。

  潘艳梅见程风吓得一动不动,太可爱了,想到他看自己看的出神的模样,心中一阵冲动,自己这么些年独守空房,这程风虽然比自己小,但是已经是一个健壮的大男人了,而且长得还挺帅的。

  潘艳梅一番思想斗争,索性站了起来,扭着身子娇声说到:“臭小子,不知道先敲门再进来么?”

  “艳梅姐,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在意啊。”

  程风僵在原地,但此时他的那里早就开始膨胀了起来,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顶起老高。

  程风也看到了,潘艳梅这女人身材可以说是很火辣了,那丰满的胸洁白无瑕,也一点没衰落的迹象,显然是没有生过孩子。

  “现在倒说对不起了,人家已经被你看光了,你得对人家负责,你之前睡过女人没有?”

  潘艳梅一边说,一边赤着脚向程风走过来。

  潘艳梅带有香气的声音传到程风耳边,程风飞快的摇了摇头,对于程风来说,这个问题太露骨了,睡没睡过,这个问题还真是难以启齿。

  程风只感觉一股暖流从后面传来,一双手已经抱住了他的脖子,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潘艳梅整个人紧贴了上来,这时候是夏天,他只穿了件衬衫,潘艳梅的柔软芳香从后背的肌肤涌入脑中,雪白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程风此时已经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臭小子,便宜你了,陪姐姐玩一会儿怎么样?”

  这下程风被吓傻了,潘艳梅的为人他是知道的,她已为人妻,可惜她男人在县城一家学校当老师,也不会来到落日村,所以夫妻二人聚少离多,她这是寂寞空虚的节奏啊!

  “艳梅姐,我是来跟你说一件事的,你先穿上衣服吧,要不我还是心走了吧。”

  听到程风来找自己说事情,潘艳梅怨恨起来,不得已压下了自己的欲火,自己已经投怀送抱了,他竟然还跟个木头似得,真是讨厌。

  回卧室穿好衣服,潘艳梅走了出来,看着程风没好气的问道:“什么事大晚上的过来找我?”

  程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递向潘艳梅笑着说道:“艳梅姐,这瓶霜可以美容养颜,你抹在脸上,保证让你的皮肤更加嫩滑白皙,那啥,我觉得是个好东西,这就想着送点儿来给你用。”

  潘艳梅早上在村里遇到上山采药的程风,原来是为了做这个东西。

  美容霜,潘艳梅看着手里的小瓶子,将信将疑地问道:“你确定有效果啊?”

  “可不敢骗艳梅姐,好着呢。”

  潘艳梅一撅小嘴道:“少唬我了,这药霜怎么可能那么神奇,护肤品我可比你有研究,我用的那些大牌子也没见有多大效果。”

  程风解释道:“那些美容护肤品,卖的都是牌子,效果很有限的,我这美颜霜,是从身体内部调理,可以清除脸上的毒素,修复坏死的细胞,迅速让你的容颜焕然一新……”

  看着程风一脸认真,眼神很真诚,潘艳梅决定先试一下。

  现在这个时间在农村已经算是很晚了,程风还真怕潘艳梅再扑上来折腾自己,赶紧找了个借口说道:“那啥,现在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艳梅姐你快去休息吧,还有,这药霜涂上去之后,等十分钟后就可以洗掉了,我先回家了。”

  程风说完,一溜烟的跑的没了踪影。

  看着程风逃难一样跑开了,潘艳梅恨得真是牙痒痒,本来今晚天时地利,没想到那小子居然会拒绝自己。

  程风虽然回到了家,但是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潘艳梅火辣的身影在眼前挥之不去,甚至责备自己,要是当时把美人推倒,然后……。

  这边潘艳梅也是春心荡漾,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晚上竟然做了个梦,梦到程风紧紧抱住她,激动的吻她,和她春风一度,这让潘艳梅又羞愧,又兴奋。

  第二天,潘艳梅起得很早,她没有晚起的习惯,洗漱完毕,来到梳妆台,给自己上点淡妆,每天都是这样,要不然还不敢出门。

  她第一眼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立马就愣住了,镜子里的脸,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焕发出了美丽的光彩,竟然洁白无瑕有了光泽,比自己之前化过妆了还好看。

  “那药霜可真不一般啊……”

  潘艳梅立刻想起了昨晚,程风口中所说的美颜霜。

  她本来也就没放在心上,但是看到程风一脸的认真,不好意思拒绝,睡觉前就随便抹了一些,洗过脸就睡了,当时也没去照镜子。

  这也太神奇了,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八岁,简直跟做梦一样。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潘艳梅也是这样,自己平时花大价钱买了很多化妆品,而且自己和姐妹们也是县城那些美容院的老顾客了,也徐是年纪大了,皮肤还是慢慢变差,每天都需要细心保养,化妆也是必不可少的。

  真是太好了,现在这幅面容,不用什么化妆品,走在外面也是个大美女,她本身底子就很好,现在更是漂亮极了。

  这药霜功效太神奇了,那些姐妹们肯定需要,我可以拿去送给他们,这样我和他们的关系就更好了,对我以后肯定是有好处的,还有一点,这才刚制造出来,市面上根本没有,那些成千上万的大牌护肤品在它面前也是不值一提。

  潘艳梅心中一阵激动,吃过饭,就跑出门去找程风。

  “小风,在家吗?”

  到了门外,潘艳梅喊了一声。

  张翠华开了门,一看到原来是计生主任,连忙让开来,笑着说:“潘主任啊,你好你好,快请进。”

  “咦?翠华婶子,你的头发……怎么全变黑了?还有你的脸怎么变这么漂亮了?”

  进了院子,潘艳梅看到眼前的一切激动地哇哇叫起来。

  随即她明白了,程风既然给药霜给我用了,那肯定也给他的娘用过了啊。

  不止张翠华变美了,程志清也从一个小老头恢复到了壮年的状态,他本身才四十几岁,现在扩胸挺背的,全身焕发出精壮的气息。

  “哦,是小风,做了什么美颜霜,非要让我抹,没想到效果真的大。”

  潘艳梅笑道:“对对!我也用了,我来找小风就是想说这事的呢。”

  程风这时候走出了堂屋,看到了潘艳梅,他不禁冷笑一声,自己熬出来的这个美颜霜真是发挥作用了。

  爱美是女人一生的事业,这句话一点不假,看到潘艳梅,自己心中的计划看来马上就要实现了!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